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二分媽媽】女兒29歲確診末期腸癌擴散肝肺 媽媽每朝煲湯對女兒說早晨才上班

健康 14:00 2021/12/03

分享:

為了末期腸癌女兒,伍太堅持每天煲湯煮飯,但亦擔心自己突然生病,無法繼續照顧她。

身體健康,是伍太對自己和癌末女兒的期盼。去年,丈夫突然病逝,喪事辦妥不久,29歲長女Jenny就確診患上末期腸癌,並已擴散多處,這一切對伍太打擊甚大。為給女兒所需的營養,伍太堅持每天煲湯煮飯;當女兒病情轉差,她就請一個月無薪假去照顧;每天清晨,她總會對女兒說聲「早晨」才上班。然而,她亦擔心自己突然生病,無法繼續陪伴、照顧。

遊子回港工作確診患癌

「醫生說(女兒)大腸有腫瘤,當時我的心跳了出來。她這麼年輕,怎麼會有這種事,醫生,可以照清楚一點嗎?」 憶及Jenny確診一刻,伍太眼泛淚光。面對噩耗,她無法入睡,惟當時只知女兒患癌,及後看到其訪問,方才知道已屬第四期。

我覺得一、二、三、四期對她來說只是個數字,是一個標籤,所以我沒把期數掛在口邊。

坐在媽媽身旁的Jenny,說得淡然。

Jenny說:「我是媽媽一位重要的心靈支持者。」(梁偉榮攝)

    點擊圖片放大
    +6
    +5

確診患癌前,Jenny是個背包客,自大學時期熱愛旅行,五年內曾遊走29個國家。一畢業,她就往英國展開兩年的工作假期。2017年秋天,遊子回家,在社福界輪班工作,每星期有兩晚在院舍通宵當值,持續兩年。此時,她身體亦漸漸響起警號,難以排便,更曾大便出血。

至2020年7月,接受詳細檢查,Jenny才發現有一個約5cm大的腫瘤,確診患上大腸癌第四期,並擴散至肝、肺、淋巴。雖然家族中曾有人患癌,但誘發腸癌因素很多,未能深究。當時,她接受手術切除大腸的腫瘤、清除受感染的淋巴組織;其後,又接受化療及標靶,以減慢病情惡化速度,見步行步。

伍太以家庭為重,堅持每天煮飯。有時她也會嘗試烹煮不同的小食,例如牛軋糖,並研究新口味。(梁偉榮攝)

廿四孝媽媽的迷惘時期

那時發生這件事,做甚麼也是為了女兒 。女兒需要的營養、生活需要的東西,盡量給她,滿足她。

多年來,為讓子女每天有住家飯吃,伍太堅持找一份可準時下午5時前下班的工作,以便回家煮晚飯。Jenny直言很幸福,一臉自豪地說:

這位媽媽百二分,很勤力。很多『無飯』朋友,家裡沒煮飯,有時也會來我家吃飯。媽媽感到很驚訝,問『你們家沒煮飯的嗎?』

女兒病倒後,伍太最擔心她吃得好不好。不管是入院做手術期間,或是出院回家的日子,她每天總用心預備女兒喜愛的湯水、飯菜。下班後直奔醫院探病,伍太說不辛苦,「最辛苦是,煮好了,她又生痱滋,吃不下,我心裡不舒服。」

    點擊圖片放大
    +3
    +2

她那段時間買餸買到失去自信,很怕去街市。要照顧一個癌症病人真的很不容易。她明明這星期很喜歡吃這東西,買回來後卻不吃,不知道買甚麼好,但每天也要去想煮甚麼,壓力相當大。

伍太不擅表達,但Jenny總能看清媽媽的心意,為她闡述。

治病期間,母女多了見面,多了磨擦,亦多了份理解。Jenny自認有脾氣,需要個人生活空間,不喜歡被過份照顧。

過去20多年,她有她上班,我有我上學,有自己的生活圈子。從小到大,都很少有這麼長時間的相處。當真正一起生活的時候,就會有不少磨擦。要慢慢取平衡,培養默契。做她這個角色,很辛苦的。

