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ubberBand演唱會】繆浩昌+呂甜夫妻檔合唱甜度爆燈 6號感謝太太:她真的不簡單

娛樂 12:29 2022/05/10

分享:

分享:

本地樂隊RubberBand一連三晚舉行《Live by the Harbour》戶外音樂會。

由主音繆浩昌(6號)、結他手馮庭正(阿正)、低音結他手李兆偉(阿偉)及鼓手黎萬宏(泥鯭)組成的本地樂隊RubberBand,聯同與香港節慶管弦樂團一連3晚在西九文化區「Wonderland竹翠公園」舉行的戶外音樂會《Live by the Harbour》,在昨晚(5月9日)完成演出。

昨晚的演唱會未受天雨影響,觀眾興奮高漲。RubberBand 4子在完騷後接受TOPick訪問,分享感受。 

RubberBand聯同HKFO無懼風雨繼續開Show 6號獻唱《未來見》給亡母場面感人

最新影片推介: 葛綽瑤專訪

順利完成戶外騷

主音6號(繆浩昌)感恩第3場演出是天氣最好的一場:「出場前有與助手溝通、看過天文台網頁,看到雨量圖對我們非常有利,是未來整場騷的時間也沒下雨,很感恩。」

提到是次參於露天演唱會兼與管弦樂團合作,6號也坦言是實現了兩個願望:「以往參加過西九文化區的不少音樂節,但這次是RubberBand與香港節慶管弦樂團參與的大型音樂會,露天加音樂會這事很了不起。」

他也提到演唱會本來是今年1月舉辦,但管弦樂團中有一部份人未能參與,我們也擔心結他手Jason Kui不可參與,因為他當時也有一些事務需要處理。 

或許Rubberband會對戶外騷上癮?低音結他手阿偉稱一向也很喜歡使戶外騷,期待日後在不同大小的場地都能參與。 他感謝場地也會存在一段時間,從而有助舉辦更多戶外騷。

RubberBand戶外音樂會天雨下開鑼 6號:感謝大家在風雨中陪伴我們

    點擊圖片放大
    +14
    +13

6號以平常心面對變化

連續兩年也是疫症緩和後首個演唱會,6號說:「自己在兩次也是平常心,2021年時就學懂以平常心處理,因為真的不知道政策隨時變動,我們真的已有經驗。」

鼓手泥鯭補充:「同事們真的很慘,由1月開騷時可6人一起坐,到現時改成不可超過4人,他們在分發門票時也很痛苦。疫情、政策對搞騷很不方便,也看到同業一直在維持令到我們可作演出,是一件很感動的事。」

問到完騷後的感受,6號稱作爲主音的他不要低估每一個騷時所付出的體能:「我問過前輩,原來露天演出不是小兒科。我也不斷地與隊友說就是紅館騷的歌單中的曲目比這次還多,但是身體的復原能力也不如這次般慢。自己在未來也要留意,是非常寶貴的一課。」

    點擊圖片放大
    +13
    +12

感謝呂甜

6號和阿甜於台上夫妻檔合唱《Slow & Easy》,甜度甚高!

6號跟太太說:「真的很想代Rubberband和指揮多謝你!這個露天音樂會我們一直都想玩到《Slow & Easy》,大家知道這歌的原唱是Tim Lui嗎?(樂迷大叫:知!)因為很多時候她都是我們的及時雨,我們在2012年時,我找了當時的女朋友,年尾才結婚(甜:可以了,Too much。),她很好,三晚也稱自己是業餘,要頂住這個這麼大的場其實真的不簡單。」

他又分享:「我很想Personal分享的就是今天是2022年,我和阿甜第一次合唱已經是上個世紀,1999年在中文大學裏(甜:上個世紀?!),一路走來很感謝她,無論在台上或台下都很幫助我們,會否很尷(尬)?阿偉出來了。(偉:不尷不尷,我們也覺得很正!)(甜:我最尷。)」

(梁樂欣 攝)

至於阿偉謂:「阿甜指她是業餘,你(看着阿甜)過了今天之後你便可以出道了。」阿甜笑言:「其實我也很想參加《全民造丁》。」6號情深地看着太太說:「再次感謝你!」阿甜回應:「多謝RubberBand!多謝香港!那麼多位觀眾,3萬多位觀眾,很多謝你們!」6號有風度地表示:「我送她下台。」

騷後談到6號太太兼RubberBand御用填詞人Tim Lui(呂甜),阿偉感激呂甜:「很多年前,沒人為我們填詞的時候,是她捱義氣捱到今日,站上呢個台也是捱義氣。」他笑指6號不太多說,就在此感謝呂甜。

另外,6號坦言《Slow & Easy》是Rubberband的雞肋,歌曲是動聽、好玩。他說:「自己是有私心的,不想每一次都也找呂甜,其實她應該是私有了給我,如果每次演出也有她,就變得不珍貴。」他又指向來合唱的人選需經全體成員同意。 

(梁樂欣 攝)

6號服裝出現「意外」? 

6號在舞台上疑似未有拉褲鏈,同樣受到觀眾關注。 他就:「前日陳詠燊導演私訊我,提醒我要注意褲鏈,於是我就與服裝同事溝通,他們幫忙塗黑,演唱會導演以為那裡是陰影,其實一開始是錯配。」

結他手阿正也被嚇到:「我反而是最感到驚,我聽到有一句『未到站』,我也馬上看了一下。」

最後,阿偉說:「我們有首新歌,歌名為《好好地過》,希望大家無論遇到甚麼壞的情況,都能夠『好好地過』。」

記者:梁樂欣、陳淑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