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長專訪】11歲移居香港淪為留班生 創知中學校長發奮半工讀成教育博士

教育 18:49 2022/03/02

分享:

分享:

黃校長11歲由福建移居香港,從沒有學校願意收的學生,一步步憑個人毅力,完成中學、大學,甚至碩士、博士學位。

小時候遭遇生活上的遽變,有人或會自怨自艾,亦有人選擇奮力改變命運。創知中學的黃晶榕校長,便屬於後者。11歲時隨家人由福建來港,語言不通、家境改變,生活對他來說仿如連串的打擊。

他從沒有學校願意收的學生,一步步憑個人毅力,完成中學、大學,甚至碩士、博士學位。如此成就,大可自滿邀功,他卻始終將家人、老師的支持掛在嘴邊,令人佩服。

於中國福建出生長大的黃校長,回想小時候的生活指:「家裏3兄弟姊妹,我排中間,上有姊姊,下有弟弟。我們3人都和媽媽較親,一來爸爸較嚴肅,二來小時候他在福州工作,我們就和媽媽在泉州的農村生活,和父親相處機會不多,自然較陌生疏離。」

母親在黃校長眼中不只偉大,更是驕傲。「她不是一般的家庭主婦,那時她在醫療所工作,負責配藥,更負責婦女工作,即當時的計劃生育相關事務。」

黃校長直言母親當時其實亦忙於工作,並不能經常照顧他們,大姐姐就充當了照顧者的重要角色。「雖然她只是大我們3年,但我和弟弟的日常起居飲食,多數由姊姊負責。很記得小時候我們去找外婆,要坐很久的車才到,姊姊就帶著我和弟弟,3個小孩一起上路,但其實她那時也不過是個小孩,所以我們3姊弟關係很密切。」

最新影片:

黃姊姊的付出不只是童年時的照顧,甚至後來到香港生活,年僅14歲的她,更早早出社會工作分擔養家的責任。

當年大家生活都困難,童工的情況很普遍。我記得那時姊姊在觀塘那邊的毛衣廠工作。

談起初來港時那段日子,擠迫的生活環境是校長最深刻的回憶。「起初我們一家在跑馬地租住一房,後來搬到土瓜灣,繼續一家人租住分租房間的日子,我還記得那個包租公是個在街市賣菜的菜販。」

一家5口睡在一張碌架床外加一張尼龍床上,平日吃飯、做功課、溫習,統統在一張摺枱上進行。然而住了幾年便被人迫遷,一家人遂搬去觀塘。

黃校長與姊姊、弟弟感情深厚。圖為童年時3姊弟的合照。(被訪者提供)

那幾年的生活空間一直都很差。去到我讀中學,家人抽到居屋,才第一次能夠一家人住在擁有自己廚房、廁所的單位內。

校長笑言其實對於一家5口和3個同住親戚來說,空間依然不夠,但環境已大大改善。

三好學生淪為留級生

在內地時,因為父親在外工作,母親亦有收入,家裏生活尚算不錯。「那時住的房子大,來到香港後,變化太大,沒有朋友之餘,語言又不通,感覺很難捱。」

小時候在福建南安讀至小學五年級的黃校長,曾被選為「三好學生」:「『三好』即思想品質好、學習好、身體好。」本來是個成績優異、表現獲讚的優等生,來港後因為不諳廣東話、英語,一下子變為沒有學校願意收的學生,自然難以接受。

黃校長讀的屬於一所已關閉的私立中學小學部,主要接收新來港學生。「我印象中當時身邊七、八成的同學都是新來港,大家的問題相近,不懂英文,廣東話不太好。」

我讀的學校有開辦夜校,教成年人基礎英文,高小那3年,我白天在學校上課、晚上也到夜校上課,惡補英文。

    點擊圖片放大
    +4
    +3

曾被勸輟學幫補家計

本來學業成績就出色,亦堅持刻苦惡補不足,如此專注學業的孩子,放諸現在的家庭,應會深得父母愛錫和支持。但家家有本難唸的經,黃校長卻曾因為家中的經濟條件,差點沒機會繼續學業。

當時爸爸想我早點出來工作,但媽媽堅持供我讀書,後來我一邊工作一邊學習,生活雖苦,但苦盡甘來,終於能達到自己的目標。

那時的他當過補習導師,讀大學時亦持續擔任研究助理,就這樣在忙碌中結下了投身教育的機緣。

育有兩女的黃校長欣慰女兒們學有所成,希望她們日後能為社會貢獻所長。(被訪者提供)

女兒奴爸爸笑談送糖遭嫌棄

「我覺得自己和兩個女兒的關係都幾融洽,雖然一定及不上她們和媽媽!」校長說完即腼腆笑笑。女兒常常被稱為「爸爸的前世情人」,然而這前世情人慢慢長大,卻難逃「變心」的命運。

我很享受小時候拖着兩個女的溫馨日子,而且當她們還在讀幼稚園到初小時,我每天都會抽時間為她們講故事。家裏到處都有圖書,客廳會有、床頭又有,讓她們隨時隨地都可以看書,也養成愛看書的習慣。

女孩子一天一天長大,自然也有少女心事,和同為女性的母親也更親近,這時父親的角色就變得有距離。黃校長明白這種理所當然的改變,說起來卻仍然難掩為人父母的落寞。

「小時候你不拖她,她還會把手伸進你衫袋去拖你的手;後來大了不主動拖,甚至我去拖都會被她甩開,說一句『男女授受不親』。」

說起女兒們,黃校長滿臉慈愛,更分享說因為工作的中學距離孩子的學校不遠,間中亦會抽時間去看望,在小息時給她們送一點零食。「初時她們看見我都會興奮跑過來,然後開心地和同學一起分享糖果。後來漸漸就覺得爸爸來會不好意思,讓我別來。我當然就不敢再去了,免得被她們罵。」

記者:王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