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揚眉女子】學舞20載知難糊口幸得父母支持追夢 24歲芭蕾舞者:我生活離不開跳舞

育兒經 16:26 2021/12/02

分享:

常言香港地藝術不能餬口,袁奡忻感激父母開明,讓她追尋自己愛好,自由地跳舞。

年僅24歲的芭蕾舞蹈員袁奡忻,由三歲半已學舞,年紀輕輕,至今舞齡逾二十載。她豁然表示,自己先天條件未算最出眾,在嚴苛挑剔的芭蕾舞界有一席位,道路算走得順遂,深感幸運。

芭蕾舞最初吸引袁奡忻的目光,是那些充滿夢幻的粉紅色衣飾。「覺得每個女孩子都應該學跳芭蕾舞,我三歲半已開始學,其實都不大知道自己做些甚麼,但有得郁身郁勢已樂透。」

芭蕾訓練極其嚴格,要求舞者端莊、姿勢超脫優雅同時舞步敏捷快速,她卻不以為苦。「因為是真心喜愛,一路也不覺得辛苦,我會上周末的興趣班,順道與朋友見面,也是我的放電時間,讓父母透透氣。無論是練習、考試和比賽,也享受其中。」

芭蕾舞蹈員袁奡忻今年24歲,跳舞20年。「到現在仍很享受跳芭蕾舞。」(梁偉榮攝)

興奮

她跟專業舞蹈員第一次同台演出,是10歲時在香港芭蕾舞團跳《胡桃夾子》扮演小老鼠角色。「動作沒大挑戰,主要是記拍子、記走位,但由小到大都會看香港芭蕾舞團演出,這趟首次近距離看到專業舞蹈員大哥哥大姐姐表演,個個都是耀眼的明星,令我眼界大開。」

至11、12歲開始,她要穿上腳尖鞋,成為芭蕾舞蹈員的感覺更強烈。「不會著到腳爛,但多會試過起水泡和損傷,雖然有少少皮肉苦楚,但實在太喜歡芭蕾舞,足下穿上腳尖鞋,才感覺自己是真真正正學跳芭蕾舞。」

似是順理成章,袁奡忻大學入讀香港演藝學院舞蹈學院芭蕾舞系,最愉快的事是能夠每日都跳舞。

入選

她讀至Year3、4時,每年有兩次在「大台」(演藝學院歌劇院)演出。「這舞台既宏偉又漂亮,幸運能在此演出,畢業前的演出最難忘,因為知道之後或無機會在此踏台板了,你要知道,就算讀芭蕾舞系,畢業後可能會從事其他工作,未必能再跳芭蕾舞。大家都視為難得的最後一次,都格外珍惜。」

畢業後,袁奡忻沒想過當上芭蕾舞蹈員,因為揀蟀過程極嚴格,講求先天條件。「撫心自問我的條件不算出眾,腳形不是最漂亮,揀中做舞蹈員的機會不大。」但畢竟臨近畢業,她好歹都試一次甄選,鼓起勇氣參加,幸運地獲香港芭蕾舞團羅致,於2019年加入該團擔任實習生。

她加入香港芭蕾舞團參與第二個演出《天鵝湖》。(黑白圖片,被訪者提供)

受傷

芭蕾舞動作包括開、繃、直、立、轉等等,台上芭蕾舞伶舞翩翩,需下極大苦功,受傷也難免。「有時站不穩,很容易扭傷腳,要很清楚肌肉如何運用,我是專業芭蕾舞蹈員,天天跳,接受高強度練習,或者嘗試一些新動作,也隨時可受傷或拉傷肌肉,有時與能力無關,好像地板有點滑就可以扭傷了。」

袁奡忻也曾試過「拗柴」,這幾乎任何一個跳舞員都試過,她托賴嚴重的受傷則沒有,見過有同事骨裂、嚴重扭傷,要多花時間休息及進行復康。

她坦言,跳芭蕾舞是需要天份的,這是一個很殘酷的舞蹈,很視乎先天條件。「一般大眾認為必須是瘦削修長身形、高佻、手腳幼長、身體線條漂亮以外,行內更會要求腳背及腳尖得漂亮與否,而且膝蓋伸直時不是一般的直,是非常筆直那種,我們稱為X腳。這些先天條件,好難達成;具備音樂節奏感好重要,有無節奏感可看出很大分別。」

