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派對動物】從來都不是一個派對動物 鄭丹瑞:有乜嘢公事可以上公司傾

休閒消費 12:30 2022/01/12

分享:

分享:

如今疫情反覆,搞派對的風險更高。

我從來都不是一個派對動物,讀書時,同學開派對都不會預我一份,因為怕我煩:問幾點開始?幾點有嘢食?幾點結束?怕太夜阿爸鬧!又問派對有幾多人?有女生又怕醜,沒有請女生又呻悶……

入電台工作,收到上司的第一個工作指引,就是盡量不要跟歌手們太熟絡,否則多播了某個歌手的歌,會給人懷疑你偏私,我一直遵從這個指引,而且遵從得有點矯枉過正。大家都明白我有很多無聊的顧忌,漸漸就懶得睬我,有派對聚會都會識趣地把我踢出名單,而我也不介意,樂得清靜。

最新影片推介:

後來擔任管理層,經常有娛樂公司、唱片公司高層,邀約吃晚飯、傾公事,我大都一一婉拒:「有乜嘢公事,你大可以在辦公時間上嚟我公司傾,又或者我嚟你公司傾,放工後,我想返屋企見下我兩個寶貝女。」是我的藉口。

「你又話教人說話技巧,但係你自己又會咁抗拒喺呢啲公眾場合出現,同人傾偈攀談,好似有啲自相矛盾喎。」好事之徒挑戰我。我教說話的技巧,不包括在一些派對上的說話方式,因為在這些場合,大家都不會把對方講過的說話放在心上、記在腦中。智者講過:「有目的而去的派對不純粹,純粹的派對多廢話,太多廢話令人身心俱疲。」

如今疫情反覆,搞派對的風險更高,一堆廢話,一個晚上報廢,再染疫,不化算,不值得。

全文刊於《經濟日報》,原題為「派對」
 

撰文 : 鄭丹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