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殺校魷魚】弱勢學校面臨的殺校危機 收生遊戲中沒有人可成為贏家

中小學 10:12 2021/11/05

分享:

教育界正面臨縮班殺校危機。

相信近日學校最震撼的新聞,不是火箭升空,而是教育局講明人口下降,將會開始縮班殺校,經歷過一段日子的風平浪靜,教育界可能又要準備一場未見終點的暴風雨。用一個比較誇張的講法,大家都被逼參與一場學界魷魚遊戲,只能期望大家發揮人性的光輝,只要大家不互相殘殺,令更多人可一齊過關不斷提升水平,就是對香港教育界最有利的策略。

以魷魚遊戲作比喻,純粹想起當年險被殺的鮮魚行學校,而不是真的你死我亡爭獎金那種,我只是希望所有參與「遊戲」的人,面對未知的將來、不知怎樣的挑戰,競爭之餘都先以盡量保守住一顆令身邊所有人過關的心態,既不損人也可利己。現今400多間小學絕大部份都經歷過零零年代初,過百間殺校的魷魚遊戲後,生存下來的都是有其獨特的優點及強項,即使是校舍陳舊、狹小,也有辦法去吸引家長替子女報讀,一定是靠實有和努力,並非幸運。

再說,對家長而言,學校各有特色是照顧不同的需要,例如小朋友有特殊學習需要,若果入讀人海茫茫的所謂名校,採用的是不分差異的融合教育,小朋友入讀後,沒有人照顧已屬正常,若更嚴重不斷遭打擊信心,甚至失去學習及生活興趣,就白白糟蹋小朋友的學習機會。

我曾經到訪過有啲學校,小一只有很少學生,少至可能只得6-7人,但到小二至小六,都不斷有家長替原來就讀名校的子女申請插班,只因為希望子女得到合適的照顧,可惜制度是無情的,這類學校每年都面對殘酷的數字遊戲,只要小一報名人數稍一不達標,縮班是基本,殺校就隨之而來。

弱勢學校被殺,其他學校就兔死狐悲嗎?未必,僧多粥少的環境下,學校數目減少,收生壓力的確可減輕。不過,在教育質素的角度,弱勢學校消失,對於一般學校甚至名校都不是好消息,中學尤其明顯,不少名校或成績中上的學校,根本不懂得應付成績弱的學生,更不用講對這批學生的訓導、輔導的工作,成績差的學生入讀不相符的學校,學校不懂教、學生不懂學,甚至影響其他所有學生,結果學校及學生都互相被拖累,一場收生遊戲之中沒有人可成為贏家。

我這樣顯淺的觀察,智慧超群的教育局官員當然也是了然於胸,相信一定會想出有遠見的方法,設計出只淘汰無心教學的學校,讓各有特色的學校各自各精彩。我希望將這篇文章,送給所有教育工作者,尤其弱勢學校的校長。

最新影片推介:

香港電台第一台《我們不是怪獸》,「梁永樂-怪獸爸爸and friends」,周日晚十點新聞後播出

撰文 : 梁永樂 八爪魚爸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