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老】宋芸樺演悲情戲當自我療癒過程 柯震東投放真實經驗演哭戲

娛樂 19:02 2021/12/23

分享:

分享:

慘被對手宋芸樺嘲不夠專情,柯震東投放真實經驗演哭戲。

由九把刀執導,改篇自他筆下同名小說的奇幻愛情電影《月老》在香港正式上映。該片在台灣上映不足一個月已衝破兩億新台幣票房,叫好又叫座。戲內男女主角柯震東與宋芸樺越洋接受TOPick專訪。

柯震東在10年前擔演九把刀的電影作品《那些年,我們一起追的女孩》而出道,這次再在《月老》任男一,對於再被選上當主角,柯震東戲言:「他需要會演戲的人,我看劇本好,酬勞也不錯就接演了。」

在旁的宋芸樺聞言補說:「導演說他每次寫劇本時,第一個都會想起柯震東呀!如果問為何會選上我,應該是導演一直都說很想跟我合作吧。」

九把刀新片《月老》成今年台灣電影周末開畫票房冠軍 香港贈「月老紅線相牽」口罩一對

(《月老》劇照)

回望過去將來

宋芸樺的電影處女作電影《等一個人咖啡》,也是九把刀作品改篇,但其實跟導演從未正式合作過:「之前他是編劇、監製,九把刀以導演的身份跟他合作是第一次,我一直也很想成為『九把刀宇宙』的一份子,所以這次很開心。」

被宋芸樺指是「御用男主角」的柯震東,直言很喜歡導演的世界觀和架構:「很多人可能會說他的世界比較幼稚,但我覺得那是個很美好的狀態,在演《月老》時讓我想到國中和高中、人生最快樂的時光,所以拍他的電影其實蠻療癒的。」

柯震東形容與九把刀合作對自己來說像是種進化:「在10年前大家都是純幼稚,到現在長大了又保有幼稚的情況下再碰面,好像大家都多了份責任感。」

(《月老》劇照)

《月老》上映不足兩周台灣破億元台幣票房 戲中狗仔成「哭戲擔當」爆紅

暢談愛情觀

說起導演每次寫劇本都想起柯震東,被問到他跟《月老》中飾演的石孝綸(阿綸)最像跟最不像的部份,柯震東認為阿綸「幼稚」的部份跟他較相似:「他的幼稚來自於他覺得人生要過得好玩有趣,這跟我有點像,性格中保留一點點幼稚的狀態會過得比較愉快吧。」

講到不一樣的地方,身邊的宋芸樺笑著代為搶答:「沒那專情吧!一萬年耶!」柯震東則笑謂:「這個世界應該沒有人這樣專情,覺得阿綸對感情的執著跟我比較不一樣呢,因為我執著的不是感情而是事業。」

飾演阿綸一生中的摯愛小咪(洪菁晴)的宋芸樺在對愛的執著方面很相似:「我是個重感情的人,對身邊的朋友、家人的離開這件事也不太容易放下。跟小咪不像的應該是功課方面吧,她是個功課很好、對事情很認真的人。」

(《月老》劇照)

【打噴嚏】柯震東當600名觀眾面前感觸哽咽 浪子回頭:為了所愛努力站起來

主角推薦電影必睇位

在台灣,不少人表示二刷、三刷《月老》,兩位主角當然更加支持,宋芸樺非常捧場:「我看了三遍!這部片有趣的是每次你想的東西都不一樣。」

她如數家珍地說:「我第一次是被阿綸跟小咪的感情被打動,第二次因為寵物、親情的部份被打動,第三次深深的被鬼頭成這個角色打動,他有很多放不下的事情、對世界的仇恨,後來他都釋懷放下了。我身邊朋友看了一次,但有很多小細節沒看到,所以一定要二刷!」

(大會提供)

被宋芸樺尊稱為「特效大師」的柯震東毫不客氣直認:「對,我是這部戲的特效總監。」

《月老》榮獲本屆金馬獎最佳音效、最佳造型設計和最佳視覺效果獎,柯震東力推的就當然就是電影特效部份:「我是個Marvel迷,很喜歡看特效電影,所以不管是剪接、特效、燈光都很喜歡拉進我去參與,我會給他們出很多難題。」

(大會提供)

他直言在戲中自己花最多心思的,也是特效的部份,柯震東亦坦言希望之後能夠參與更多後期製作:「很多電影都會被特效給毀了、扣分,我就很怕這件事情。」

柯震東認真地說:「以往台灣的片其實你無法像想到可以變成甚麼樣,可能因為資金、市場,大家就會把劇本越寫越小。這次《月老》寫這麼大、玩這麼大,不確定結果會怎麼樣,到最後看到上映覺得非常的感人。」

同場加映:《全民造星IV》Ash專訪

觸動心靈

戲中兩人上演連場哭戲,每一場都觸到到觀眾的心,柯震東坦言每次拍哭戲都非常的累,而且都會傷害到自己:「我會找一些人生中類似的狀況和經驗然後放到劇本裡,想讓觀眾認真的體驗到阿綸在遇到這些事情之後,放聲大哭是發自內心而不是表演。」

宋芸樺則認為每場哭戲都是一個自我療癒的過程:「平常我不會在大家面前大哭,很多內心壓抑很久的事情不會展現出來,甚至不太會展現給自己看,所以在拍戲的時候,也跟是震東一樣把自己跟角色有共同的經驗套在一起,每次演完哭戲好像把心中的一些結都放下了。」

但提到他們的真實經歷,柯震東則露出鬼馬的表情:「不能說,這是我們的商業機密,怕講出來有人偷用我的。」

    點擊圖片放大
    +4
    +3

【月老】柯震東投入演出難以自控 導演九把刀 喊CUT後仍不自控狂哭

除了哭戲,角色上還有很多東西讓兩位主角在拍攝過程中「治癒」了心靈。

宋芸樺在電影內找回自己曾遺忘的感覺:「小時候最單純、最有熱血、對世界有愛的感覺,在拍這部片的時候慢慢把它們找回來了。」

她坦言在現實中是個對自己很有要求的人:「過程中也會遇到些瓶頸、困難,就像演員是被動的,有時候遇到困難也會對自己失去信心,覺得這部電影就是想告訴大家,當遇到人生不公平的事,不要忘記這個世界很愛你,要帶著愛往前走。」

 

    點擊圖片放大
    +13
    +12

不要再原地踏步

在過去幾年經歷過人生低谷的柯震東,也有很多反思的過程:「在《那些年》後,接了蠻多偏藝術風格的電影,對表演會想很多邏輯性、合理性、真實性的東西。」

所以他接演《月老》後,一開始疑疑,覺得角色跟說話方式都不太合理:「很難去揣摩是因為自覺長大了,但其實在演時覺得很快樂,《月老》的世界觀已被導演建立好了,在電影中完全都是合理,所有演員的表演都在差不多的狀況內。」

他回望稱:「前幾年一直覺得演戲要真實,把自己局限得太小,其實像這類型的片也有它的美好。前幾年把自己想得太窄,覺得這樣演才高級,其實沒有。」

柯震東覺得拍《月老》是個抒壓的事情:「劇組很有愛,拍攝這部電影就像我們一起做了個大事。曾經自己在同一個階段停留很久,拍攝《月老》就是準備要大步往前走的感覺,不能再繼續停留在這個地方、我的舒適圈,雖然過的也不差,但是好像也沒往前的感覺,接下來要好好一齊往前走,不要再原地踏步。」

記者:陳心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