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系人生】許廷鏗自立門戶重新出發 Alfred重視歌手身份:是一個專業

娛樂 18:53 2021/11/01

分享:

分享:

許廷鏗(Alfred)以獨立歌手身份成立自許紀錄唱片有限公司。

許廷鏗(Alfred)在今年離開華納唱片有限公司,以獨立歌手身份成立自許紀錄唱片有限公司,並推出了新歌《佛系人生》。

入行11年的許廷鏗重新出發,繼早前於電影中客串、為ViuTV主持《AH佛真·惜玩》,以及在《全民造星IV》擔任導師外,亦首度榮升為許老闆,自立即戶推出音樂作品,作出很多新嘗試。

    點擊圖片放大
    +5
    +4

【全民造星IV】許廷鏗獨立歌手身份首出新歌 Alfred銘記花姐教誨:我也在成長

佛系人生

Alfred以新歌跟大家分享自己的人生轉變:「今年的身份轉換了,以獨立音樂去開始一個新的路段,當中有很多新嘗試。」

新歌取名為《佛系人生》,Alfred解釋:「我所信奉的佛系並非坐在此甚麼也不做、緣份到了便自然來,而是很努力去做好覺得是對的事情。這兩年無論是疫情下或環境下,有時會發現成果未必如我們所想,成果那部分其實需要佛系一點。」

他續指:「沒有人說過你努力後會獲得100%的收獲,當得不到的時候便需要佛系一點去面對這種成敗得失,這是我新的學習。有些事情不是你可控制到的,那便交給天時地利人和緣份際遇時機。」

(IG圖片)

【牙醫歌手】卸下「許廷鏗」光環重拾初衷  Alfred:試用自己所學走出新路段

「獨立了,但並不覺得孤單及孤立。」首次以獨立歌手身份示人的Alfred說。

一路上,Alfred與林家謙、吳林峰等同行者互相陪伴:「曾擔心過能否以自家品牌去推出音樂,因為我不認識的事物和需要兼顧的事物太多了,但在我的不安感出現之前,已獲身邊人提供幫助。有時候不需要一些很實在的幫忙才叫幫助,有這些協助、援助是窩心的。」

(陳家瑩 攝)

親密戰友

《佛系人生》的歌詞由「夕爺」林夕親自撰寫,他更會包辦Alfred新碟的全碟歌詞。

Alfred與林夕首次合作的歌曲為《我的志願》:「仍是在TVB的年代,他首次寫這份詞給我時已令我看到哭了。每次收到他的詞都很開心,就如收到一份禮物一樣。除了是一份很好唱的歌詞外,也是一個警醒、提點,當我有課題想去寫時,他便會以歌詞去助我過渡。」

他指林夕是一位在高高低低之時會互相陪伴的伙伴,「關係就是親密的戰友,這種戰友並非只在上場時需要,而是平常做人都需要的。」

Alfred慨嘆:「做人很難的,然後如何在這些困難的時候找到自己適合的伙伴。其實夕爺也是我的同事,卻不是我的員工。找到同行者,其實亦不需要那一紙合約。」

林夕。(《經濟日報》資料庫)

自許紀錄

Alfred今年成立了自己的公司名為「自許紀錄」,名字源於其專輯《拾》的一首歌《慌》,歌詞提到「勇敢得我自許」,並為他很喜歡的一句歌詞。「自許是自我應許、自我允許、自我嘉許,有這數個意思。」

他解釋:「名字亦源自於英文,我發現「Alfred」的「re」可以是「Record」的開頭,將兩個字合拼而成。同時Record可以意指唱片及紀錄,便變成了中文名。」他很喜歡這名字,「新的路段需要給自己勇氣,讚賞、壓力其實也需要自許。」

自許紀錄唱片有限公司。

對於成為許老闆,Alfred謙稱:「我沒甚麼老闆光環,因為團隊人數不多,但這麼多年來的合作模式都不是一聲號令然後千聲百喚的感覺,在外人眼中可能是一些微不足道的事情,對我來說可能是一些很重要的事情,就如我和樂迷之間的關係。」

他指團隊都是其親密戰友,且必須擁有良好心地,「慶幸即使在不同的唱片公司也有一些很用心、看見我可能性的人一起幫助我。大家都走過很多段路,希望可以感應到一些同路人跟我一起走。」

他又謂:「可能很多人會覺得很奇怪,這年頭還開唱片公司。不知不覺間我用了唱片去紀錄我的人生,當這品牌出現時,是會有感受的。」

最新影片推介:利愛安專訪

Alfred反其道而行

原來,Alfred在離開TVB時亦曾幻想過開設自己的公司,「當時不過是很初步的想法,亦聽過很多冷言冷語,覺得我未夠水準。我亦明白水準是指甚麼,因為我看到的事物不夠多、不夠闊,慶幸有過去4年的栽培,令我的視點闊了。」

他感慨道:「我已經歷過兩次人生。到了現在,我的人生是由自己所掌控,反而沒有了框架。我是從一個框架出來,選擇了自由。可能大家都在一個慣性模式下生活,發現原來自主性才是最想維持及保存的。」

