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業追夢】單親社工媽媽忽罹淋巴腫瘤頓失生計 病榻上開展精油生意轉型香薰治療師

休閒消費 16:56 2022/04/26

分享:

分享:

Phoebe表示,患病期間無法工作的她,頓然失去收入,除了要養育女兒,還要負擔自己的治療費用,手停口停的壓力相當驚人。此時在精油方面建立的人脈,反成她的救命稻草。

風雨飄搖,世道艱難,現在能有份穩定工作和收入的香港人,已是一件要感恩的事情。然而,眼前的單親媽媽李凱琪(Phoebe),曾每天工作十多小時,就算錯過初生女兒的成長點滴,亦只能硬著頭皮堅持。然後,一場突如其來的大病,令她重新思考人生應有的更多可能性,卻因此開啟了一門精油事業。

大學時期,Phoebe修讀香港大學教育心理學碩士課程,畢業後進入政府機構,專與醫院和學校作緊密接觸的社工,她坦言工作佔了自己所有生活時間,她說:「我在家庭綜合服務中心工作,服務對象大多是獨居長者,或情緒有問題的人士,或有些特殊需要的家庭,牽涉的工作既繁瑣又廣泛,常常最早返到機構,到深夜仍然要工作。」這種「忙到爆」的工作模式,甚至到她成為媽媽後亦沒有改變。「囡囡早產,出世後在醫院住了70多天,到她可出院回家時,我又已經要回去上班!」

遺憾是缺席女兒生活

欠缺「四大長老」外公外婆和爺爺嫲嫲的支援,亦沒另一半幫忙,放工前只剩下工人姐姐替她照顧孩子。「基本上返到屋企,她已睡了。姐姐很好,經常為囡囡拍照再傳給我,老實說有時忙到沒時間看。平日我經常看各類型書籍,工作或生活中需要的資訊,我都很積極希望能學以致用,有關小孩子成長的過程、健康資訊,生理和心理上的變化等,我都一清二楚,偏偏就是沒法親身和她一起去經歷。女兒的第一次轉身、第一次說話的重要時刻,其實我都不在旁邊。」說時她臉上仍掛著笑容,語氣中的無奈,令在旁的筆者也感到惋惜不已。

前資深社工李凱琪轉換跑道成為「精油教主」,開辦學院讓更多人認識精油治療。(黃建輝攝)

身兼兩職的Phoebe完全體會作為單親媽媽的兩難,自責與懊悔總是纏繞她心頭。幸而,在過去工作中接觸到的精油行業,漸漸讓她看到事業上的曙光。

做社工時經常要到學校探訪有特殊需要的小朋友,其中有家長向我提起精油,說她們的孩子用了精油後,情緒和專注力都得到改善。

她笑言自己也是第一次聽到精油有療效,為了在工作上幫助更多人,便開始大量閱讀相關的書本和資料。「將自己吸收到的整理,並把資料放到自己的個人網頁上,沒想到不只身邊朋友,連不認識的人也開始關注,讓我有更大動力去繼續。」

疫情下難以進行實體活動,Phoebe便以拍片及網上直播形式,繼續分享精油及相關健康資訊。(受訪者提供)

正值考慮事業應否轉型之際,一場令她措手不及的惡疾向她來襲。「我的淋巴組織出現腫瘤,不單要進行治療,還要長時間在醫院療養。」無法工作的她頓然失去收入,除了要養育女兒,還要負擔自己的治療費用,手停口停的壓力相當驚人。此時在精油方面建立的人脈,反成她的救命稻草。「我很感恩有那份收入,讓我在生病的日子可以堅持下去。而且不單單是因為收入,那段時間雖然身在醫院,仍可固定拍片更新自己的網上專頁,也成了我精神上的重大支柱!不然的話,一直躺在病床上,插著喉管望着時間過去,實在很難熬。」

疫情下開辦精油學院

經過一年多的治療,Phoebe終戰勝病魔,也因此對健康知識增值不少。「我看了很多關於身體和細胞方面的書,因為想了解自己身體的問題,也讓我更清楚精油對身體的影響。」出院後的她繼續學習和鑽研不同的精油配方,漸漸對各種精油的成分和特性瞭如指掌,亦精通治療精油的功效及益處,更考獲精油及香薰治療師資格。在朋友和客戶眼中,她就像一本會行走的精油百科全書,短短幾年,她已成為外國著名生活健康品牌的香港區鑽石級營運商。

活得開心健康才重要

近兩年多的疫情,不少人被迫放緩腳步,Phoebe卻愈戰愈勇,選擇在此時進一步拓展自己的理念和事業,在去年底開辦學院。

讓更多人認識身心靈健康養生,是我很想做的事,尤其在這個疫情時期,看見很多在情緒、生活,以至健康方面都有不同程度困擾的朋友,很想讓大家認識精油的幫助。

    點擊圖片放大
    +4
    +3

學院的理念是培訓不同的專業香薰治療師,如打皂、磁叉和精油等,為大家身心靈做好管理之餘,亦鼓勵媽媽們可以將之視為職業。

Phoebe的人生上半場以社工身份為有需要的長者、小朋友和家庭提供輔導和支援,成為母親和患病的經歷,讓她有了一次轉換跑道並成功起飛的機會,是以這個關於精油的人生下半場,是如何芳香四溢,得看看她抱着甚麼心態去進行。「開學院不只為想辦興趣班,而是希望幫助別人深入認識精油,希望大家可以學到更多,為自己也好,為身邊朋友和家人都好,一起活得更健康、更開心!」

記者:王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