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產胎兒】殮葬流產胎兒撫慰父母喪子之痛 殯儀社企創辦人︰別讓BB成醫療廢物

育兒經 19:13 2021/12/01

分享:

分享:

由懷孕的喜悅到失去胎兒的悲傷,流產父母經歷無法言喻的喪子之痛。李宇慧(Thereza)既是殯葬統籌師,也是殯儀社企「晴善舍」的創辦人,接觸過不少流產胎兒個案,為人母後對胎兒離世更是心痛。她為流產胎兒處理後事,讓父母好好跟孩子道別,也避免BB成為醫療廢物。

辦殯儀社企助基層殮葬

Thereza在加拿大讀大學,畢業後回港投身金融界,後來公司出現變動,機緣巧合下加入殯儀業。她自言最初對殯儀一竅不通,但對這個行業有興趣,她憶述小時候的經歷︰

我12歲時爺爺過身,才初次接觸殯儀。第一次入殯儀館,我經常講笑說有一種熟悉的感覺,覺得在殯儀館工作也不錯。

Thereza為流產胎兒處理後事,讓父母好好跟孩子道別。(湯致遠攝)

不過Thereza當時只做了短時間,2014至16年間她再闖殯儀界,也擔任過遺體化妝師。她一直想開辦一間殯儀公司,數年前黃子華為「惜食堂」拍攝一段短片,講述基層生活,她因而深刻反思。直至5年前,Thereza創辦殯儀社企晴善舍,既提供殯儀服務,也將部分盈利收益用於幫助需要殯儀服務的低收入家庭及獨居長者。她心繫基層︰

現在一個最便宜的殯儀服務一萬多元,但對基層家庭來說或許已夠交兩個月租金、小朋友的飯錢、書簿費?如果這一萬多元我們可以幫忙,對於他們已減去很大負擔。

流產媽媽痛失38周胎兒

據食環署網頁資料顯示,未滿24周的流產胎兒可申請在粉嶺的「永愛園」安放,今年8月正式啟用的哥連臣角永愛園亦開放申請。至於滿24周的流產胎兒可進行合法殯葬或火化,但若父母不向醫院領取遺體,遺體則被視作醫療廢物處理。

流產胎殯儀佔晴善舍服務約10%,Thereza指每個胎兒的情況都不同,每一個個案對她來說都很深刻。她講述︰

有一個38周胎兒流產,已經準備出世,但最後還是離開世界。媽媽很難過,去到撒灰那天仍非常傷心。

    點擊圖片放大
    +4
    +3

另一位流產媽媽了解殯儀服務後,在進一步處理手續時卻未有出現。Thereza不解她為何沒向醫院領取胎兒遺體,擔心「BB被當作醫療廢物處理」。後來她得知對方經濟有困難,連數千元也無法負擔,於是她只象徵式收取幾百元,幫助對方完成流產胎兒的後事。

今年6月底Thereza誕下女兒,成為新手媽媽。她記得首次處理流產胎個案時,還未懷孕亦沒打算生育,當時她只作為一般殯儀個案處理,沒太大感覺。在她懷孕10周時接觸到一個流產胎個案,感受就變得不一樣。

我跟肚裡的BB說,媽媽會盡力令你健康,你也要爭氣出世見到這個世界。

現時滿24周的流產胎兒可進行合法殯葬或火化,如父母不向醫院領取遺體,則被視作醫療廢物處理。(受訪者提供相片)

由堅決不生育到誕下女兒

父母對Thereza投身殯儀業並不大抗拒,只擔心女兒的工作會否太辛苦、能否養活自己。Thereza分享,「我做金融時,他們也不是很喜歡,因為我要跑數又食無定時。」她做遺體化妝師學徒時工作辛苦,加上人工低,父母才有微言。後來她開辦晴善舍,父母主動介紹親友給她,既是對她工作的肯定,也對她做殯儀毫不忌諱。

    點擊圖片放大
    +4
    +3

小時候Thereza的媽媽是職場女強人,她從小由外傭照顧,令她婚後一度不想生育,不希望小朋友跟自己一樣,媽媽不能經常陪伴。她笑言不喜歡小朋友,直至去年她養了15年的愛貓離世,才與丈夫考慮是否生育,否則想再養貓。夫妻決定順其自然,如40歲前未能懷孕就放棄,結果Thereza成功懷上女兒。

我是獨女,無抱過小朋友,第一個抱的就是我女兒,感覺好神奇,是自己的寶貝。

不再重視物質追求簡單幸福

Thereza懷孕時出現妊娠高血壓,醫生叮囑她懷孕38周就要入醫院催生,她直至入院前一天依然工作。她產女後兩三個月仍需服食降血壓藥,有時太勞累時會出現高血壓的感覺,「做媽媽後怕死了,會想可以看到女兒幾大。」女兒已5個月大,她慶幸現在工作帶給她較彈性的時間,能兼顧事業與湊女。

丈夫支持Thereza辦社企,她現在兼顧事業與湊女。(受訪者提供相片)

以前在金融業圍繞著的都是金錢名利,Thereza坦言「較著重物質,周身名牌,要著到好靚出街」、「返工一定著4吋高踭鞋,casual都2吋」。那時她總是一副戰鬥格示人,但投身殯儀業後反思「人生好短暫,是否要武裝自己?」現在的她追求簡單,穿波鞋T恤就出街,本著不浪費的原則,對生活少了執著,更重視與身邊人的關係。

TOPick送出3000份兒童書展套票人人有份,立即登記拎走入場門券:https://bit.ly/3h8JOvu

TOPick推出「Band1學堂」,更多教育升學資訊:https://bit.ly/3a6HT6T

【hket TV家庭台】《湊得輕鬆啲》逢周日早上10點伴你同行育兒路︰bit.ly/35z6COD

記者:駱秀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