不少歌手都是從獨立身份開始走其音樂路,Alfred則反其道而行:「跟我調轉的,他們會由自己開始做先,再簽唱片公司、大公司,漸漸由本地公司轉成國際公司。」

    點擊圖片放大
    +4
    +3

離開舒適圈

走出Comfort Zone從來也不容易,Alfred認為Comfort Zone是很重要的,「現在則將Comfort Zone縮小,原來Comfort Zone是不用這麼大的,需要夠穩固。當你的核心夠強時,隨機應變的能力就會足夠去應對。」

他很記得張敬軒說過的一句話,「『你孭着這麼多物品在身,如何去飛?』以前去旅行會帶很多物件,現在則會斷捨離,找一些你需要的物品,太多包袱便會走得慢。現時Comfort Zone的形狀不同了,當我自組公司時,下一步就是隨機應變。」

(陳家瑩 攝)

演藝生涯暫分三個階段

Alfred會將自己的演藝生涯暫時分成三個階段:「唱歌比賽至離開電視台、華納、現在,每個階段也有很多學習。」

他指出:「很多人會解讀為許廷鏗不喜歡在電視台年代的自己,其實我沒有的,我反而多謝那時的出現。當然現在回看會發現是花了很多氣力去證明自己,在電視台傻更更地專注做一個歌手,我很佩服那時的我。明明拍多些劇便可以令更多人認識自己,但卻因為一個很無謂的堅持──想做歌手。」

到了下個階段,Alfred發現歌手這個夢並不無謂:「在華納發現有很多跟我一起追逐同一理念的同行者,就如我推薦了阿Mag加入這公司,我覺得如果一個歌手想唱歌其實是值得去支持她去發這個夢。」

如今,Alfred走到了第三個階段:「帶着之前的兩種學習到此,希望看得多、看得夠,可以跟大家分享。就如成為《造星IV》導師,我所分享的是我從這數個階段中的學習,如果可以成為她們取經的,那很好。」

    點擊圖片放大
    +4
    +3

牙醫歌手

2019年,Alfred首度踏上紅館舉行「再見智慧齒」演唱會,「當時我在舞台上說『希望大家接受我是一個歌手』,做足10年了,大家仍不知道我是一個歌手嗎?其實是自己不夠信,對自己要求很高。」

今年開始,Alfred涉足各個範疇,包括拍電影及擔任主持等,「當我已認可自己是一個歌手時,便可以嘗試做其他事情,並發現對唱歌有幫助。原來我的心態、主軸都沒有改變過,反而試過這些便不怕別人如何去看我,譬如稱呼我為三棲藝人。」

他很著緊歌手身份:「它是一個專業,我希望得到的稱呼是專業的Vocalist。對我來說,可以上紅館的歌手是能Carry不同的部分,不止是做到,而是有信心去做好。」

許廷鏗成為《全民造星IV》導師之一。(湯致遠 攝)

身兼兩職的Alfred既是牙醫也是歌手,「其實很奢侈的,有誰可以在上班時說夢想,而我能夠以夢想作為職業,我覺得是福氣來的。如果我只作單棲發展,可以賺錢會更好,因為兩邊也不夠專注。我所看的不止是收入,而是一些所信奉的價值觀。」

他續指:「兩份工作都給予我兩種不同的價值觀,牙科可以令我很簡單地幫助別人,在娛樂圈內我也會擔當幫助別人的角色,在《造星》上我也希望能幫助別人。」

    點擊圖片放大
    +4
    +3

過來人看新一代

成為《全民造星IV》的導師之一,Alfred坦言:「新一代是難捉摸的,特別是女生。她們會想很多事情,但對男導師卻不會很容易表達得到。我希望能夠穩住她們的軍心,當她們在一些不明朗的方向時,我便可穩住她們的軍心。」

他謙稱自己也在學習如何成為一個導師,「這也是一個新身份,自問也有傾力演出,我Handle的是活生生的人的夢想,而非只是一個綜藝節目或真人騷。我希望盡我的能力去幫助她們。」

參加TVB選秀節目《超級巨聲》的Alfred很明白參賽者的心情,「看見她們也會勾起我做新人的時候。她們比我厲害很多,所接觸的事物也比我們多很多,眼界闊一點。」

不過,Alfred認為新一代欠缺溝通:「可能因這年代以電話溝通為主,面對面會有所缺乏,也不懂得面對。電話訊息比當面說更容易,有利有弊的。我覺得組員之間的溝通是不夠強的。」

跟如今的參賽者相比,Alfred自言欠缺了一些年輕的魄力:「但我有強大了的內心,她們很脆弱,很容易受到打擊,別人說一個意見去幫助她們卻會覺得別人說自己是廢。給予指引不等於說你是沒用,但需要時間去看清通,可能年紀較小,最小的組員只有16歲,不會預計她可怎樣,仍是稚嫩階段,也在學習如何做人。」

化妝:Khaki Yan(@khaki_yan)

髮型:Derek Li@Xenter(@dereklihair)

藝人管理:ALFRECORDS LIMITED(@alf_records)

場地:Gelat Antique(@galet_abtique)

記者:梁樂欣、陳淑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