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好中文】補習老師研發圖像化字形學中文 融入多感官元素開啟學習樂趣

教育 15:35 2022/05/26

分享:

分享:

Thomas認為中文字學習可從多感官學習方式着手,如透過講、聽、看、寫,甚至動作等方式。(黃建輝攝)

有說中文是世界上最難學懂的文字之一,懂得發音之餘,也要記得字形結構,對於有特殊學習需要的學生,或是非華語人士來說,讀寫均艱難得令人想逃避。兩位補習老師Ada Lee和Thomas Tsang,便為此研發出中文字學習策略STRAW(說文識字),以圖像化的字形,以及簡單易記的提示句來演繹文字,重新找回學習中文字的樂趣。

Ada和Thomas在補習班上不時遇上有特殊學習需要的SEN學生,如讀寫障礙、專注力不足、發展遲緩等,他們在學習中文字方面深感困難,傳統抄寫背誦方式的效用近乎零,這成了啟發他們打造中文字學習策略STRAW(說文識字)之契機。

由資料搜集、學術文章研究,到設計、畫圖等,歷經了數年時間,STRAW終於在去年書展正式登場,現時有約50間學校和機構添置了這套教學工具,甚至有特殊學校用作教導常規中文課程之用,從中也引起不少老師反思傳統的中文教學方式。

熟習單字後,可嘗試將不同字組合出另一個字,以「人」和「木」便成了「休」。(黃建輝攝)

傳統學習方式失效

補習老師一向專治疑難雜症,Ada笑說家長在試過無數辦法也失敗後,才將教導中文的重任寄望在補習老師身上。「中文作為香港人的第一學習語言,坊間普遍存有很多假設,如認為多寫多抄就能掌握,或是老師有耐性多教幾次就可以。事實上是這種學習方法沒效果,試多少次也無用。」她亦見即使學校加設輔導班,老師多是將講課速度再放慢,就算將課文的每一句都講解,對學習亦沒甚助益。Ada曾遇到一位非華語的小三學生,他的中文閱讀能力極弱,只有幼稚園程度,很明顯對傳統的中文學習方式適應不良。

STRAW正是Speak To Read and Write的縮寫。既然抄寫方式失效,倒不如另闢途徑從多感官學習方式着手。STRAW是一套卡片,每張卡均寫有中文單字,配以相關圖畫和簡單提示句子。當中融入了聽覺和動作元素,以多個記憶點來加強對中文字的印象。如「田」字便以「四塊田地」來表達,令人一講便能記起字體的結構,而提示句子亦有英文繙譯,方便非華語人士學習。

    點擊圖片放大
    +4
    +3

融入多感官元素

Ada說:「即使能操多國語言的人,他們可能聽講中文好流利,但極少數會懂得寫中文字。就如phonics的出現是為了非英語人士而設,母語為英文的人根本毋須要學。」STRAW完全有別於透過視覺辨認,再抄寫的傳統方式。以「自」字為例,提示句為「用左手給自己一個大拇指」,令人一看到左手或這個手勢動作,便會聯想起「自」字,毋須再依賴死記硬背。

至於較複雜的字便用砌積木的形式來表達,按字形、字義分別化身為最基本、最簡易的元素,透過提示句在腦中構成圖像,建立字形的概念,再閱讀圖像化文字來理解字義,加深對字的認識及印象。

Thomas指,詞形、詞義是中文字獨有特色,他們在設計字體相關圖畫時,必定以簡單易明易記為準則,箇中可謂費煞心思。如「日」字在古文中有太陽的意思,某次學生卻反問為何字中間有一條綫,他們便靈機一動,以「日出地平綫」為提示句,簡潔易記。

    點擊圖片放大
    +4
    +3

創意添學習樂趣

活潑的學習方式很多時更有效果,Thomas直指學習不一定要坐定定看書寫字才算,當家長掌握了STRAW的學習特色,可將中文字跟日常生活結合,如有機會帶小朋友看日出,看着太陽自地平綫上升起,正好跟「日」字的圖畫聯想接軌,小朋友自然對「日」字印象深刻。

除此之外,此學習方式還可啟發創意,以「生」為例,則用了「牛一歲生日」為提示句,後來有老師提出「三層生日蛋糕」的另一種演繹方式。Thomas說:「創作過程讓學習者認真思考每個文字的種種元素,更能體驗到中文字的美。」

中文學習是需要循序漸進,由單字學起,進而將單字組成詞語,利用不同字卡組成不同的字或詞,如「日」和「月」便成了「明」,可以聯想出太陽月亮很光亮的意思。「即使是無厘頭的字詞,只要講得通,能夠建立聯想,學懂就可以,潮語都是這樣來的。就如我自創的組合詞『明田』,便解作發光的田。」

Thomas記得某次在教「品」字時,以「用口去品嘗」來介紹,學生很快便記得此字,接下來再講相關詞語「品牌」,有學生即時想到他最喜歡的薯條漢堡包,以M字加兩隻眼睛作為「品牌」的聯想,令學習添上趣味。

記者:劉妙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