話畢,Jenny握著媽媽的手表達感謝、讚賞,逗得媽媽甜絲絲的。

今年夏天,Jenny帶媽媽及其朋友去野餐,這天亦是她首次踏足媽媽的朋友圈。(湛斯雅攝)

每天早上堅持說聲早晨

雖患末期癌症,但Jenny說其實在如常生活:「不要被『末期』兩個字限制自己的想像與生活。癌指數不等於快樂指數,我一樣可以活得很快樂。」身體狀態可以的話,她會外出玩樂,做想做的事,見想見的人,「不會玩得很過份,只是報名參加興趣班。」

這段日子,Jenny多了與媽媽行山,更首次踏足對方生活圈子,與其朋友去野餐。然而,伍太最想24小時見到女兒:「下班回來最好可以見到她。每天早上對她說一聲『早晨』才上班。」聽罷,Jenny哭笑不得,說:

媽媽有個堅持,每天出門前也會打開我房門,對我說一聲『早晨』,看看我甚麼狀態才出門口。但我會被她吵醒,從熟睡中醒來。

    點擊圖片放大
    +9
    +8

近半年,從事飲食業的伍太發現女兒病情轉差,特意提早一小時起床煲湯,大清早就預備好,以致女兒外出回家後可早點飲湯、吃飯。女兒發燒入院時,她更擔心得每一兩個小時就致電問候,其後索性請假專心照顧。「她自己也覺得,這樣上班,心不在焉的狀態很辛苦,於是請了一個月無薪假。」

女兒最放心不下的是媽媽,而媽媽最掛心的亦是女兒,她們都希望對方健健康康。(梁偉榮攝)

只想健健康康照顧女兒

患癌者受病煎熬,照顧者亦承受著無形壓力。伍太坦言:「很擔心自己有甚麼事,就無法幫助她。」Jenny發現,媽媽會因為胃痛、腰痛、肋骨痛就懷疑是身體發出的警號,因而去做不同的檢查,形成壓力。

我跟她的性格兩極,她總是擔憂未來,我是那些先顧好今天的人。我經常也說『見步行步吧』。

話雖如此,Jenny明白自己是媽媽的心靈之柱,她最放心不下的是媽媽,而媽媽最掛心的亦是她。

    點擊圖片放大
    +11
    +10

「我每天也想上天保佑她平平安安」,這是伍太最大的心願。惟抗癌路上充滿許多變數,Jenny知道自己與媽媽的期望有落差,希望為對方調節。同時,她提醒媽媽勿太操勞:「別那麼辛苦,但我知道你依然會那麼辛苦」。

聊天多時,Jenny笑言不習慣坐得這麼近。此時,伍太主動搭著女兒胳膊,Jenny則半推半就地靠在媽媽肩膀拍照,動作生硬地抱著媽媽說:

我骨子裡是個男子漢。很少擁抱她,是需要的,儀式感也需要的,但我不懂得擁抱別人。

移民潮再臨,Jenny坦言歡送朋友時,很難道出「保持聯絡」這句話,有時更疑惑是歡送對方抑或自己。不過,她認為「物理的存在不太重要,無須臨走前才刻意多見面」,只想互相珍惜每個相聚機會。

「珍妮的一百種生活」個人展

如欲了解Jenny最後的生活,歡迎出席其個人展「珍妮的一百種生活」,展覽主要是回眸她過去的一些成長小故事,包括家庭、生活、旅行、與及患上癌症後的一些心路歷程。

  • 日期及時間:2021年12月5日(日)、12月6日(一),10:00-18:00
  • 地址:觀塘偉業街209號富合工業大廈8樓B室

關於Jenny的詳細抗癌經歷,請【按此】

TOPick登陸MeWe啦:https://mewe.com/p/topick

訂閱TOPick Telegram,集合最新優惠及送禮情報:bit.ly/3bebLM2

記者:黃泳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