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理健康】調查指4成中學生遭網絡性虐待 專家:羞恥自責下恐變隱青

健康 16:32 2022/05/27

分享:

分享:

當兒童及青少年不知如何解決網絡性虐待和欺凌的困境,他們有可能患上焦慮和抑鬱,甚至自殺。(iStock圖片)

網絡使用安全再次響起警號,根據早前發表的「香港兒童在線」研究報告顯示,有4成中學生在過去一年至少一次遭受網絡性虐待,另外亦有兩成青少年曾受網絡欺凌。香港大學社會科學院副教授及臨床心理學家黃蔚澄博士表示,這對兒童和青少年的身心發展均帶來深遠的影響,有機會患上焦慮和抑鬱,甚至自殺,情況令人擔憂。

隨着網絡世界在日常生活中愈見普及,無形中增加了遭受網絡性虐待及欺凌的風險,特別是心智尚未成熟的兒童和青少年。早前由香港救助兒童會和香港大學社會工作及社會行政學系研究團隊合作進行的研究報告,便以8至17歲為調查對象,了解他們在互聯網上面臨的風險。

有外國研究報告指出,網絡欺凌引致萌生自殺念頭上升15%,引致自殺行為上升8.7%。(iStock圖片)

非接觸性虐待

兒童性虐待是一個廣泛的類別,指兒童在遭強迫或脅迫進行性活動而受到的傷害,不管他們當時是否意識到正在發生的事。

雖然主要的性虐待都是接觸性虐待,但亦能在沒有身體接觸的情況下發生,遭受網絡性騷擾便是其一。當兒童未達到給予性同意年齡時,僅發生性活動的事實就足以構成虐待。

黃博士指,現實世界的性虐跟網上的性虐是不同,後者遇到的頻率較高,網上性虐包括非情願地收到網上性裸露內容、性誘惑或性體驗,如被要求談論性行為、在網上展示個人私處的照片及影片等。又有可能在瀏覽網頁時收到性信息、色情廣告、色情相片等。

研究報告顯示在過去一年內,每10名中學生便有4名遭受至少1次網絡性虐待,相當於超過13萬名香港中學生受害。當中有5%學生曾在他人施壓下,非自願地在網上作出性舉動,可見網上兒童性虐待比現實生活的性虐待更常見,影響的青少年更多也更年輕。

報告更揭示曾在現實生活中被性虐待或漠視對待的青少年,在網上遇到不良性體驗的機率是朋輩的4倍。

在網絡上取笑、責罵、誣衊別人的行為,均屬於網絡欺凌的一種。(iStock圖片)

取笑誣衊視為欺凌

另外,報告亦指出去年每5名香港兒童中就有一名遭受網絡欺凌。黃博士指在香港發生疫情之前,現實欺凌行為比網絡欺凌行為更多,但隨着網課的推行,兒童及青少年接觸網絡的時間及機會更多,無形中也增添遭受網絡欺凌的風險。

一般而言,網絡欺凌指在互聯網或手機和平板電腦等數碼設備上發生的欺凌行為。它可以在社交媒體、即時通訊或網上遊戲的平台上發生,通常涉及發送具有恐嚇或威脅性質的信息。而網上挑釁行為也算是欺凌的形式之一,包括網上取笑、責罵、誣衊別人。

最新影片:

報告顯示大部分被害者與加害者都認識;彼此毫無關係的陌生人則佔少數。當中有少於25%受害者會報警,少於10%受害者會告訴家長。

黃博士指出,網上性騷擾和欺凌均會對兒童和青少年的情緒、行為、生理健康、社交發展等方面造成深遠的影響,他們會感到被威嚇、被責備、羞恥和內疚。

他說︰「受害者會憎恨施害者,也會憎恨自己。他們會覺得羞愧,質疑是否自己的錯?自己的行為是否有問題?他們為了避免再次受傷害,在行為和感情方面會刻意孤立自己,避免跟別人接觸。」有機會令受害者漸變得孤僻不合群,遇事亦不會求助。

家長要多關心子女的網上生活,以避免他們成為網絡欺凌或性虐的加害者或受害者。(iStock圖片)

萌生自殺念頭

受害者亦有可能因此患上焦慮和抑鬱,甚至自殺。黃博士說︰「網上欺凌甚至跟自殺有關,外國有研究報告顯示,網上欺凌引致萌生自殺念頭上升15%,引致自殺行為上升8.7%。」至於不斷遭受網上性騷擾的受害者,他們因不能刪除性相關信息,又或是即使能夠刪除頁面,但在瀏覽器開新的一頁,色情廣告及信息也會彈出,令他們產生深深的無力感。

最令人擔憂是,當兒童及青少年不知如何解決困境,他們有可能會以藥物麻醉自己。黃博士說︰「有些被欺凌者,有機會不願去上學,甚至停學的情況,漸漸變成隱蔽青年。」同時亦有可能引發生理影響,帶來失眠、飲食失調等,甚至變得不願走動,導致身體狀況轉差。

黃蔚澄博士表示,這一代年輕人幾乎一出生就開始接觸互聯網,大為提升遭受網絡性虐待和欺凌的風險。(受訪者提供圖片)

有家長會以禁網方式來解決問題源頭,但網絡應用跟日常生活密不可分,此方法並不實際。黃博士認為應從教育方面着手,「要教育及灌輸青少年,如於網上欺凌或性虐別人會有何嚴重後果,同時亦讓他們認清上網的風險所在。」

至於家長的角色一樣重要,要多關心子女的網上生活,例如避免子女長時間打機,多花時間在其他運動及活動上。當遇上子女受網絡欺凌或性虐,要照顧他們的感受,以及疏導他們的情緒,有需要時可向學校求助。

記者︰劉妙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