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業追夢】港男輟學投身紙紮舖做學徒奮鬥30年 紮出120米大金龍成澳洲博物館永久館藏

休閒消費 11:50 2022/02/17

分享:

分享:

43 歲的許嘉雄,11 歲自製第一個獅頭紮作,經過 30 多年的奮鬥,現已成為香港最年輕的獅頭紮作師傅。(黃建輝攝)

認識許嘉雄,是在非物質文化遺產中心舉行的獅頭紮作講座,他講述獅頭歷史及示範製作,1小時的講座全場爆滿,還要臨時加凳,演講內容更十分精采,絕無冷場。

後來跟許嘉雄談入行經過,他中學輟學到紙紮舖做紙紮學徒,人工由4千元開始,後來練得一手高超的紮作技術,成為全港最年輕的獅頭紮作師傅,作品更在美國三藩市市政廳大樓及澳洲博物館展出,揚威海外,他說:「紙紮佬都是藝術家。」

許嘉雄說因為堅持下去,才可以成為一位獅頭紮作師傅。(黃建輝攝)

身形健碩,聲綫洪亮的許嘉雄,出身自武術世家,爸爸開武館,自小習武,更對舞獅情有獨鍾。他說:「我很喜歡色彩繽紛的獅頭,手工精細,十分漂亮。」爸爸的武館每年會舉辦兩次舞獅活動,許嘉雄會很興奮,總會金睛火眼盯着獅頭,看得十分入神。

由於當年獅頭價值高昂,當時只有四、五歲的許嘉雄,只能看不能碰。「八十年代,獅頭價錢大約一萬五千元,當時金價是二、三千元一両,可見獅頭身價之高。」

雖然獅頭是遙不可及,許嘉雄總會靜待「機會」,當武館的獅頭變舊或毁爛,爸爸便它放在一旁,他便視如寶物般把它保存起來,會將它修補或拆掉,自己再做一隻獅頭,感相當滿足。

8歲拜師卻遭冷落

武館的師兄見許嘉雄愛做獅頭,於是便介紹西環一位紙紮師傅,讓他拜師學藝。「我當時只有8歲,家住筲箕灣,會從屋企電車總站乘電車到西營盤。」

第一次見到師傅,他滿心歡喜,以為可以學到紙紮技術,但師傅卻帶他去飲茶。「他請我食一盅鳳爪排骨飯,食完便叫我回家。我現在想相信是他不好意思婉拒我師兄的請求,才勉為其難見我一次。」

當時還是小學生的許嘉雄當然不懂人情世故,於是再去找這位師傅,師傅見他很有決心,於是便給他一些簡單的工作。「他叫我幫手為獅頭黐毛,雖然很容易,但卻讓我首次接觸紮作製作及技術。」

後來,他沒有再跟師傅學習並決定自學,終於在11歲做出人生首隻獅頭紮作,他更興奮得向武館的師兄弟展示傑作,但卻換來一輪嘲笑。「他們一見到我做的獅頭,便不停在笑,有人話似蛇頭,當時有位師兄即席舞動獅頭,更隨即爛了,把我的作品毁於一旦。」

不過這亦無阻許嘉雄的信心,更不斷鑽研及提升技術,並拿著自製的獅頭紮作到不同的舖頭兜售。「我不是為賺錢,只是想證明自己的出品是會有人欣賞的。」但畢竟作品還未達標,沒有一間店舖願意購買。

西環紙紮舖做學徒

許嘉雄仍鍥而不捨,最後來到西環一間紙紮舖,老闆見他充滿熱誠,於是反問他有沒有興趣做紙紮學徒,許嘉雄一口應承,更決定輟學做學徒。

許嘉雄工作期間,學懂了紮作技術,懂得如何利用不同的竹篾、砂紙、漿糊等材料製作不同的作品,他自言獲益良多。

但畢竟做學徒薪金有限,起初月薪只有約四千元,加上他一早成家立室,生活有壓力。「我17歲結婚,18歲有小朋友,當時一家三口開支都不少。」

生活逼人,於是許嘉雄日間返紙紮舖工作,晚上便在家做獅頭紮作,賣給朋友及武館的師兄弟,1年大約可售賣3至4隻,幫補家計。後來他的紮作建立口碑,有一間體育館負責人找他做一條龍,酬金為10萬元,許嘉雄便決定辭職,創立雄獅樓製作獅頭紮作。

