【全民造星II】黃凱逸創作《沒什麼》解構多重意思 Zelos:什麼也沒有便從零開始

娛樂 17:46 2021/10/13

分享:

黃凱逸(Zelos)接受TOPick專訪。(梁樂欣 攝)

參加ViuTV節目《全民造星II》入行的黃凱逸(Zelos)推出歌曲《沒什麼》,找來《全民造星III》參賽者江宏基(Timo)和古天樂旗下女藝人林婷一同為其新歌拍攝MV。

Zelos接受TOPick專訪,分享歌曲創作靈感及個人看法。

【沒什麼】黃凱逸邀Timo+林婷拍MV Rubberband成員6號現身力撐【有片】

最新影片推介:冼靖峰+鍾柔美專訪

談創作靈感

Zelos指創作《沒什麼》的靈感源自於在家:「有段時間真的是『沒什麼』,覺得沒心情、沒動力、沒工作。漸漸在這狀態下持續了一會,覺得原來也可以生活,原來也沒什麼。」

一句「沒什麼」可以有很多意思。

「有些人是在自我安慰,有些人則是沒所謂。」Zelos說。

他特意為此做了一些訪問,找來Rubberband的6號(繆浩昌)、試當真演員Locker、Youtuber波仔(Boris)、好青年荼毒室的白水、紋身師Gagama及完成變性手術成為女生的Beatrice,從中了解各人的想法。

【全民造星II】黃凱逸為離世摯愛勇敢出櫃 Zelos自勉走出低潮:秒秒也是新開始【有片】

(梁樂欣 攝)

Zelos認為:「最簡單的第一個層面就是『沒什麼』。我覺得是敷衍了事,他不想將真正的意見說出來,但又覺得沒太多所謂。」

他續指:「第二個層面就是其實內心是介意的,但卻想裝作不介意,一些喜歡掩飾自己情感的人,真的有所謂。」

(梁樂欣 攝)

找藉口自我安慰

Zelos感慨道:「有些時候,『沒什麼』並非跟別人說的,而是跟自己說的。就是遇到一些不如意的事,或是不順利的事,通常回家後便會跟自己說沒什麼,其實是一個自我安慰的狀態。」

他指出:「這安慰跟藉口其實是一線之差,很容易會令自己不去努力找出問題,這是其中一個會遇到的。」

(黃建輝 攝)

Zelos很少在別人面前說「沒什麼」,「我很少掩飾,會直接說我不想。最常說『沒什麼』是在家中,跟自己說,通常用作自己我安慰。」

他又謂:「可能是解決不到的心理狀態,或是表演做得不夠好,去不能處理的一刻,只能跟自己說『沒什麼,下次做好一點。』」

(黃建輝 攝)

由零開始再出發

很多人會藉緊自己「有甚麼」及「沒什麼」,Zelos覺得:「大家都會看到自己沒有的,可能會覺得沒有錢、車、樓、時間、朋友、戀人等,但永遠也不會去想所擁有的,例如有家人、有居住的地方、舒服的床、很貴的電話等。」

他以創作歌曲為例,「過程中,有很多都是從沒有到有,我不會計算着我有什麼。」

他建議:「少一點數算自己『有什麼』、『沒什麼』。就算你什麼也沒有,只要你人在,便能從零開始再出發。」

場地:The Cabin

記者:梁樂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