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醫生】基層出身迷醫療劇集燃起懸壺之火 練泰拳醫生:體能欠佳或影響手術表現

醫生診症室 15:43 2022/04/28

分享:

分享:

泌尿外科專科醫生鄭冠中,一直為自己的專業增值,到內地外國學習新手術外,公餘也不鬆懈,聽聽他怎樣從打泰拳和品酒,以助行醫。

醫療題材的劇集和電影,備受觀眾歡迎,而且意想不到是,往往在年青人心中埋下一顆小種子,向著行醫之路進發,泌尿外科專科醫生鄭冠中便是其一。

他一直為自己的專業增值,到內地外國學習新手術外,公餘也不鬆懈,聽聽他怎樣從打泰拳和品酒,以助行醫。

來自基層家庭,在屯門區讀屋邨學校的鄭冠中醫生,小時候不明白為何要讀書。「我常問媽媽這個問題,她回答我:你讀書叻,大個就可以坐有冷氣的寫字樓、拎個『大哥大』(舊式手提電話)。」小孩子似懂非懂聽媽媽之言努力讀書。

鄭冠中醫生指泌尿科每年都有新科技和發展,就算考了專業試都需要不斷update,特別是有新藥面世。(陳永康攝)

小學時成績優異,中學一直保持前列,鄭冠中沒甚麼嗜好,最愛看電視,迷上了《妙手仁心》、《ER》有關醫療題材的劇集,看到急症室救急扶危的場面感覺刺激,燃起了心裏那團火,高考成績優異,如願進入中大醫學院。

讀醫不容易,但沒他想像中困難,他和四、五個同學自發成立一讀書小組,互相問書研習。「如果被同學問到的題目不懂得,回家再複習會令記憶加深;反之獨個兒埋頭苦幹兩小時,未必有同樣成效。」

越南之行  立外科志向

大四的暑假,選修實習(Elective Attachment)他到了越南學習,選這裏是想到一些發展中地方,希望有落手操刀的機會。他被派到胡志明巿一間醫院,跟隨急症室及外科部醫生學習3個月。越南電單車遍布全國,因此車禍頻生,送入急症室的交通意外傷者,手腳都血流如注,當地醫生讓他嘗試為傷者縫針。「頗刺激啊!於不斷流血的傷口縫針,經驗難忘;也試過跟隨醫生做手術,雖然都是簡單的縫針,直接幫到病人,讓我感受到做外科醫生的成功感。」

2012年鄭醫生(前右三)在聯合醫院接受泌尿外科訓練。(相片由被訪者提供)

醫科畢業後他選擇了外科訓練,最終以泌尿科為目標,委派往九龍東醫院聯網泌尿科受訓,鄭冠中說:「這是一個頗特別的專科,內科用藥、外科做手術,而泌尿科兩方面皆有涉及,泌尿科藥物繁多,如前列腺肥大藥物、前列腺癌症藥、膀胱敏感藥,有內科特性。泌尿科手術也多不勝數,包括機械臂前列腺切除術、顯微鏡輸精索手術,內窺鏡前列腺手術更是基本常做手術,還有十幾厘米腎腫瘤切除手術等等。「各類手術都有,都幾精采。」

從「師傅」身上領悟手術技巧

他的泌尿科訓練在九龍東醫院聯網,即聯合醫院及將軍澳醫院,跟隨「師傅」蘇慶成醫生。「蘇醫生做手術一絲不苟和謹慎,很值得我去學習。一些做手術的醫生都很忟憎、急躁、易發脾氣,正所謂欲速則不達,愈急愈容易犯錯,有些人會追求好快做完一個手術,蘇醫生則把小心、不出錯放在大前提,經驗豐富,在我手術技巧成長上有深遠影響。」

