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因研訊】8旬翁留院疑被誤拔導管亡 男護稱不知道要採用特定姿勢拔喉

社會 14:38 2021/12/08

分享:

分享:

時任瑪麗醫院護士何諾晞。(梁錦麟攝)

83歲老翁於2016年到瑪麗醫院接受電腦掃描後跌倒,及後因心肌梗塞被送至深切治療部,其間疑因有男護士疏忽致死者出現空氣栓塞,最終不治,死因裁判法庭今(8日)續訊。替死者拔喉的瑪麗醫院註冊男護士供稱,他於拔喉時未知要採用特定低的姿勢拔喉,亦不肯定在訓練時是否有教導,以及是否有相關指引。瑪麗醫院部門運作經理作供稱,護士加入深切治療部前會接受簡介課程,教導護士如何為病人拔喉,又指相關指引一直存在。

死者祁枝於2016年5月19日,到瑪麗醫院接受電腦掃描後於病房跌倒,被轉至骨科病房後心跳轉差,1周後因心肌梗塞被送至深切治療部。其間疑因有男護士疏忽,在死者坐着時拔去導管,以致死者出現空氣栓塞,最終於同月30日不治,終年83歲。

時任瑪麗醫院護士何諾晞作供稱,他於2016月5月26日首次接觸死者話當時死者情況好轉,約於下午3、4時停用呼吸機,但右頸仍需插入三腔血液透析導管,及至晚上已可進食流質食物。

何續指,但當時死者情況仍不穩定,神志不太清楚,在床上時會掙扎及嘗試拔走身上的導管、心電圖貼紙等,而在坐下時似乎較為穩定。

何續指,醫生在翌日為死者評估後,認為死者或可轉出深切治療部病房。及至10時許,何在得到醫生口頭吩咐後,遂為死者拔去右頸上的導管,當時死者正坐在扶手椅上。

何憶述,當時除了與死者提及要拔喉外,未有特別作其他溝通。何遂在進行消毒後再將導管拔走,當時他一手將長10多厘米的導管拔走,另一隻手以紗布按壓拔喉位置約5分鐘止血。

何續指,死者約10分鐘後開始想拔去駁於身上的監察儀器,不久後面色變青,監察儀器亦顯示死者開始血壓變低、心跳緩慢,似乎是心臟停頓前的情況。

何指,此時醫生劉利山及魏振威經過,2人遂與病房內的醫護一同替死者進行搶救,何並複述
替死者拔喉程序,劉聽罷後初步懷疑因拔喉程序,令空氣進入血管內,在進行超聲波檢查後,劉認為似乎有大量空氣進入死者血管。

何續指,待死者穩定後,劉曾將中央導管插於死者大腿,以輸送藥物,又以類似「洗血喉」插於死者頸上,但未能抽走空氣。

何指,事發前並不知道要採用特定的姿勢拔喉,不肯定在訓練時是否有教導。何又指,自2012年正式註冊成為護士,事發前2年半已於深切治療部擔任護士,其間曾為病人拔去同類型喉管,但當時不知道有關拔喉的指引。

何續指,印象中沒有人著他查看指引,於首次拔喉時,只是看過別人拔喉,自己再跟着做。何又指,「喺護士圈,你話俾人聽做過一、兩次,人哋就會俾你去做」。

瑪麗醫院部門運作經理余建業作供稱,護士加入深切治療部前會接受簡介課程,當中會教導護士如何為病人拔喉,隨後亦有專科培訓,而何未有參加。余又指,有關指引一直存在,但難以逐一提醒。死因裁判官聞言後指,是否可以電郵提醒?余回應可以,但護士查閱電郵與否,就是另外一回事。

瑪麗醫院深切治療部醫生楊抗。(梁錦麟攝)

瑪麗醫院深切治療部醫生楊抗作供稱,他於5月27日診斷死者出現靜脈空氣栓塞。2天後死者出現男士性心源性休克,由於當時已施用了很強的支援性治療,故此死者的死亡是無可避免,死者最終於5月30日凌晨1時58分於深切治療部去世。

瑪麗醫院深切治療部主管醫生劉利山作供稱,他指於搶救死者後,曾嘗試在死者大腿插入導管以抽出空氣,惟大腿與心臟距離較遠,故未能成功,但劉指這並不表示可以排除空氣栓塞的情況。

聆訊明(9日)續。

一文看清「港版健康碼」登記注意事項:https://bit.ly/31pGndZ

HKET APP健康台更多都市疾病影片:https://bit.ly/3cNFwr7

實時追蹤香港新冠肺炎確診者住所/出現地點,立即下載經濟日報App:https://bit.ly/2JdOaiS

記者:梁錦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