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領養不棄養】失業女副機師與曾患焦慮症好友 成立領養平台SUPPAW義助流浪貓狗

休閒消費 12:19 2022/05/17

分享:

分享:

女副機師Amy與曾患焦慮症的好友思詩,成立領養平台義助流浪貓狗。

近年有不少毛孩主人會支持以領養代替購買寵物,讓一班流浪貓狗有機會重獲新的安樂窩。曾任副機師的Amy就因一次繁複的領養狗狗程序,與閨密思詩一拍即合,創辦了全港首個網上領養平台SUPPAW,以義務形式為不同領養慈善機構作橋樑,將最新的領養資訊集中一起,讓有愛心的準主人能更容易領養流浪或被棄養的動物,身體力行推動領養不棄養。

曾患焦慮症的思詩(左)及前副機師 Amy,於低潮時決定成立網上領養平台 SUPPAW,義務協助有心人領養。(被訪者提供)

領養,是一種源自愛心的行為,家中已養有一狗的Amy從沒想過原來是要過五關斬六將。

大約兩年前,我在網上搜尋有關領養狗狗的資料,有些要在Facebook專頁留言,有些就要參加領養日或要填寫冗長的申請表,手續繁複之餘,資訊亦很貧乏及不集中。在資訊科技如此發達的年代,沒理由領養寵物是這樣艱難,難怪會令不少人卻步。

Amy隨後跟好友思詩分享,想不到她亦曾有同樣經歷。思詩說︰

「當時我真心想領養狗狗,就在Facebook追蹤了多個收留流浪貓狗的專頁及群組,甚至親身到機構查詢,但因為資訊不透明、分散、未更新,許多時會錯過了領養日。期間更遇過不少掛羊頭賣狗肉的『黑店』,原來是賣而非領養。」

領養申請需時繁複

以一般領養貓狗程序來說,領養人可透過領養中心或機構官網、社交平台專頁或舉辦的領養日中,尋找心儀的寵物。一旦有心水後,就可填表或在領養日中即場提出申請,但絕非先到先得。

領養人需符合相關家庭條件或居住環境要求,例如要年滿某歲數、非住公屋或劏房、貓BB需一對領養等,當義工收到有關申請後,就會安排見面及家訪,以確保找到最合適動物的居所。

    點擊圖片放大
    +3
    +2

不過思詩說,由於前綫流浪動物義工忙碌,工作負擔大,有時未必能處理大量領養人申請,她現時養的唐狗Nay Nay就是透過動物保護組織毛守救援領養回來,當時她非常積極用盡不同方法聯絡有關義工,歷時都要半年。

我亦聽過有很多有心領養人提交申請表後,不知道何時會得到回覆。不獲批的,亦難以聯絡有關義工查詢未合乎領養的原因,究竟是因為該流浪動物已被其他人領養,還是其背景、條件未被考慮,這些疑問或會令不少有心人失望、對領養產生負面觀感,令人寧願選擇購買動物而放棄領養。

疫情失業遇低潮

而令Amy及思詩萌起創立網上領養平台SUPPAW的另一大原因,就是這場世紀疫症。Amy前職是港龍副機師,但公司就成為了疫情下的犧牲品。

「做機師是我的夢想,夢想失落了,確實會有點迷失,因我沒機會再找同一行的工作。我自細就非常喜歡動物,後來想諗通了,完成了第一個夢想,不如就去開始第二個夢想,幫助領養流浪貓狗吧,都是很有意義,這件事幫我更快過度難過的心情。」Amy說。

至於她由小識到大的閨密思詩,就因疫情導致情緒低落。

「我曾在投資銀行任職,亦開過酒吧餐廳、獵頭公司,生意更不錯,打工十多年,身邊朋友都覺得我很有成就,偏偏我就覺得自己一事無成。疫情期間更患有輕微焦慮症,在治療中就開始反思人生的使命和意義,當時養了Nay Nay約半年,我覺得自己養了牠就是人生最大的成就。」

平台最近增設了商城部分,會將利潤 10% 幫助流浪動物領養。(被訪者提供)

義助宣揚領養不棄養

同是天涯淪落人,她們一拍即合,希望能為動物出一分力,成立了全港首個網上領養平台SUPPAW,集合全港領養日流動資訊,以及整合最新的領養流浪動物信息,嘗試以科技解決領養程序繁複的問題。

有心的領養人只需填寫一份網上表格,她們就會跟進個案,以簡化領養程序,加快為流浪貓狗覓得新主人。而且最重要是,她們是以慈善性質去幫助這些領養機構及團體,不會額外收取費用。

    點擊圖片放大
    +2

鑑於疫情下難以舉辦實體活動,3月時她們就搞搞新意思,與毛守救援舉辦了全個首個網上動物領養日,並帶起網上領養的熱潮。最近平台亦增設了商城部分,供與寵物有關的店舖多個平台作推銷產品,(售賣寵物的繁殖場及商店除外),有交易才會酌量抽佣,再將所得用作領養平台的運作。Amy說:

由去年6月成立至今,我們由兩個人發展至現時7、8個同事,其實仍是在摸索的階段。以門外漢身份踏入寵物行業,到現時仍一直投資達7位數去應付營運開支,是有點吃力,但我們成立SUPPAW的初衷就是幫助流浪動物,沒想過是賺錢。至今成功為多達40隻流浪動物找到合適的新領養家庭,並能推廣及教育大家領養不棄養,已是最開心的事。

記者:黃依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