睿智

另外,跳舞的人都需要睿智,除要記的舞步很多,躋身舞蹈團更加不止是跳舞。「舉例說,跳群舞共16個舞者,站的隊員要很精準,除了望到旁邊隊員有無對齊外,在台的中間位、八分一位等,都要站得準繩無誤,腦袋要轉得好快。」

    點擊圖片放大
    +4
    +3

挑戰

袁奡忻加入香港芭蕾舞團跳了3個演出後,新冠疫情淹至,未能正常上班,舞團以速遞方式把地膠送往舞蹈員家中,以Zoom形式上課練舞,到現在做定期測試,練習和演出已如常。「中間延遲了約莫10個月,人不單只胖了,最大問題是體力大不如前,因為就算在家如何努力練體能,也做不到每日排練的效果,之後排練回復正常,要做大量的輔助練習。」

如此看來,她的舞蹈生涯可算一帆風順,但她說由演藝入香港芭蕾舞團那段時間,也經歷不少挑戰。「當學生與做實習生的生活徹頭徹尾不一樣,返工要求高得多,也會有工作壓力,因不想自己會拖累耽誤到別人進度,那時候覺得自己好差,甚麼也不懂,如團裏好些舞蹈員已把劇目跳到熟練,我是新加入要重新起步及兼顧,不只跳舞技巧上,也需經驗累積,會覺得自己表現仍仲差好遠,這方面要花好大的努力,幸也得團裏前輩提點及分享經驗,令我獲益良多。」

舞者

最啟發她的舞者是阿根廷的馬里亞內拉 · 努涅斯(Marianela Nunez)。「盡管我從未看過她的現場演出,從YouTube看Marianela,吸引我之處是她跳得很仔細,人充滿氣質,跳活任何角色,表演力強,無可挑剔,隔著電腦熒幕也看得出她極享受跳舞,好希望可以與她同場起舞。」見馬里亞內拉處理動作的小細節,袁奡忻會從中學習。

常言香港地藝術不能餬口,袁奡忻感激父母開明,讓她追尋自己愛好,自由地跳舞。「父母說:『你鍾意就好了,做到自己喜歡的事情。』」

要她形容有幾鍾愛跳舞?她不假思索回答:「如果那天我不開心,一跳舞瞬即令我回復好心情。是我生活不可或缺的一部分。跳舞塑造了我的性格。」芭蕾舞蹈員生涯一般可跳到30多歲,她沒有想到太遙遠。「到時才算吧,還有十幾年可跳呢!」然後綻放一個燦爛笑容,果然有舞跳就可以了。

於「異國的相遇2021」藝術項目中,在香港奕居酒店不同地方跳舞,意念創新特別。(被訪者提供)

「異國的相遇2021」藝術展

太古酒店旗下居舍系列開展了一個名為「異國的相遇2021」藝術項目,糅合舞蹈和建築,是上海、北京、香港、成都4座城市酒店跨文化跨地域的合作藝術項目。

來自香港的袁奡忻和成都的萬思茗,兩人雖相隔千里,但舞蹈將二人連繫,一個跳芭蕾舞團一個跳嘻哈舞,擦出意想不到火花。

袁奡忻在香港的奕居酒店不同地方跳舞,對她而言難度是表演的地方不是舞台,也不是現場演出,自己跳之餘還要想像身旁有舞伴。「拍攝時的挑戰更大,現場是無音樂的,只是跟隨『滴答滴答』的拍子來跳;而且因遷就酒店的營業時間,拍攝時間需是清晨及凌晨時分,但過程很有趣,也好開心得出來的作品十分合拍。」

想一睹他們的舞姿,可瀏覽網址

記者:周美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