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力宏離婚】李靚蕾指控王力宏帶3壯漢闖家 被要求關閉路電視蕾神感生命受威脅

娛樂 09:43 2022/01/12

分享:

分享:

王力宏前妻「蕾神」李靚蕾沉默約3個星期,「蕾力之戰」似告一段落,可是在昨晚(1月11日)深夜,李靚蕾再在個人社交平台發長文,指控前夫王力宏帶同3位男子意圖闖入她現時與3名小孩居住的「吾疆」。

她表示,王力宏的行為令小孩受驚:「一直用力搖門,還好我們有鎖門,不然不知道你會做出甚麼事情來!孩子們,目睹了這一切,嚇哭了,我也是手一直發抖到晚上都停不下來。」

最新影片推介:潘靜文+林智樂專訪

發表「不自殺聲明」

此外,李靚蕾更疑感到生命受威脅,發表「不自殺聲明」,強調自己完全沒有自殺的念頭:「如果我發生甚麼事,絕對不會是自殺。」

同時,「蕾神」又對BY2成員孫雨(Yumi)早前的挑釁作出回應,稱:「關於你和『閨蜜』放出各種五花八門的消息已經三週了,希望能到此為止。」

有關Yumi反擊「蕾神」詳細報道請按此 

    點擊圖片放大
    +8
    +7

李靚蕾全文如下:

首先,我想要謝謝這段期間持續傳溫暖的訊息關心我幫我加油打氣的每一個你,我覺得難過的時候我會看,也會從你們的文字中獲得很多安慰和勇氣。收到親友慰問的訊息,我不知道怎麼回答因為這段期間我每天都活在煉獄裏,身心疲累。

我以為無論甚麼樣的道歉都是好的開始,我以為做錯事情的人會願意面對自己的錯誤尋求原諒然後改正。但我錯了。現今的社會做錯事,面對的方式是變本加厲的欺凌受害者,一哭二鬧三上吊,利用權勢動用關係,花錢購買網軍,就可以不只全身而退,還可以誣衊檢討受害者。整件事情,我都是一個人面對。我只有真實的經歷,和我自己的電腦跟手指。 要如何一個人對抗有權有勢的公眾人物和為了龐大經濟體系和利益而戰的團隊我不知道,但無論如何,我不會選擇一樣卑劣的方式應對。

沉默了三週,每天除了層出不窮,千奇百怪的消息,真正需要面對的是我和孩子的人身安全問題和精神虐待。原來枱面上的道歉,不是真心的道歉,只是用來暫時平息輿論和讓我願意點到為止,既往不咎的手段。

我們的孩子對於我們之間發生的事情,一無所知,一直過着安穩的生活。沒有爸爸在身邊的傷心,我親身經歷。所以我一直以來想要的,就是孩子們能夠在有父母健全的愛的正常環境成長。所以我盡一切努力維繫你和孩子們的感情,讓孩子們覺得爸爸即使人不在,精神和愛也是與我們同在。這點,光是看孩子對於長年不在身邊的爸爸的態度和愛,就是最好的證明。

這段日子,我們一如往常一樣一起倒數着爸爸終於要回家的日子,討論着爸爸回家可以一起做的事情,孩子們都很期待一起床就能看到爸爸。孩子們睡着後,我詢問你明天幾點會回家,你說,請我去問在美國的調解員。我說,你可以直接讓我知道嗎?因為現在很晚了,我很累也想要睡了,美國有時差,孩子們期待早上會看到你,所以我不希望他們的期待落空,請你一定要出現,讓我知道你幾點會回來。結果當天凌晨12:30我終於收到調解員的回覆,他轉發了一則來自你的訊息說,你早上會帶着兩位孩子們門熟悉的工作人員到家裏。我清楚表達了我覺得這樣的安排不符合孩子的最佳利益,我們歡迎你一個人回家,請不要帶任何人一起來家裏。因為事實是孩子們沒有跟你任何的工作人員熟悉,我們的私生活跟工作人員也沒有交集,孩子只有聽你說過他們的名字,從未和他們一起玩或相處,所以你的工作人員,對孩子們來說是陌生人。我認為孩子們和你相處應該要是在可以保有隱私和感到自在的空間,不需要任何人來我們家監看。

