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長專訪】憶初為人師只識靠惡管教 黃冠華校長用遊戲治療終教好學生

教育 15:16 2022/05/06

分享:

分享:

黃冠華校長由社工出身。

疫情對於教育界的衝擊不亞於餐飲及娛樂行業,兩年多來,全港小學彷彿時光倒流,從全日制變回半日制。童年時讀半日制小學的聖公會基榮小學黃冠華校長,回想自己的成長歲月,不禁感歎當時的充實。

我讀下午校,同樣教小學下午校的爸爸每天早上都帶我去做運動,乒乓球、羽毛球、網球、壁球或游泳、踩單車等,全都玩過!

父親的堅持源於對兒子的健康關注:「因為小時候身體不是太好,所以他在這方面特別用心。當然爸爸本身也喜歡運動,各種都懂,才能教我、陪我。」校長笑言,這些年來學界強調的「一生一體藝」,自己小時候不知不覺中已實踐了。「爸爸陪做運動,媽媽則負責帶我去學琴、監督我練習。」

聖公會基榮小學黃冠華校長以遊戲治療作為教育理念,主張與學生建立信任關係。(曾耀輝攝)

【校長專訪】升名牌英中難適應流連機舖變壞 梅志業校長:過來人打機友導我回正軌

小學生時期的黃校長,每天的既定行程從早上做運動開始,上學前會溫習一下,放學後便練琴、做家課。

當時的時間真的很見使!每天都非常充實,但又不會特別覺得累。只是每天練琴對於當時的我來說,變相少了看卡通片時間,有時也會覺得很大犧牲!

然而不經一番寒徹骨,怎得梅花撲鼻香,從小累積的鋼琴鍛練,讓黃校長享受到音樂帶來的純粹樂趣。「從小二開始學,中四考8級,中六再考第一張演奏文憑。真的到了8級過後,自己的技巧到了一定程度,或許也因為浸淫了多年,便很真切的感受到當中的樂趣和美妙。從因為責任而練琴,變成享受練琴。」

社工出身轉投教職

聽黃校長講述求學時期的日子,似乎只有排得滿檔的課外活動,卻不見他說課業上的事。原來他當年讀的是一條龍學校,升學壓力較輕,也因為他本身成績就相當不俗。「我一直維持在全班前5名左右的名次,加上可以直升,所以父母沒有特別催谷我,反更在意我有沒有好好堅持做運動和練琴。」

    點擊圖片放大
    +3
    +2

說到自己最喜愛的學科,理科出身的黃校長即道:「生物!所以當年考完A-Level後,本來報了物理治療,但後來HKU收了我讀Social Work,便順勢入讀。」

黃校長予人一種可靠穩重的信賴感,的確相當適合當一名助人的社工。大學3年,他本來已打算畢業後投身社工行列,卻遇上其他機會。「讀Social Work讓我更了解人,也更了解自己。過去我從未考慮過要做甚麼工作,雖然很喜歡運動和音樂,但只是當作個人興趣。而Social Work的學習、訓練讓我覺得接觸人、幫助人是比較適合自己的工作。」

但當時我的師兄、師姐都難以找到工作,我在大學最後一年時,5月已考完試,社工工作又未有定局。做老師的爸爸見我空閒,便告訴我:「有學校有個5星期的代課老師空缺,反正你沒事,不如去試試。」

那5個星期,黃校長教英文和音樂,至代課日子來到尾聲,當時坐在他旁邊的老師前輩主動問他喜歡教書與否。「我說很有趣,但因為沒讀過education,也不知道自己教得好不好、對不對。他聽到我這樣說,就介紹我與他認識的另一間學校的校長見面,對方當時正在請老師。聊過後,那位校長就馬上請我了。」

教書之路對於黃校長來說,相當水到渠成,從代課老師至正職老師,機會不斷出現。因當時正值金融風暴後一兩年,經濟低迷,找到一份穩定的老師工作,相當不容易。

最新影片:

嚴厲手法處理曳學生

初生之犢面對一群小學生,未掌握太多教育方法,便只管以嚴制壓。「雖然我讀Soical Work,但那些理論根本套用不到小學生身上,他們完全不受控、不聽你說話,我便改用惡、嚴厲的手法處理。而當校長發現你處理到比較頑皮的學生,便不斷分派最難教的學生給你。」

一傳十、十傳百,學生之間認定你是惡的老師,在你面前便會變得安份守紀。但我心裏很清楚,學生只是在你面前短暫地乖,並不是真的口服心服。

「後來我轉到另一間學校,也剛好自己在港大讀Master of Social Science時接觸到Play Therapy(遊戲治療),覺得是非常好的教育方法,便立即應用在新的學生身上。」這一次,黃校長就像當年享受彈琴帶來的滿足感般,也在教育學生上獲得滿足。

「原來不用鬧、不必惡,學生都可以教好。因為當老師和學生之間建立了一個信任、好的關係,學生不會與你對抗,你說一次,他們就會聽。而且當彼此的關係愈好,老師愈了解學生,他們所展現出來的潛能、才華也會愈益明顯和強烈。」

黃校長坦言,遊戲治療成為他後來教學的最重要信念。「從那時起至今,已經十多年,我不斷積極推廣,希望這種對學生有明顯助益的教學方法,可以應用到更多學生身上。」

育有兩個女兒的黃校長從小也以遊戲治療教養孩子,感恩子女的高EQ。(受訪者提供)

教家長別說倒米說話

於不同學校任職的期間,黃校長均積極推廣遊戲治療,不只在校內向老師分享,亦會開辦家長講座,從各個層面幫助有需要的學生。他舉例指:「最基本像我們會教家長不要對孩子說『倒米』的話,如當孩子放學回家,告訴家長『今天老師很惡!』家長不宜說:『一定是你不乖\不對,老師才會對你惡!』或小朋友默書成績不好,家長不應只說:『一早叫你好好溫習!現在這麼低分!』」

校長強調:「當小朋友表達一些不開心、負面的感覺時,大人應先同理他們,然後才作出引導。如上面的例子,可以說:『老師很惡,你是不是很驚?不開心?你覺得為甚麼他會惡?』以及『低分是不是因為很難?抑或溫習時間不夠?』這樣的說法既不傷害孩子,又對事情有幫助。」

黃校長笑言過去是「惡老師」時,不時和其他老師同工討論,大家也明白「惡」不是面對學生的好方法。

當你不想這樣對自己仔女的話,就代表這不是你認同的方法。我有兩個囡囡,從小就以遊戲治療去教她們,很欣慰是她們從不發脾氣,兩姊妹極少爭執、衝突,自我控制的能力非常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