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民造星IV】大熱人馬回應網民評論 Ivy+Marf+榛綦+Yoyo+Day+Alice齊剖白【有片】

娛樂 18:32 2021/12/05

分享:

分享:

ViuTV選透節目《全民造星IV》近日熱播,來到今次《全民造星》的第四屆,ViuTV目標已十分清晰,就是要組一隊要令香港人追捧的女團。

近日,《全民造星IV》來到第三回合的小組對戰、40強進30的比賽,而當中的6位參賽者,包括:Ivy So(蘇雅琳)、Marf(邱彥筒)、榛綦(何榛綦)、Yoyo(葛綽瑤)、Day(許軼)、Alice(許寶恆),由海選至今一向都是「大熱人馬」,TOPick率先專訪這6位大熱,由她們分享參賽的苦與樂。

【全民造星IV】梁祖堯B組成員Sica演出仆倒 臨危不亂執生獲花姐讚叻女

(黃建輝攝)

【全民造星IV】方方連累隊友Hannah被淘汰 Day+Ika狀態大勇獲讚可直接出道

「FLOWER」

6女率先獲ViuTV安排受訪,眾人未覺自己被電視台睇高一線、確認成為造星女團的成員,最有隊長架勢的Marf得體地回答:「我想應該是我們6個的討論度都比較高,無論在討論區、ViuTV還是Facebook,可能媒體都會想了解我們對這些看法和關注的感覺。」

不過講到女團的團名,6人已早有心水齊聲地謂:「Flower!」Yoyo透露這是監製花姐(黃慧君)的想法:「在96強準備表演時,花姐要求我們一起說『大家好我們是Flower』,雖然是講笑,但問起團名第一時間就想起這個畫面。」

Alice就希望要一個有型的團名,覺得韓國的女子組合ITZY改得不錯,Marf認為中文團名也不錯,可以宣揚廣東話文化,而外表女性化的Ivy則希望要一個中性一點的名字:「譬如像MIRROR,聽起不會覺得好型或好cute,風格路線可以廣闊一點。」

【全民造星IV】咖喱辭職追夢無奈40強止步 網民大感不滿:被梁祖堯累死

回應

既然大家都知道自己在網上討論度高,亦不諱言承認經常在社交網站、討論區追看網民對自己的評語。

Marf馬上想起一個印象深刻的:「有人話我『雞樣』,看到後一臉疑惑。但這些留言純粹會記得,沒因此覺得很Hurt。」

她指其實自從節目首播後已開始收到各種評論:「覺得自己的情緒管理變得更獨立,因為留言給我的人我全都不認識,但給我的支持好大力,那種力度是就算現在上討論區看一些比較差的留言,對我也不會有影響。」

Ivy則提到「標籤」的問題,在節目中每位參賽者只得約3分鐘時間的介紹,觀眾就會為你加上各種字眼把她們定型:「相處下來就會覺得每位都很好,只看三分鐘未必能真實了解我們。」

受到熱捧的阿Day表示暫時未有收到令她不開心的留言,反而見到網民評論其他參賽者令其感受更加大:「我們相處了這麼久,會知道網民對她們的攻擊不實,就會覺得更加心痛。同時亦有網友叫我不要理會負評,知道我好努力,其實我看到負評無不開心,但原來有人這樣在意我的感受、見到我努力,當下覺得好窩心。」

    點擊圖片放大
    +3
    +2

【全民造星IV】吳雨霏當女團評判勾起Cookies回憶 Kary:令我想起當年的自己

至今Yoyo則認為不論正評或負評,都是觀眾對她們確實的感覺:「可能是他們在我身上有這種感覺才會說出來,例如說我的聲音造作,而我一直無留意到,聽完之後有感這亦是個改善空間,就算是不真實的事,能夠令我改善的都是好的提醒。」

她並笑言,自己也會擔心舊照被翻出,但想到那是曾經的自己,應該要接受。

聽到舊照被翻出,另一參賽者Alice用盡力氣狂捽鼻頭重申:「我無整過容,好多人問我個鼻有無整,想澄清同時覺得自豪。」

包包臉的阿Day亦是「被整容」的受害者:「記得有個留言,話我像影片入面一樣,注射太多東西令到塊面變樣,覺得好搞笑,我無錢整容,因為全民造星真的用了好多錢!」

    點擊圖片放大
    +3
    +2

【全民造星IV】網民力捧阿妹繼續為音樂夢進發 Emiko珍惜原創音樂平台

抽問

對於6位討論度極高的參賽者,網民各有意見,TOPick抽選部份話題逐個追問,看她們就網民的意見有甚麼回應及反駁。

  • 網民問Yoyo:率先獲廣告商垂青?花姐曾揚言寧放棄MIRROR也要簽你做藝人?

