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鬥士】「吹啲咑」喃嘸師傅兼任夜總會樂手 日煲50支煙解壓肺全黑險死

醫生診症室 11:08 2022/01/20

分享:

分享:

64歲的馮德仁,是資深喃嘸師傅亦曾是夜總會樂手,高峰時期日食50支煙加上破地獄時的油煙轟炸,促使他患上慢性阻塞性肺病。

由日食50支煙的「煙鏟」,到1日即戒斷煙癮,到底中間經歷了甚麼?64歲的馮德仁,是資深喃嘸師傅也曾是夜總會樂手。他自7歲開始吸煙,高峰時期更日食50支煙。煙不離口加上靈堂破地獄時的油煙轟炸,促使他患上慢性阻塞性肺病,被送入ICU走過鬼門關。幸好,從死裏逃生的他甦醒後決心戒煙,甚至在肺部僅餘三成功能的狀態下,重拾年輕時的興趣,由日日吹「啲咑」的喃嘸師傅,變身成吹長號的樂手,為的只是一圓年輕時的夢。

最新影片推介:

馮生每星期四參加東華三院E大調合奏團練習。

64歲的馮生如今身型瘦削,蓄髮蓄鬚,但成為做帛事的喃嘸師傅之前,年輕時的他其實是從事喜慶事的夜總會長號樂手。與音樂的因緣始於中學時加入學校的銀樂隊,免費學習吹奏長號。機緣巧合下,他先後被介紹到在荔園及夜總會演出,在夜總會吹奏長號賺錢養家。後來到了13、14歲,得悉原來有叔伯從事殯儀業的喃嘸師傅,為了未來養家及前途,就算當下沒有工資,只包膳食,他仍選擇跟隨叔伯入行學習。

    點擊圖片放大
    +8
    +7

為了賺錢養7兄弟姊妹,馮生高峰時期試過同時打3份工。早上7點起床在貨倉工作,下午7點放工後轉到殯儀館做喃嘸學徒,有時11點再到夜總會演奏長號至凌晨5點半。每日只睡2、3小時的生活,令他更依賴吸煙「提神」。到後來全職做喃嘸師傅及醮師,煙癮更有增無減,由最初一日1、2支,漸漸到最高峰時期一日3包,亦即約50支。

每15分鐘一口煙,念經、吹嗩吶時放下幾分鐘又再食。不吸煙就不夠精神寫文件,覺得疲累。

馮生的喃嘸工作日常。(受訪者提供)

身為喃嘸師傅,馮生又經常要主持「破地獄」儀式,日積月累下吸了不少破地獄的油煙,傷害了身體而不自覺。他漸漸發現自己間中會氣喘、有痰,睡眠不足時更會因氣喘而走路變慢。

馮生為愛犬辦喪禮。(受訪者提供)

走過鬼門關

到2018年,馮生氣喘問題日趨嚴重選擇求醫。當時家庭醫生看了兩看,便說要開醫生紙轉介入院。馮生大感愕然:「吓?不是吧,我現在還能工作,不入院了,明日再看看吧。」之後連醫生紙都沒取,當晚更工作至凌晨2點。誰知翌日睡醒,他發現氣喘非常嚴重,唯有讓女兒陪同到醫院求醫。到醫院時,還向女兒說:

呀囡,呀爸好眼瞓,我瞓一陣先,輪到我睇,再叫醒我去睇啦。

結果,一閉眼就是十多日。

甦醒後,馮生才發現自己在醫院深切治療部,喉嚨被開了個洞、無法說話,鼻又插了喉、手腳被綁。後來有人探望時,他獲得一塊「黑板仔」寫字溝通,才得悉自己被「劏肚」。原來他出現急性胃出血、十二指腸潰爛,手術時醫生更替他在肺部泵出極多黑色物體:

昏迷時一直泵個肺,泵出很多黑色物體。

他更清楚記得醫生說的一句話:

好好笑,他(醫生)說:「你第日好返出得院,你一定戒煙!」

出院即戒煙

徘徊過生死邊緣,一如醫生所料,馮生即日就戒了煙,沒有任何煙癮反應。他更將家中價值6000多元的10條香煙存貨轉贈他人。不過大病過後,馮生的身體機能已經不復以往,其肺部功能僅餘三成,故此容易特別氣喘。疫情下要戴口罩,呼吸也尤其辛苦。

現在出門都要撐著拐杖,免得撞到別人。搭巴士都要預早時間出門,因為也追不到巴士。行幾十步就要休息,又要定時服用氣管擴張藥。

一生與音樂脫不了關係

音樂在馮生生命中從未劃下過休止符,不論是年少時加入銀樂隊、到夜總會演奏長號玩西樂,還是成年後在殯儀業兼任醮師,打銅鑼、木魚、吹嗩吶玩中樂,一切都與音樂息息相關。縱使大病後肺部功能轉弱,但馮生的音樂夢不滅。他漸漸退下殯儀業工作,並由吹「啲咑」的師傅,變為吹長號的樂手。他加入了東華三院E大調合奏團,重拾年輕時的興趣,每星期四參與樂團練習並到不同地方演出。

馮生曾在夜總會吹奏長號賺錢養家。

    點擊圖片放大
    +10
    +9

東華三院E大調合奏團為香港首個由50歲或以上長者或退休人士組成的長者管弦樂團。現階段有團員約60人,分別負責演奏弦樂、木管樂、銅管樂、敲擊樂及鍵琴樂樂器,以演奏西樂為主。

馮生坦言,以目前肺部的功能而言,吹長號也算吃力,用力不到30秒已經氣喘,但吹長號不單是夢想,同時也可以「練氣」,有助改善肺部活動,故無論如何,他都一定會堅持下去。

年輕時覺得吹長號是我的終生職業,又賺到錢,可惜最後沒有後天培養。如今也算圓了小時候的夢。也享受和其他老友記一齊玩音樂,輕鬆一下。

記者:楊宛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