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終極上訴】終院就暴動非法集結釐清法律原則 裁定非身處現場可能被懲處 

社會 10:59 2021/11/04

分享:

分享:

湯偉雄(右)申上訴至終院,法院就暴動非法集結定罪原則作裁決,裁定非身現場可能被懲處。(資料圖片)

夫婦於早前就2019年7.28中上環暴動案獲判無罪,律政司就有關「共同犯罪」原則是否適用於暴動及非法集結罪行的法律議題提出上訴,獲判得直,丈夫湯偉雄及後再上訴至終院。而涉及2016年旺角暴動的盧建民亦就同樣議題就定罪提出上訴。終院今(4日)頒下判詞,一致駁回盧建民的上訴;而就湯提出的法律議題,終院則裁定在非法集結及暴動罪中,基本形式的「共同犯罪」原則並不適用,因有否「參與」才是至關重要的元素,故此單純身處現場,並不會招致刑責;對於推動非法集結或暴動的行為,則不論被告是否現場,亦可被懲處。

終院指如身處現場的被告有透過說話或行動提供鼓勵,則可被視為「參與」該非法集結或暴動,或因協助及教唆他人干犯非法集結或暴動而被定罪。若參與者與他人曾協議參與該非法集結或暴動,並預見在實行計劃時,有人或會干犯更嚴重罪行,參與者則可能需就該更嚴重罪行負上法律責任。

終院又指,對於推動非法集結或暴動的行為,則不論被告是否現場,亦可被懲處,及被判以與主犯一樣的刑罰。

終院於判詞摘要中指出,兩宗上訴的主要爭議包括,控方是否需證明被告與其他參與非法集結或暴動的人士之間有「共同目的」;「共同犯罪計劃」原則是否適用於該等罪行,以及若被告並非身處現場,是否仍可被定罪;可否單單憑藉被告身處現場而將其定罪;及如公訴書內除同案其他被告外,並沒有提及其他參與者,而同案的被告經審訊後被裁定無罪,會否構成「實質及嚴重的不公平情況」。

終院認為,非法集結及暴動罪均屬「參與性」的罪行,控方需證明的,是被告曾與其他人一同參與非法集結或暴動,並意識到該等人士的相關行為,以及有參與其中的意圖。終院裁定,法律上並無規定要求該等參與人士之間,必須共享某些額外的共同目的。

終院又裁定,並非身處非法集結或暴動現場的被告不可被視為該等罪行的主犯,因為「共同犯罪計劃」原則不可凌駕非法集結和暴動罪中,至關重要的「參與」元素。而即使被告身處現場,基本形式的「共同犯罪計劃」(basic form of joint enterprise)亦不適用於非法集結及暴動罪,否則將會與「參與」這元素造成混淆。

但終院又強調,推動、鼓勵或促進非法集結或暴動的行為,則不論被告是否身處現場,均可按「從犯罪行」和「不完整罪行」(secondary and inchoate liability offences )懲處,及被判以與主氾一樣的刑罰。

終院又裁定,如果非法集結或暴動的參與者曾協議共同參與該非法集結或暴動,並預見在實行共同計劃時,有參與者可能會干犯更嚴重的罪行,參與者則可能會根據延伸形式的「共同犯罪計劃」(extended form of joint enterprise),就他人所干犯的更嚴重罪行負上法律責任。

終院又裁定,單純身處非法集結或暴動現場,並不招致任何刑事法律責任,但若然被告身處現場並透過說話、標記或行動提供鼓勵,則可因「參與」該非法集結或暴動,或協助及教唆其他干犯非法集結或暴動罪的人,而被定罪。

一文看清不同疫苗獎賞及優惠:https://bit.ly/3vw84v0

HKET TV健康台由專家拆解食物安全及都市疾病,即看:https://bit.ly/3cNFwr7

實時追蹤香港新冠肺炎確診者住所/出現地點,立即下載經濟日報App:https://bit.ly/2JdOaiS

記者:楊詠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