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星畫展】藝術家馬興文夥郭富城明年開畫展 爆天王畫興一到懶理形象小秘密

娛樂 17:14 2021/12/20

分享:

分享:

藝術家馬興文與郭富城相識數十載,他笑言平日甚注重形象的郭天王,畫興一到即懶理形象。

藝術家馬興文(Simon Ma)姓馬,也愛馬,擅長畫馬,令人留下深刻印象。事實上,他是多元跨界藝術家,橫跨繪畫、大型雕塑、建築、珠寶、服裝、設計、音樂等多種創作形式,不囿於一家。

創作力澎湃,更難得是不會閉門造車,最愛與人Crossover創作,無論對方是天王郭富城抑或自閉症、殘疾人士,抱持最緊要開心的態度,是個「堅貼地」藝術家。

他雕塑、畫畫,創作都喜歡。「每一天都活得有熱情,原因是有創作,也得到別人認可。」(馬興文IG)

多年遊走外地,以上海為家已20多年,馬興文甚少在香港勾留,因新冠疫情他重回故地驀然發現︰香港很需要藝術、很需要顏色。「上年因疫情留在香港4個月,開了一個畫廊,今次回來將『龍馬躍影』國際巡迴展覽搬回香港,初時只想是小展覽,怎知做了6個展覽,大家好需要渴求藝術似的。」

這次回來,馬興文也作了多場演講,希望藉此可改變一些人固有想法。「提起藝術,不少人覺得好遙遠、藝術家好串,你看我串不串?我為何和點解要串呢?藝術都可以融合大眾,一起畫畫、聽歌、欣賞及討論藝術,豈不美哉?」

來自基層  珍惜機會

2014年香港十大傑出青年 、香港賽馬會藝術大使、中意文化藝術大使、上海東華大學視覺藝術學院客座教授 、上海視覺藝術學院客座教授、米蘭世博會中國館及企業館藝術總監……履歷表亮麗,他確是「串得起」的,不過這個出身自慈雲山平民家庭的小子,性格早熟,深知一切得來不易反變得格外珍惜。

「我是窮人家出身,是捱出來的,我在外面跑了這麼多年,是辛苦的,以前未成功不敢回來見鄉親父老。」他謙說,現在也不敢說是衣錦還鄉,只是希望自己的成品可擺放在香港,讓香港藝術家與國際接軌。「你要知道香港沒幾多個藝術家,香港藝術好乾涸,而大家對藝術的了解,着眼於一字——錢,何不先欣賞件作品呢?」

左撇子的馬興文,自小已見畫畫天份。「天馬行空亂畫一通,我好喜歡『玩嘢』,畫讓人意想不到那些。畫馬或寫個馬字,都可以把開心融入其中。」

馬興文是貼地藝術家所言非虛,他說離港多年,最失望是車仔麵的質素大跌。如果有好吃的車仔麵店,不妨向他推介。(湯致遠攝)

銘記老師身教

馬興文師承畫家范子登,7歲隨對方學畫:「某程度他比我父親更親密的人。最記得有時讓他看我某些畫,他會直接說︰『看不明白,是好東西,看不懂的藝術就是藝術。』他就是這樣支持我,對我的認可是不斷鼓勵我,而不是用拉扯你、踐踏你的方法。」范老師教他藝術創作一定要愉悅,畫從心生、樣從心生,人開心,畫出來的才有姿彩。

他最欣賞恩師不斷付出卻不求回報。「他百分百為人付出,不講有無着數,你和他講甚麼都替你做。例如幫我寫個字,他從不會想是不是蝕底了,與這樣大愛的人一起,你會感到自己渺小。」

最新影片推介:

馬興文在13歲時,有機會到英國入讀寄宿學校,初到貴境被人看不起,惟有一路咬實牙根。那時也有繼續畫畫,畫素描、影黑白相、設計,沉淫其中,也把刀磨得更鋒利,紮穩基本功。

他升大學時卻入讀建築系棄藝術系,出乎意料。「我是不想令自己讀到咁Fine Art,不想沉迷在學院派。我是『盲拳打死老師父』一類,形式可以好傳統也可以好西方味濃。」

