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長專欄】媽媽眼淚背後的故事 聖提摩太校長:家長也需要被關愛

中小學 16:08 2021/12/16

分享:

分享:

聖公會聖提摩太小學校長田少斌希望家長為孩子付出時,也關愛一下自己。

每個早上家長送子女上學,隨興地我會攀談幾句,由孩子功課再關心一下家長的內在。我不是受訓的輔導員更不是心理學家,學習薩提爾冰山對話,初心是想更懂得連結自己、連結他人,非期待可以改變到誰。只懷著心念:表達關心,同理對方,如果對方覺得合適,會試著以有限的SATIR學識支持一下對方。

某日和媽媽B聊到孩子的功課壓力,當我提到家長可以申請學校支援,媽媽B倒覺得「若減去現在的學業壓力,將來怎樣跟上中學?」這引起了我的好奇,問:

「就是說,雖然你支持『孩子不應學業壓力太大』,但同時覺得『沒有功課壓力,孩子可能跟不上中學的挑戰』,是嗎?」

「當然。」

核對,是我經常和人對話的方式之一,因為這有助我理解對方的意思,讓對方知道自己沒有被誤解,有助對話開展下去。

出於好奇,我試著乒乓球式對話,「之前聽你提過孩子的學習狀況,現在更了解你對孩子的期待。這樣你會疲累嗎?」

一般人不容易表達感受,媽媽B卻快人快語,由講自己的疲累再講自己的壓力。我專注地聽,關切地望,對方的眼淚盈在眼眶。

「請問此刻你的眼淚是甚麼?」

媽媽B停頓了一陣,然後分享眼淚背後自己的故事。

「我聽到你一直在為孩子付出,愛顧著孩子的成長,期待孩子將來能夠自立。你能夠也關愛一下自己嗎?」

「我會啊,我愛自己啊。」

「愛自己」不容易說,做到「愛自己」更是一件不簡單的事,於是我進一步好奇她怎樣愛自己。如果,只是口號式的「愛自己」,就不過是一個概念而已。

    點擊圖片放大
    +5
    +4

「那你欣賞自己嗎?」

「我欣賞自己啊。」

「你欣賞自己……」我停一停,等候她的回應。

「我欣賞自己愛孩子,雖然壓力大,也沒有放棄。」

「媽媽帶孩子成長不容易。那麼,你能接納自己嗎?」

「我接納啊。」

「媽媽,」我停一停,「你能接納,這個當下,你教孩子時,孩子不如你的期待,你能接納這樣的自己嗎?」

媽媽B思索了一會,眼睛再一次濕潤說「不可以。」

「你接納不到這樣的自己,是嗎?」

「是,我接納不到。」

風吹過,街上一輛輛汽車經過,我凝視著對方的眼淚和沉思。

「我想邀請你,也接納這一區塊的自己,這,也是愛自己。」

最新影片:

第二天再遇見媽媽B,她謝謝我的聆聽,說:「昨日回家,回憶起很多美好的成長片段,我好像找回了『自己的心』。」

我想,媽媽B所指「找回了自己的心」,說的是「從頭腦不斷分析、批判、指責」中,找回了「與自己連結」的機會。

沒想過要改變她,只是聊一聊,引導她覺察,而媽媽B也真的很努力,對自己負起了全責。

我知道,這還有很長的路,但她已踏出了「愛自己」的新一步。

TOPick推出「Band1學堂」,更多教育升學資訊:https://bit.ly/3a6HT6T

【hket TV家庭台】《湊得輕鬆啲》逢周日早上10點伴你同行育兒路︰bit.ly/35z6COD

撰文 : 田少斌校長 聖公會聖提摩太小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