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境自強】棄做護士轉型成朱古力品鑑師 自製禮盒套裝疫下闖出商機

休閒消費 18:16 2022/04/29

分享:

分享:

朱古力品鑑師陳詩婷(Christy)是香港唯一女性獲(International Institute of Chocolate and Cacao Tasting(IICCT)認證之最高級朱古力品鑑師。

聞說上帝關一道門,同時會打開一扇窗,卻從沒提及過外面的世界是怎樣,也無風雨還可喜。像天生愛外闖的陳詩婷(Christy),放棄護士工作考取精品咖啡師牌,卻發現咖啡店遍地林立,毅然打開朱古力大門,2018年成為香港唯一女性獲IICCT認證之最高級朱古力品鑑師。2020年遇上無情的新冠病毒,劫後餘生,又如何與餘悸不共存?

在被疫情掏空的2年後,今天的陳詩婷束起短髮,像個沒事人般不徐不疾地說起近況:

真的沒想到這大半年,一切真正停擺。這幾年朱古力的教班模式不斷轉變,由實體轉戰到網上,再由被動到主動出擊,統統都試過。然後發覺原來唯一不變的,是合作才可共贏!

只因第五波疫情,完全「沖擊」需要五感作指導和學習的朱古力品鑑課程。

陳詩婷(Christy)為不同機構/大型展覽開辦可可產業相關教育及培訓,同時於香港、澳門、內地、台灣、泰國、南韓、意大利等地作精品朱古力文化推廣及擔任國際精品朱古力大獎賽 (ICA) 評審。 (曾耀輝攝)

愛合作才會贏

五感分別是視覺、聽覺、味覺、嗅覺和觸覺,網上教學只能透過Zoom傳遞畫面和聲音,然而,品鑑這門學藝需要味蕾、鼻黏膜上皮細胞和皮膚感官細胞參與的學術性指導,有面對面的實戰才夠全面,缺乏課堂中的互動,事半很難功倍。

我以實體課程為主,尤其渉及朱古力品鑑和配對,如咖啡、茶、酒類等,都需要用上五感,坦白講第五波疫情真的很『兇』!所有實體教班都被逼暫停,疫情反覆2年多,手停口停,我根本無法再投放更多資源去宣傳。

獲香港電台普通話台邀請,在《普出校園精彩》中分享朱古力品鑑師的趣事。(受訪者提供)

韓國男團2PM的Nichkhun也曾是Christy主持的朱古力品鑑私人活動的座上客呢。(圖片:被訪者提供)

說到苦中一點甜,是去年復活節仁孚車行向她招手,合辦一個別開生面的朱古力活動,得到大公司認同。原訂今年情人節得到一家知名金融公司支持,把她跟本港國際金奬朱古力製作者合作推出一款朱古力全數購入,也因疫情再度爆發,禮盒計劃又再次暫停。

天無絕人之路,也得靠個人能否臨危不亂化危為機,於是靈機一觸,她在一個聊天群組作內部認購,豈料一呼百應,她也始料不及。

Christy自家研製「12戀味bonbon禮盒」,一盒12款口味,12款顏色,賣相精緻,今年情人節在群組限購即售罄。(曾耀輝攝)

其實給某個商會作內部限定認購,可能大家抗疫疲勞,沒太多心思花在挑選禮物給另一半,故反應出乎我意料,非常熱烈!不想令朋友失望最後要加班。他們的支持和對我的信任,令我於疫情低谷仍然對行業充滿信心。

朱古力和他們的產地

這次經驗讓她意識到孤掌難鳴,推誠相見的合作才是度過難關的重要契機。

或許我不是個成功的商家,但我肯定是個很好的team player,跟不同單位、品牌合作,合作模式不設限,關關難過,只要不斷作新嘗試,才可關關過。

她以貼地形式問店鋪員工,其參與製作的產品效果如何,她才可作出相應的調整和監察。(曾耀輝攝)

她笑說可可果肉(圖為可可豆)如山竹,一邊切開一邊嗅到鮮果和花香,往後發現原來品種和產地的不一樣,加上後製發酵過程和不同提煉方法,朱古力是一門非常艱深學問。 (曾耀輝攝)

大概,說中了疫情下靠自己扛的中小企的心坎裏,難怪因此得到另一家大連鎖咖啡店Cupping Room的邀請,以fine-dining中非常流行的wine pairing概念套用到精品咖啡和朱古力層面,她續說:

將會嘗試推出高品質朱古力和精品咖啡配對餐飲體驗,從中希望對飲食有要求和有了解的客人得到全新感覺。我將負責整個企劃概念、產品研發、品質監察及推廣,而朱古力的可可相關產品推廣及教育的責任,也是由我處理。始終朱古力對大部分香港人的來說,是熟悉但又陌生的好朋友,常見但又不太了解!不要只局限%越高越好、多吃會胖這些程度。

Christy說當上朱古力品鑑師,最高峰紀錄是一連4天品嚐了1,000多塊朱古力。(圖片:被訪者提供)

如何品評朱古力,Christy說如品酒一樣。朱古力除了加糖加奶,本身隨不同產地和品種,會帶點百香果酸度,又或菠蘿酸度,怎樣甜一點,幼滑一點,全是不同的後製方法。(曾耀輝攝)

如她所言,朱古力是華人飲食文化中缺少的一塊砌圖,在意的是數字而不是成份和產地,有些在地上可拾到的「秘密」。她報讀的International Institute of Chocolate and Cacao Tasting(IICCT),是一個關於朱古力與可可鑑賞國際機構舉辦的課程,內容離不開朱古力歷史背景、原產地資料、製作過程和啟發對朱古力的五感。

原來可可豆是可種在樹上,很多港人都不知吧。課程分3個級別,第1級是給所有初學者,而形式很特別,像世界巡迴演唱會。定期舉行但在不同地點舉辦,舉例我那屆原是印度站,卻移師到英國。剛巧當地有朋友,於是約他並順道上堂。

朱古力品鑑師課程為期1年多,第1級別較簡單,20人一班,看看真正適合才決定繼續下一階段與否。第2級別學費則要萬多元,是5天內完成的精讀班,當時同班有3個港人,其他來自不同國家。然後,發現朱古力是由馬雅已開始(公元前十世紀),源遠流長,原來有朱古力也有這樣的另一片天地。 

到澳洲working holiday時,啟發她做精品咖啡師的夢想。(圖片:被訪者提供)

她原打算在今年提早的暑假,推行全港獨有之DIY古法手工朱古力課程移施網上進行,由可可豆親手製作成較粗糙的朱古力,讓大人和小朋友共聚的親子時間,「希望能疫情中,給自己和大家一綫曙光和生機。」

場地提供:CR2 by Cupping Room

撰文 : 黃鑑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