創業初期,生意慘淡,許嘉雄便主動出擊,就連紙紮祭品都做。「當時就算一單生意賺20元我都接,因為希望增加客源,讓更多人認識我的作品。」

果然憑着努力,生意漸漸好轉。與此同時,香港非物質文化遺產更開始推廣獅頭紮作,經常邀請許嘉雄擔當講座導師或作示範,逐漸有更多人認識這門傳統藝術。

作品揚威海外

許嘉雄的作品還吸引了藝術家,更獲邀一起合作,把他的作品帶出香港。「2017年,我跟藝術家劉小康合作做裝置藝術,我製作6個大花樽紮作,並在美國三藩市市政廳大樓門前展出。」

在美國三藩市市政廳大樓展出的 6 個大花樽,每個高度達 6 米。(被訪者提供)

每個花樽有6米高,一個花樽要拆成20件運到美國,隨後才在當地做後期工作。「由於花樽很巨型,我跟侄仔要在戶外做製作,當時天氣很凍,起初幾天還下雨,凍到手都震,幸好爸爸武館有個徒弟是當地移民,他拿了一枝大型的照明燈,把燈光打在我們身上,令我們感覺溫暖。」

辛苦做好所有大花樽後,當地的工程師檢查後發現不安全,後經當地政府協商後,作品才可順利展出。他笑說:「作品展出了3個月,當地曾打過7次颱風,但6個花樽紮作仍絲毫無損毁,證明作品穩打穩紮,絕對夠安全。」

兩年後,許嘉雄的作品再次揚威海外,今次更成為澳洲博物館的展品。「某年有一對外籍男女到我舖頭,問我有沒有興趣做一條名貴的大金龍,但當時他們無交代詳情便離開,所以我沒有理會。隨後連續來了兩年亦說同一番的話,到最後才透露是代表澳洲的金龍博物館而來,因博物館有一個傳統,每50年便會做一條新金龍,現時館內已有兩條金龍,最新的一條金龍便想找我製造,更邀請我親自去澳洲跟當地負責人洽談合作計劃。」

當時許嘉雄半信半疑,但他笑說因有免費機票,於是決定去澳洲一次,跟當地政府人員見面。

許嘉雄以 7 個月時間製作的巨龍,更被邀到澳洲出席點睛儀式。(被訪者提供)

7個月時間製作巨龍

大約1個月後,澳洲維多利亞州州長親自來香港跟他簽約。「當時TVB新聞記者都有來採訪,真的是一件大事。」簽約後,許嘉雄這刻開始感徬徨,因為要在7個月內做好這條巨龍,絕非易事。

他說:「由於這條龍身上有千件鱗片,要以人手一針一針逐片縫上,工序複雜,每日只能縫一片,於是便找來親戚好友共二十多人一起趕工縫製。另外因龍頭很大,甚至大過我間舖,於是便經常要把它搬到附近的天橋底製作。」

    點擊圖片放大
    +5
    +4

7個月時間過去,巨龍終於製作完成,許嘉雄更被邀到澳洲出席點睛儀式。「當時連同我的作品,3條龍一起舞動,場面很震撼,我既感動又興奮。」

許嘉雄希望把紮作技術傳授給侄仔許兆基(左二)及徒弟莊義量(左),他更感激爸爸(右二)不時到舖頭幫手,十分支持他。(黃建輝攝)

現時為香港最年輕的獅頭紮作師傅的許嘉雄,入行30多年,擁有今天的成就,他直言要成功必須勤力,不能輕易放棄並堅持到底。他自言現在的目標是把紮作技術,傳授給侄仔及一眾徒弟,希望這些年輕人可把紮作發揚光大,令這傳統藝術得以繼續流傳下去。

記者:招美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