Yoyo葛綽瑤。(黃建輝攝)

Yoyo謙虛回答指,各位參賽者都有不同焦點放在身上:「不少參賽者也陸續有接廣告,只是我的那個最先推出。而我覺得花姐那句只是節目效果,自己無因為這件事而覺得大壓力。」

提到當時因為阿Dru而令她跌入淘汰區,令阿Dru廣被網民攻擊,Yoyo表示也有看相關留言:「當日播出我們也有一起看,好驚她會不開心。很開心大家欣賞我,同時不希望大家因為我而去攻擊其他人,每個人都值得被欣賞和尊重,自覺阿Dru的表演的穩定性比我高,希望大家能換個角度欣賞多點不同的人。」

【全民造星IV】白衣天使Ash人靚心甜慘被淘汰  鍾卓穎鼓勵隊友:你們會做得比我更好

  • 網民為Marf爭取:應該把你淘汰讓你單飛出道?

Marf邱彥筒。(黃建輝攝)

具大將之風的阿Marf聞言覺得好搞笑:「多謝大家把我看得這樣高。對群體的表演和發展是期待,很嚮往跟一班興趣、目標相同的人一起走,那種感覺很Click!平時上學大家都會覺得,追夢、跳舞、發夢是遙不可及的事,但如果我們是同一『頻道』上的人就會明白,那種一起Click完再一起走的感覺好奇妙。」

她並直言:「始終我比較貪心,覺得在團內能做的事更多,做團體有能力可以再單飛,投身電影、電視、綜藝甚麼也好,但如果單飛很難會突然轉入團體,貪心的選擇就像我現在這樣。」

【全民造星IV】B1組方方馬欣帶隊性感唱跳 陳輝陽一時失言評似夜總會

  • 網民反問阿Day:真的覺得自己似BLACKPINK的Jennie與Lisa?

Day許軼。(黃建輝攝)

阿Day憶述,當時第一次試鏡,還未留意到一切都在拍攝中:「當時的想法只是想令評判在4000多名參賽者中快點記得我,於是就這樣講了出來,都好成功令他們記住了我,但就惹來一些評語指我根本不似。但我是因為很喜歡、仰慕、希望像她們一樣厲害才這樣說。」

【全民造星IV】「女版Ian」自彈自唱感動全場 何佩婷為離世男友參賽原因催淚

  • 網民特別鍾愛Ivy So?

Ivy So蘇雅琳。(黃建輝攝)

走甜美路線的Ivy直言很感情網民對她的支持:「我平時都有看討論區,有時見他們說話蠻苛刻,很開心他們會用些溫柔、正面的字眼,感恩他們感受到我想帶給大家開心活潑的感覺,同時都希望大家見到不同參賽者時,能夠給予同樣的鼓勵和支持。」

【全民造星IV】「翻版炎明熹」Marf勁舞被讚可直接出道 以完美表現KO重讀生方方

  • Alice經常被冠上「溫室小花」、「翻版朱茵」等標籤?

Alice許寶恆。(黃建輝攝)

Alice都很清楚大家對她的「標籤」:「參賽後好多參賽者陸續過來跟我說,覺得我不是溫室小花,我很願意踏出一步去挑戰自己,而我已經踏出了,溫室小花已經是曾經的我。而翻版朱茵都覺得幾好笑,見討論區說我是『低配版朱茵』,無太在意只覺得好笑、得意。」

【全民造星IV】紋身師安希婷慘遭台灣前夫家暴 獨力撫養兒子不忘追夢

  • 榛綦相對其他5位較少關注,寧願得到多負評還是低調參賽?