我等到早上都沒有收到任何回覆,一整夜輾轉難眠,不知道隔天早上會面臨甚麼樣的狀況。早上起來,我又再次傳訊息表達,孩子很期待看到你,只有我和孩子在家,所以請你不要帶任何人前來(我們簽訂的協議也有清楚明訂,探視時間任何除了我們兩個以外的人,都需要經我們雙方同意才能到家裏)你回覆告知你會帶兩位男性工作人員一同前來,我明確的拒絕,並告訴你,我一個女生和三個孩子在家裏,你帶兩位男性來,我會覺得有安全的疑慮,我希望我們能暫時拋開各自的心情,以孩子為重。今天,我們就為了孩子,單純的當孩子的爸爸媽媽,和孩子相處。結果你還是不顧我的反對,未經我同意,強勢的帶着兩位男性按了電鈴。這時孩子都很興奮的要歡迎爸爸回家。我隔着門請求你讓兩位男性在樓下等。你堅決不同意,威脅說如果我不讓你帶人進來你就不回家看孩子了。

這時你也提出另一個要求:請我拔除家裏孩子的監控你才肯進門。我請求你不要離開,因為如果你離開孩子會很難過,他們期待你回家很久了,請你無論如何一定要進來看孩子。 我再次要求兩位男性離開,讓你可以進來看孩子,你說外面保證就只有這兩位我認識的男性沒有別人,請我不用擔心(兩位男性也說對,只有我們)次要求我拔除監控。我說除了工作場合我和這兩位私下沒有交集,我覺得這樣的狀況讓我感到很不舒服。我問你說為甚麼要拔除監控,因為如果你害怕甚麼,監控不是也會保護你安全嗎?我覺得很奇怪,也開始感到害怕,也說家裏只有我跟三個孩子,還有一位女傭,你這樣的舉動讓我很害怕。你依然堅決堅持那兩位男性不會離開。然後我看了監控竟然發現,除了你說你帶的兩位男性,後面還躲了一位素未謀面的男子(你的工作人員還特別示意要他往後面一點站)!!!這讓我毛骨悚然。你原本打算拿鑰匙要直接闖進來,一直用力搖門,還好我們有鎖門,不然不知道你會做出甚麼事情來!孩子們,目睹了這一切,嚇哭了,我也是手一直發抖到晚上都停不下來。

你明明知道做這樣的事情會造成在孩子面前有正面衝突,為甚麼還要這麼做?你到底想要做甚麼?我不敢想像,太可怕了。之前你也跟我分享過,你這幾年身邊最親近的工作人員,在台灣有前科,也跟黑道熟悉,而他現在人也回來台北了,昨天也試圖約我見面。在此之前你和工作人員也放出關於你遲遲不辯解,只是因為我有可能會跳樓自殺的消息。在這裏我要鄭重的聲明:我身心健康,還有三個這麼小的孩子,未來也有很多為社會貢獻的計劃,完全不可能有自殺的念頭。如果我發生甚麼事,絕對不會是自殺。

這段期間我因為你種種脫序的行爲,承受了極大的精神壓力。除了帶孩子,每一天我都要像一個守門員一樣,不停的用盡所有力氣抵擋你用各種方式對我的詆毀,騷擾。你依然不放棄的在親友面前裝可憐想要騙取他們的同情和利用他們的嘴去散播不實的消息幫自己平反。 除了你的親友,你還不斷騷擾我身邊的人,試圖詆毀我和製造假證據。例如:我明明每一天都有安排你跟孩子視訊,我身邊的人也都有看到,同時你卻傳訊息跟身邊的人說你很想孩子,我不讓你看孩子,你打來我讓你看地上等等不實的指控。我就被你逼得不斷的要花時間整理能證明我被冤枉的證據。一下就會被拆穿的謊言,為甚麼你要一直說?目的只是混淆視聽和精神虐待。總有一些人會相信你,而我也會被你弄得的身心疲累。