泌尿外科技術日新月異,要精進需下苦功,鄭醫生為學好後腹腔鏡手術,特意到北京大學第一醫院學藝取經,因當地常用此法做腎臟手術,十分熟練。「這方法好處是手術時間較短,復元快,毋須進入腹腔及腸道,術後病人可快復元,飲食如常,早出院。傳統前腹腔手術當泵了氣入去後,腹蠕動會變得較差,不能太快吃東西。另一些腎腫瘤的切除手術,由前腹腔落刀是很難去到那位置,後腹腔進入較容易,不是完全取代傳統手術方法,但其好處確不少。」磨礪技術,也是一心為病人。

    點擊圖片放大
    +7
    +6

行醫13年,鄭冠中難忘個案多的是,其一是他當實習醫生時,正在瑪嘉烈醫院內科工作,深夜收了一個60多歲的女病人急症,無長期疾病,突然因神志迷糊進院,當年的他經驗尚淺,未能判斷病人發生何事,駐院醫生建議馬上進行電腦掃描,赫然發現病人有腦出血,血壓高達200 多度,估計是高血壓引致腦中風。情況急轉直下,陷入昏迷甚至要插喉助呼吸。鄭醫生向病人家屬解釋情況時,她十多歲的兒子沒大反應,女病人幾天後離世,兒子知悉噩耗後摟著父親痛哭,當刻也令他觸動,忍著淚水不讓它掉下來。「做醫生的責任都好大,處理病人外,也要兼顧安撫家屬的心情。」

千鈞一髮救活病人

其二是他2016年剛考畢專科資格,有天星期六正享受午餐,收到醫院外科同事來電,正處理一個開肚的緊急手術,年僅28歲的女病人突然人事不省,肚脹血壓低。剖開病人腹部後,發現後腹腔充斥巨大血塊,源於一個腎臟脂肪血管腫瘤流血所致。「外科醫生不太熟悉後腹腔結構,找我及當時的副顧問醫生鄒衍一起處理。腎臟滿布血管,根本一路做手術病人一直流血,因手術同時間為病人輸血,總計病人已流近10公升血液,人體約有5公斤血,病人幾乎換了一次全身血液。」

病人情況危急,手術要速戰速決,要先找出腎血管然後紮緊止血,愈急愈難找。千鈞一髮之際,鄭醫生找到那腎血管,紮緊止血,病人血壓隨即變回穩定,之後一、兩日再為病人切除腫瘤,留院一段時間後,病人康復出院。「這是當醫生最欣喜鼓舞的消息,手術室一個決定,可影響病人生死,責任重大。」

他打泰拳有助身體更強壯,應付長時間的手術。(相片由被訪者提供)

打泰拳品酒  有助行醫

鄭醫生公餘愛打泰拳及品酒,泰拳打了10年,純粹為日常做手術強身健體及增強耐力。「好處是鍛練身體柔軟度,有利核心肌肉。練後我平衡力好了,進行一些需長時間站立的手術也能支持到,無其他同事咁易累。外科醫生是一份好Demanding的工作,見病人『流大血』,自己都會緊張,手術技術精巧細膩,做大手術要站好久,要高度精神和體力要求。」

醫術以外,他說醫生有責任鍛練自己的體能,體能欠佳,有可能影響做手術表現。如膀胱切除的大型手術,動輒是朝九晚五,中間時間只能喝啖水、吃塊餅及上洗手間,體力不足根本難以應付。

至於品酒,他鑽研紅酒、白酒、砵酒及汽酒知識,並考獲WSET英國葡萄酒及烈酒課程Level 3 資格。與行醫的共通點,他如此形容:「品酒時認識一枝酒的特性,大多不是飲而是靠聞出來,品酒多了,聞出來的味道是多過飲,從嗅覺會知道那枝酒有否放過入木桶、提子屬甚麼氣候、有否陳年過等等,其實也像看病人,病人行入診症室,細心觀察從他的行路姿勢、面色,大約都估到有何病。」像碎步、木無表情的病人,本身來看前列腺排尿問題,但會懷疑是否同患柏金遜症,鄭醫生就曾遇過幾個這樣的個案。

記者:周美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