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港爭光】600萬開滾軸溜冰學校培育新血助基層 港隊教練蔡家齊︰踩Roller是最廉價的自由

尖子教室 12:58 2022/05/17

分享:

分享:

港隊教練蔡家齊開Roller學校培育新血助基層,提供最廉價的自由。

那些年流行的踩Roller文化,近年再度興起,坊間更有不少滾軸溜冰新場彈起。想專業點的話,亦有全東南亞最大的專業室內「香港滾軸溜冰學校」登場,由港隊教練蔡家齊創辦。蔡Sir 19歲時誤打誤撞學踩Roller,豈料一試便愛上,更希望能藉着學校將這「最廉價的自由」推廣至不同階層,提升滾軸溜冰在香港的社會地位。

蔡家齊19歲開始接觸滾軸溜冰,在這圈子足足廿多年,更因為Roller認識了在滾軸總會任文職的太太。(黃建輝攝)

來到由香港隊教練蔡家齊創辦的滾軸溜冰學校,牆上一句句「唔滾唔知身體好」、「可以唔攞獎,唔可以唔影相」、「滾軸溜冰係無冰㗎」等搞鬼又抵死的標語,就知道蔡Sir骨子裏其實有幾潮。

想當年我染金毛又留長髮,19歲讀設計畢業後找不到工,恰巧家人在街市賣凍肉,就日日踎在舖頭幫手。後來阿媽睇過唔眼,睇報紙見度假營請活動導師,就迫我去見工。

想不到對運動零認知的他,竟僥倖獲聘,但其中一個職責就是要帶營友體驗各項活動,他惟有由零開始學習射箭、攀石、游水及滾軸溜冰等技術。

身為導師,如你不放出弓箭、不跳落水或是只站在攀石牆下,學生是不會知道你對這運動是一竅不通。但滾軸溜冰就出事,是不能以演技搭救,穿上Roller鞋後不會踩,會變得很突兀,於是集中火力去練習,怎料愈玩愈好玩,直頭愛上了,一有時間就會踩。

瘋狂愛上踩Roller

雖然度假營工作不算輕鬆,工時長,又要在營裏留宿,但勝在假期夠多。「放假時朋友返內地按摩,我就返去踩Roller,放工拎對Roller鞋就去羅湖過關上深圳,踩通頂後就租間便宜的賓館瞓一晚,第二朝吃早餐後再踩,下晝才回港。」

    點擊圖片放大
    +2

蔡Sir笑言,當時香港街場踩Roller不算太普及,反而內地很流行。他愛Roller的瘋狂程度,試過由深圳踩去廣州,全程約150公里,兩日一夜便完成,更是每年必做,踩足10年。

在度假營工作期間,他更考取了滾軸溜冰教練牌,3年後與朋友開始在街場教人踩Roller,兼且開舖賣Roller鞋。他這一條龍服務在當時可謂是獨市,期間更教出不少優秀學生,如港隊運動員陳文豐,蔡Sir亦順理成章獲邀做香港自由式輪滑集訓隊總教練。

當時我還未夠30歲,以為自己好巴閉,天下無敵。不單是價錢夠寸,態度都寸到無朋友,現回想起都覺得自己很賤格,哈哈。後來當發現參與玩滾軸溜冰的人數開始停滯不前,未見成績之餘,更有種『滑晒牙』的感覺。長此下去,這運動一定會死,但我是真心喜歡Roller,希望有更多人認識,所以必先做好教學,否則它在香港的社會地位是不會提升。

開學校培育運動員

於是,他就一改囂張的性格,更膽粗粗草擬了份「200萬開學校計劃書」,四出找朋友集資。「幸好我份人沒甚麼嗜好,不炒股票不炒樓,人生除了踩Roller外就是儲錢,又試過住劏房,一蚊一蚊揼石仔式慳回來。」

課程分為體驗或恒常班,大人細路都玩得,試過有50歲學生參加。

結果有6位朋友有興趣投資,2018年時開設了全港首間香港滾軸溜冰學校,但開業3年期間就遇上社會事件及疫情,慶幸總算捱得過。

「其實開了荔枝角店大半年後,生意慢慢向上,我已下定決心完了3年約後要搬去更大的地方。加上港隊於2018年全國賽上首次奪冠,令我覺得開學校是正確,可以令訓練變得恒常、全天候,又能為社會帶來正面價值。」

如是者,他再定下一份「600萬搬舖大計」,再獲朋友支持投資,位於MegaBox的25,000呎新學校正式於今年1月1日開幕。

全場佔地25,000呎,是無柱室內空間,直綫長度就是牆上的53.17米,對於訓練滾軸溜冰加速非常重要。(黃建輝攝)

除培育新一代滾軸溜冰運動員外,蔡Sir亦希望學校能提供工作機會予愛踩Roller的年輕人。

4個全職同事都非我的學生,全部是在「飛仔場」執他們回來後再大改造。我希望幫助有一技之長的後生仔女成為教練,縱然未必能成為一代宗師,但絕對可以影響無數小朋友,讓他們覺得這份工作是有意義。

當然,藉着學校去提升滾軸溜冰的社會地位,絕對是他的首要目標。

「我以前很傻,以為要推廣這運動,只要做一件事,就是贏,但其實不是。我們必須生產一些對香港有正面價值的事,才會成功。我選址有真雪溜冰場的商場,就是想讓人覺得Roller也能上大台。更最重要是,這運動必須要普及至基層,至少有機會去接觸Roller,或許他們有潛質做世界冠軍呢。」

所以蔡Sir與不少NGO合作,舉辦一些較相宜的課程予基層兒童或自閉症小朋友等,讓玩Roller更普及。

    點擊圖片放大
    +5
    +4

未能圓比賽心願

然而,這20多年來的教學生涯中,蔡Sir就有一個遺憾。

我經常跟運動員說,我出身後已是教練,沒參加過任何比賽,我永遠沒辦法擁有這光環。你們真的很幸福,將來可以跟人說自己是前港隊運動員,但我永遠沒機會,是很大的遺憾,永遠都追不回來。

不過「愛」勝於一切,就算有遺憾,滾軸溜冰對蔡Sir來說也是人生中一大寶物。

「它改變了我一生,如果沒Roller,我只是個普通打工仔。我慶幸這運動給了我很多很多,在網上搜尋蔡家齊會找到滾軸溜冰,相反亦然,這絕對是我一個榮耀。而且我喜歡Roller帶給我的激情、快感及速度感,在香港狹小壓迫的生活空間下,我敢說Roller是最廉價的自由,天大地大有哪裏去不到?」

記者:黃依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