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境自強】歌唱冠軍做設計師被炒 憑好嗓子街頭賣唱靠打賞撑起生活

休閒消費 17:12 2021/11/29

分享:

因為被裁而提早結束31年時裝設計生涯的Maria,憑著一副好嗓子、挾著70年代《聲寶之夜》冠軍的銜頭,走上了街頭賣唱的行列。

2012年,時裝設計師Maria和自己部門的員工被裁走,結果她未到退休年齡就被迫退休,現在回想:

當年提早結束31年的時裝生涯,雖然不在計劃之中,但沒有帶來不安感。正好那時候,幫母校籌備60周年紀念活動,花了1年時間,好像是主安排給我的過渡期。

在西九街頭賣唱,有黃昏日落作背景。今年11月21日,正好慶祝M&S Band成立3周年。(圖片:被訪者提供)

「我比較蠢,有人sense到會裁員,但我sense唔到,有少少突然。」Maria記得第一份工,做了14年,也是做到結業。「當時我爸媽還在,媽媽中風,要爸爸照顧,我一個人養他們,壓力比較大。但2012年被裁,他們已走了,心態平安,只是對自己負責。」

但Maria不是沒有經濟的壓力。原本2000年,她已供完麗晶花園,可以逍遙自在,誰知愛睇樓的她,一次看到東涌一個3房單位。「我買唔起house,但這個單位有house feel,客廳與飯廳有樓梯分隔,而且只有3房單位有海景,好靚好舒服好正。」雖然這樣,因為Maria有自住單位,縱使地產經紀游說了兩周,也不為所動。

直至第二年,有地產朋友提醒她,因著迪士尼效應,東涌樓價會升,又給她找到一個911呎的3房單位,結果便買下自住。「其實如果我早一年買,樓價又平一點,我的路可能不是這樣走。」

《聲寶之夜》出席的嘉賓主持,包括當年的港姐林良蕙、繆騫人及李道洪、呂有慧等等。(圖片:被訪者提供)

Maria被炒的時候,對沖強積金有幾十萬可以取回,而她82年開始有買儲蓄保險,那裏也有幾十萬,加起來便可以用來支付供樓及生活費。她沒有見工經驗,自從理工大學畢業後,大半生做的兩份工作,都是別人介紹,因此能找到工作的機會不容易。於是她索性不多想,一方面幫母校聖母書院籌備60周年紀念,另一方面又去了北歐旅行探朋友。

從明荃之友會會長到統籌師

其實,Maria從來沒有吝嗇做義工,也不會計較有沒有錢,除了在教會服務外,也在「明荃之友會」做了15年會長。「我做會長期間,Fan Club的周年紀念及Liza的生日,蛋糕都是我設計的。」由於Maria一直無償地策劃步行籌款、音樂會、晚宴等工作,因此2014年起,她在鮑思高慈善協會擔任兼職籌款統籌員,歷時5年,之後又做了約一年的兼職婚禮統籌師。

其實退休後沒有正式停過來,我之前覺得這是忙碌,現在才發覺這叫充實。一切都沒有計劃過,只是用心面對當下每一步。明白主一直在引路,未來未知,卻也安然。

這是Maria作為一個有信仰的人的看法。

汪明荃生日會,蛋糕都是Maria設計的。(圖片:被訪者提供)

退休後街頭賣唱

話說一直熱愛唱歌的Maria,讀中四的時候,在同學鼓勵下,參加了當年TVB的《聲寶之夜》比賽,結果得到了總決賽冠軍。理工大學畢業後,Maria也試過在酒廊唱了5年,但想不到退休後,同樣在沒有計劃下,Maria走到街頭賣唱。

最新影片:

「我2016年開始,周六會去銀杏館客串唱歌,有次,在旺角街頭賣唱的街隊,來到銀杏館想找結他手。聽完我唱歌後,便叫我不如也去旺角試試。」Maria也不是立刻應承,她考慮了3個月,因為在旺角西洋菜南街唱歌,被幾百人圍著,她自己也有點害怕。「我會形容它是街頭夜總會,有兩個大音箱,又有發電機,許多人在那裏狂跳舞。」

不過,最終Maria也有加入街頭賣唱行列,唱了10個月。「好像多了一個地方朋友來探我,有時我也會拉他們來客串幾首歌。就好像有個師妹唱《劍合釵圓》,最後還encore唱多首《帝女花》。」她有留意在YouTube出片後的留言:「一股清泉」、「Maria不屬於菜街」等,都令她感到很窩心。

    點擊圖片放大
    +5
    +4

疫情由街頭轉往室內直播

西洋菜南街行人專用區於2018年劃上句號,Maria無端端經歷了歷史時刻,再無機會在旺角街頭賣藝。後來她和拍檔Sunny攞正牌,在西九文化區的海濱長廊試唱,也有在周末,在中環碼頭與大眾分享音樂。「以前在旺角唱歌好嘈,又有鼓,又有幾支結他,似鬥大聲,但現在終於聽到一把人聲、一支結他的聲音。」

但疫情關係,Maria不得不於去年開始,在周末轉為室內直播。「我們在YouTube - M&S Band的頻道,都有千多名的followers,由於租場(2.5小時)都要費用,現在有些歌友會幫我們收錢,有些聽眾會贊助,因為他們不當這是免費娛樂。」

現在逢周六日,Maria和Sunny在Studio做室內直播,每晚2.5小時。(圖片:被訪者提供)

Maria粗略估計,這些年來,她已作了逾300場約800小時的現場音樂分享,共製作了5,000條音樂視頻。雖然她指聽眾的「打賞」,愈來愈幫補到支出,但始終她仍然背著一層樓的債務。

本來她計劃70歲才做逆按揭,但最近發生一件事,令她改變主意。「有個同學今年7月的時候,突然過身,令我想到:自己也不知幾時會走,為何搞到自己咁辛苦,要搵錢為生呢?」Maria也聽說過有人做了逆按揭,錢多到用不完,所以她打算幾年後,將樓供完後,就會考慮做逆按揭。

記者:何小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