有一次視訊,你明明知道當時樓下都是媒體,你試圖說服孩子們跟你一起到1樓,跟孩子說媒體都在樓下拍攝,但沒有關係啊,爸爸不怕,你們就讓他們拍。你為了挽回自己的名利,不顧孩子的安危和處境,甚麼都願意做,是嗎?還未經我和孩子同意,把孩子跟你說話長達17分鐘的私密視頻內容,沒有理由的傳給不相干的人(我詢問過你,你也說不出原因),擅自曝光孩子的長相和隱私。我們的孩子們長相從未曝光過。這也是他們可以繼續安穩生活,不會因此受到任何霸凌或打擾的原因。你跟媒體說你現階段最重要的就是孩子,一樣,我有聽到,沒有看到,我看到的是你的眼中,依然只有你自己。沒有一個媽媽會願意說這樣的話,但現在我發現一個身心不健全的爸爸比缺席的爸爸更可怕。真心希望你可以覺醒,不要一錯再錯。你現在種種的脫序行為已經不是一個健全的人會有的行為,為了孩子我希望你能願意正視自己的問題,接受專業的協助。

很無奈,最終孩子還是被捲入這場風暴,這是我最不願意看到的事情。希望孩子能回歸原本平靜的生活,不要再受到任何驚擾。關於你家中長輩發文關於擔心孩子看到新聞的說法,首先,為了詆毀我的人格,不惜殘忍的把孩子的身世講得這麼不堪的,不是我,是你和你爸爸。

人生不會有完美的選項,我們只能在有限的資源內,做出最好的選擇。我面臨的選擇是:1-孩子現在這麼小就持續在精神暴力和身心健康不受保護的環境生長或2-孩子長大以後面對網絡上的新聞。我們的孩子一直很低調的生活,也從未曝光,所以現在仍不存在同學霸凌問題。每一個人生來都有自己人生的課題要面對,就算不是因為這件事情,我們這世代的人都會需要面對各種原因的霸凌,不是只是因為這件事情才會需要面對。我們需要思考的問題不是孩子有沒有被霸凌的理由,而是我們怎麼培養孩子的心理素質,讓他們能有強大的心理素質和韌性,讓他們在面對人生挫折的時候,能靠自己的力量站起來。人生不如意十之八九,快不快樂不是取決發生在你身上的事,是在於你的心態和解決問題的能力。 如果我們能把每個人生中的挑戰都當作是上帝的恩典和成長的契機,就不會一遇到挫折就感到無助或沮喪。心理素質從孩子出生就一直是我們家教育孩子最為看重的事情,所以我相信我們的孩子以後會能夠身心健康的面對這件發生在他們人生的事情。我也想請所有媒體和網友們,未來的日子裏,如果有遇到孩子們,請不要拍攝他們,讓他們能盡可能的保有隱私和安全的生活。

最後,針對最近一些其他傳聞回覆如下:1.關於你一直為了混淆視聽,指控我跟你要錢的傳聞,我已經取得證據可以證明我從頭到尾,都只有要求為孩子的身心健康做妥善的安排和生活品質不要變,從沒有跟你多要任何錢。對於你和父親特別提及一周幾天的夜間保母,一個傭人,一個司機這些原本就已經是孩子生活品質的一部分的人員配置也是很常見。我們出入有安全的顧慮,有司機是為了保護孩子人身安全。有幫忙的傭人和幾天的夜間保母,讓我能更有品質的高質量陪伴,教育,和照護孩子安全。這些,原就不應該因為你自己決定要過單身生活而被剝奪。

2.關於昨天的新聞:我原本以為可能是在1,512萬封新訊息裏埋沒了,但搜尋也搜不到(請見影片)。事實是,等了21天都沒有等到你提供任何訊息。我文中所提及的事情,句句屬實,我一定會盡我所能配合調查,把證據提供給警方的。關於你和「閨蜜」放出各種五花八門的消息已經三週了,希望能到此為止。當公眾人物的門鈴是否應當是可以帶給社會正面影響的人(或至少能不帶來負面影響的人),值得我們省思。

李靚蕾

撰文 : TOPick柴犬出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