榛綦。(黃建輝攝)

榛綦希望專注做好自己的演出:「想大家見到我的進步、實力,而不是為了給看到而得到負評。現在我不像她們討論度高,但我不會介意,因為我本身也不是很留意留言,亦不會被留言影響的人。」

【全民造星IV】甜美Yoyo未出道率先拍廣告 葛綽瑤期望復活成功:我好想入行

蛻變

由海選《全民造星IV》到入圍,至練舞拍MV、首輪個人賽,以及第二至四輪的小組賽,她們實際已歷約半年的時,6女都一致認同大家心態與想法改變了許多。

Alice表示:「Pre round好驚青,只想快點表演完沒有享受過程,像交功課的心態,到現在學會了怎樣享受,表演的感覺亦有所不同。」

同在導師梁祖堯組別的Ivy,走過比賽一半有多,對表演的看法亦有所不同:「阿祖帶給我對表演全新的看法,以前看表演很表面很膚淺,但除了表面,內心的東西還有很多,當把內心挖開之後,表演者帶給觀眾的能量會更加強。」

(黃建輝攝)

平時習慣用英文溝通的榛綦,因節目而學好廣東話:「以前經常詞不達意、組職能力好差,對鏡頭多了就知道怎樣表達會比較適合。」

至於阿Day則因著節目而慢慢釋放自己內心的情感,慢熱的她表示:「起初不太敢表達自己的感受,到比賽後來知道這是真人騷,要開放一點給別人認識我。不然身邊的隊友不會知你真實性格,不知怎樣處理你的情緒,之前不太夠膽在別人面前哭,現在想哭就會哭。」

【全民造星IV】35歲芯駖參加女團網民質疑 阿Wing力撐:覺得她是女神【多圖】

(黃建輝攝)

自認無自信的Yoyo稱:「聽到其他人會介紹自己會唱歌、跳舞,但每一樣我都不是太專長,就會有些挫敗感。」幸好受到導師的鼓勵,她才開始變得更有信心。

表現穩定的Marf自認變得更為「佛系」:「有人教我們現實只有控制到和控制不到的事,這一句話啟發了我很多,無論賽果、心態、別人的想法你都控制不了,那就不要想太多。覺得我們全部人的轉變都好大,每一個的氣場由一開始進來的嬉皮笑臉,走到現在大家都淡定了許多。」

【全民造星IV】嬰兒ICU護士Ash擁天籟之聲 從生離死別感悟奮力追夢

犧牲

為了追夢總不免要犧牲,加上《全民造星》是個維期半年需要超密集排練的比賽,六人坦言為了比賽犧牲了各種的東西。Yoyo為了比賽辭掉了正職,零收入參賽。

Alice直言要犧牲大量金錢:「每個回合可能只得兩星期排練,要在短時間內準備服裝、道具和練習,基本上每日都是搭的士出入,使費好大都是其中一個壓力來源,但都算得上花得開心,每日都在做喜歡的事很有意義,而不是亂花錢的感覺。」

(黃建輝攝)

Marf聞言不禁直認,金錢比起負評更加影響她參賽的心態:「一畢業就出來工作,是因不想依靠家人,但在比賽期間我們沒收入,變相一定要問人借錢,而我選擇跟家人借。」

不過Marf說:「這是我的一個關口,同時也是我的動力。一方面會擔心花了這麼多錢,最後會否毫無回報,但另一方面會想我付出了這麼多,一定要成功、有成就,無論為了回答家人還是自己,我一定要得。」

參賽犧牲得最多的,相信是大家與家人朋友見面的時間,獲家人支持的阿Day坦言,現在跟家人吃飯的時間也變得奢侈:「結束第一回合後跟家人出去吃了一頓飯,回家前媽咪跟我攬住,她希望可以多抱一回,但我真的要回去繼續練習。」

(黃建輝攝)

感情

傳統的女團在感情方面被要求低調,希望給予支持者保留一個幻想的空間。

曾到韓國任練習生的阿Day衝口而出:「入得女團就要有心理準備,不能太著重感情生活,與家人、朋友大部份的相處時間都要放棄,有得總有失。」

【全民造星IV】二次元日系Sica爆冷入圍 人氣最強「孖八」Jackie慘入淘汰區【多圖】

    點擊圖片放大
    +6
    +5

Marf聽到後帶著憐憫的語氣謂:「不要這樣說吧。」堅持表現真我的她有另一套的想法:「我一直都好堅持地覺得,明星、藝人也好,大家都是人,每個人都有私隱、關係、家人、男女朋友是好正常,如果我們是打造新世代的女團,過去的風氣也要改變,難度做女團就要一世守寡?」

她續指:「相信真的支持、尊重我們的觀眾會想我們開心,我有偷偷進入支持者的群組去看,覺得以他們對我們的關愛程度,相信他們會支持,同時不會做一些事情去超過我們底線,我們要做自己,我進來是想要表演,不是想犧牲我的生活、生命去做娛樂給大家看。」

記者:陳心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