馬興文的水墨畫融合了中國及西洋筆法;畫油畫,會墨水混和油彩,個人風格強烈:「我承認是任性的,藝術家有一點任性好,毋須被所有人認可。我不會被『I must do this』、『You should do this』的框框緊箍所限,這樣只會為自己徒添壓力,作品的能量發揮不到。」

與馬緣份源於馬興文與徐悲鴻夫人共膳時的一席話所啟發,從此改變了他的一生。(被訪者提供)

改變一生的飯局

2014年一個飯局,成為馬興文人生轉捩點。那次劉皇發兒子劉業強帶他往北京,牽綫令他認識了畫壇巨擘徐悲鴻夫人廖靜文。

飯局上,聊到其先夫以畫馬名聞遐邇,成為了馬興文日後畫馬的契機。「那頓飯真的好重要,一個90多歲的老太太不斷挾餸給我、和我聊天,其實我的心在噗噗跳。她看我的作品,點頭認可說很喜歡,問我姓馬,何不考慮畫馬?『你應該畫馬,把我丈夫的馬帶回來。』怎樣帶回來?我畫馬怎和徐悲鴻比,不要玩我吧!」

看到徐太憶起丈夫的神情充滿佩服和愛意,深深打動了馬興文,決要畫「仁馬」來致敬他。「仁義道德中的仁,是人與人之間相愛有情。」與徐太一聚,馬興文那晚輾轉未眠,把有關徐悲鴻的著作、電視劇事統統涉獵,甚至去拜訪拍攝電視劇飾演徐悲鴻的演員吳剛,聽他侃侃而談徐先生的生平,了解這個藝術家的一生。

馬興文說,他觀賞畫家的作品,會看上10分鐘,不是看畫得似不似,而是欣賞他畫畫時的狀態,一幅畫的色彩、線條、構圖甚至整個質感,可窺探到畫家當時畫畫的狀態。「我不是模仿徐悲鴻,是汲取畫家的思維去創作,才是一種新的精神。」

    點擊圖片放大
    +6
    +5

作品有價

馬興文的作品數量他自言也難以估量,雕塑全球遍地開花,畫作被不少博物館收藏。「我愛畫,不畫會手癢,天生如是。」

畫到極愛的作品,馬興文會自家收藏,不會發售:「師父跟我說過,我必需要留下一些作品給自己,為回顧展作準備。老實說,我不會把作品隨便出售,如對方的錢來歷不明、不懂欣賞或者講價,我一定絕不出售。」

此外,亦有人試過洽商畫作時問可否收半價,他說:「黐綫!賣菜嗎?我不是等着開飯,他買不到一定後悔,這方面我是有少少串的,要打折扣,不如去買print(版畫)算罷!」

他不愛曲高和寡,反認為藝術需要分享,需要有情感的交流:「一個人畫畫好孤獨的,我愛與不同的人︰小孩子、自閉症患者、與盲人畫畫,盲人怎畫我都好奇,原來是可以的。」

他去扶康會與殘障人士作畫,有人一世都未畫過畫,手都歪了,他捉着他的手畫時,由心綻放的笑容,馬興文樂透了。「別人認為他們是沒價值的人,我們賦予他們少少能量、少少價值,是輕易而舉的事。我喜歡落手落腳,拎過心出來,不是只靠名氣,要做個貼地的藝術家。」

與郭富城畫畫十分合拍投契,埋首創作時,快樂到不知時日過。(馬興文IG)

與郭富城成立MASK畫畫二人組

馬興文與郭富城認識了十多年,兩人十分投契兼有默契。「他是天王明星,有一定形象,他從畫畫卻能尋回自我,不梳靚頭髮,衣服污糟邋遢。有次他在澳門,我們一同畫了七日七夜,共14張畫。畫甚麼大家事前毋須夾定,一提起筆就畫,卻又出奇合拍,我倆都是真性情的人,他會挑戰我,我們的火花碰撞是好誇張。」

馬興文英文名簡稱是SM郭富城是AK,他們自稱MASK(面具),畫展將在明年展出,大家拭目以待。

記者:周美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