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春不要臉】余德丞曾憂經驗不足拖累劇組 Dickson以行動改變外間誤解

娛樂 15:39 2022/01/23

分享:

分享:

青春一去不復返,那會是最令人懷念抑或不堪回首的時光呢?余德丞(Dickson)在近日熱播的TVB劇《青春不要臉》內,與丁子朗(丁丁)、劉穎鏇、戴祖儀等展現一眾80年代年青人追夢的經歷。

《青春不要臉》對Dickson而言不只是一個工作,也是累積經驗之作,他接受TOPick專訪期間更直言起初不敢接拍:「你係唔係真係諗清楚搵我做,我之前真係無咩經驗,我真係唔想影響到套劇!」

【青春不要臉】郭柏妍客串扮陽光妹仙氣爆燈 邀糖妹聲演陳慧嫻向80年代致敬

最新影片推介:肥仔+193專訪

【青春不要臉】余德丞特技變肥仔製作秘密 Dickson犧牲色相露股演出

全方位投入

配合角色造型、說好對白是演員的基本責任,《青春不要臉》以80年代為背景,Dickson在1989年才出生,雖然算是「80後」,但其實這不是他的成長年代。

因此他演出前要做足功課:「重看了很多當時電視劇集、電影,當時得悉需要飾演柳德榮時一直也保留較長的髮型,也是我人生中最長頭髮的一段時期。」

Dickson為角色做足準備。(劇照)

Dickson在接拍前與初期也經歷過內心掙扎,他最後何解令心情同樣全面投入拍攝呢?他說:「對上一次佔戲較重的演出是2019年的《鐵探》,當知道再有機會演重要角色時既開心又緊張,畢竟已好一段時間未有拍劇,角色又經歷很多高低起伏,起初真的每晚也未能安睡。」

或許觀眾看到角色名字柳德榮時,腦海自不然會想起出身自藝訓班的天王劉德華,他解說一番:「我的角色名當然是與劉德華很相似,但我與丁子朗不是在模仿劉德華、梁朝偉、周星馳,一直看下去的話就會知道我會演劉青雲、周潤發,不只是演劉德華。」

前輩、好兄弟同行

柳德榮與齊輕舟(丁子朗飾)是好兄弟,Dickson指與丁丁拍畢劇集後也成為好朋友。

Dickson稱二人是互相扶持:「我們在拍劇期間互相了解,火花、默契自然會在劇中表現出來,最重要是互相提點,畢竟他拍劇的經驗比我還要多。」他笑說:「我是比他年長,但我知道自己的外表比他年輕呢!」

    點擊圖片放大
    +6
    +5

【青春不要臉】陳嘉輝耐心教導余德丞演戲 神還原「五虎將」劉德華心口碎大石

跨過兩大挑戰

Dickson同時感激在劇中飾演其父母的陳嘉輝與黎燕珊:「他們在排戲時為我提供了很多情緒,也有教導我如何說對白、表情、語氣,又教我如何儲起情緒再來一次大爆發。當我顧著演戲時走錯位,他們會不經意把我拉回正確位置。」

在一眾好拍檔的陪伴下,他的確跨過了自己的兩大挑戰。其一是爆發積壓很久的情緒,他說:「我是比較平靜的人,不會大哭大笑,當在劇中知道父母在背後為自己付出很多,覺得對他們不住就激動落淚。當時導演認為我表現過關時,我也相當感動。」

至於另一挑戰則是跳舞:「手腳不協調,在拍劇前監製阿肯(林肯)要我先練舞,我也說:『吓,要跳舞咁大鑊,搞唔掂啊』,幸好有同樣也不擅長跳舞的伍樂怡(Kelly)與我一同『罰留堂』。」這幕就是一眾劇中藝訓班同學扮成不同造型於泳池內起舞,也令他最為難忘。

    點擊圖片放大
    +3
    +2

隨遇而安

Dickson自2013年加入TVB,但並不是起初便參演劇集,坦言自己不喜歡強求,算是較隨遇而安,反而著重打好根基以迎接更多機會。

他再分享自己欠缺信心的時候:「當知道監製找我演《青春不要臉》時,我問:『你係唔係真係諗清楚搵我做?我之前真係無咩經驗,我真係唔想影響到你套劇』,但機會來臨也唯有盡力做好。」他認為懷疑自己是緣於拍劇、實戰經驗不足,從而導致比較緊張、沒有信心。

他續說:「起初我覺得丁丁的角色較適合我,監製就請我相信他的安排,演下去就發現角色需要很多鬼五馬六的表情,是真的適合丁子朗演繹,證明監製德哥(潘嘉德)、阿肯眼光很好。」

    點擊圖片放大
    +3
    +2

為標籤感不快

Dickson一直被外間標籤很多形象,比如被標籤為「離地」、「花弗」、「身體差」。

家境富裕的他,自覺不屬離地:「經常會光顧茶餐廳、大排檔,只不過我沒有用微波爐翻熱過叮叮食品而令觀眾誤會。本身是懂得使用微波爐,平日都會自行翻熱粥、湯水。」

另外,被封「港姐收割機」的他不認同自己花弗,只承認屬「口花花」,卻絕不花心,並非花花公子。

順勢就請他公開擇偶條件,Dickson說:「最重要是性格合得來,我比較喜歡真誠、不會過份造作的人,同時也希望女生進食時不會有所顧忌,盡情享受美食。」

(Instagram圖片)

Dickson:我是做得到

至於被標籤「身體差」,事關他於2018年踢足球時曾一度昏迷,又因主持足球節目時驚現殘樣。他也連番稱自己對被標籤成「身體差」是感到不開心,語帶無奈地說:「很多人也覺得我的黑眼圈大、看似很疲累,但這是與天生哮喘、血液不循環有關。或者我比以往還要肥時,但依然有人說我變瘦。」

Dickson無奈指,說法似是已植入了別人的腦中,在無計可施下也只能「被標籤」。

當年「大步檻過」的他變得更加「錫身」:「始終不能太搏命,有時也需要有後顧之憂,不會像從前般完全依足安排,需先想清楚事件帶來的後果。」 他在拍攝《青春不要臉》時需應付跑樓梯場面,也向監製提出如連續拍攝的話需安排休息時間,最終Dickson未有動用導演安排的替身,成功自行完成戲份。 

余德丞(Dickson)在《青春不要臉》中飾演柳德榮,表現亮眼。(劉卓姿 攝)

連續3個月拍劇、每天工作十多小時、完成跑樓梯戲份,Dickson也說:「至少讓公司高層知道我是做得到,以實證來確定自己的身體狀況是可以應付工作!」

回帶至當時知道公司擔心他身體狀況不可應付工作時,他大感無力:「別人會說我只會說自己身體沒有大礙,但我是真的沒有事,也只能夠苦等不同的工作機會,靜待可以證明自己的時候。」

面對未來的演藝路,Dickson強調需要做好自己,以出色的作品令觀眾留下深刻印象。

至於會否希望成功擺脫標籤?「我認為擺脫標籤的機會應該不大。」大方樂天的他笑著說。

服裝:Billionaire Boys Club

場地:The Hari Hong Kong

記者:陳淑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