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之卷】崔氏兄弟+Tommy為AK度身訂造新歌MV 本地動畫師:最重要大家喜歡本土創作

娛樂 14:24 2022/06/05

分享:

分享:

《信之卷》動畫導演崔氏兄弟和Tommy Ng大談跟AK合作。

人氣男團MIRROR成員江𤒹生(Anson Kong,AK)最新推出新歌《信之卷》,AK今次特意邀請本地動漫師崔氏兄弟及Tommy Ng兩個單位攜手炮製《信之卷》的MV,助他自肥成為動漫男主角。

5分鐘的《信之卷》MV經過多位動畫師一起創作而成,每一格都花盡心思構思和設計,熱血故事加上多個精彩細節,為大家送上不少彩蛋驚喜,除獲得生粉(AK粉絲)大讚外,亦獲得網民給予高度評價。

【MIRROR演唱會】宣布加開兩場MIRO特別場 12場公開發售門票推行實名制

拆解《信之卷》構思

《信之卷》的MV由崔氏兄弟及Tommy Ng一同擔任動畫導演,並跟TOPick分享今次製作的感受。

該MV自今年3月開始籌備、4月進入製作期,經過約兩個半月時間的努力後,MV終於在5月13日正式推出。

崔氏兄弟說:「跟AK傾談後,一致認為《數碼暴龍》是個很大的元素,以他從小看到大、喜歡的卡通片作主題,成長後再看回小時候看動畫這事。這套動畫除是AK自肥外,其實我們也有自肥的成份。」

Tommy指:「MV的元素都是一些我們很喜愛的動漫,如《數碼暴龍》、《小魔女DoReMi》、《勇者王》等,一些很有共鳴的影片。」

最新影片推介:COLLAR專訪

不忘初衷

崔氏兄弟透露:「MV故事最大的Concept是講述小朋友AK看動畫大,變成大人AK,這是個關於成長的故事。成長後,可能進入低氣壓的世界,成長期間可能遇到很多挫折抵抗風風雨雨,社會氣氛未必是很開心,這會令他回想起小時候的一個信念,就是《信之卷》的信念。」

他們續指:「小朋友的信念原來長大後依然在心內,貫徹着這個小朋友的初衷,將這信念帶給身邊其他人,Cheer Up他們,之後就是尋找同伴並Cheer Up他的同伴,聚集夠大的力量令他進化。進化是個Key Word,Oscar填詞時寫下『究極』就是《數碼暴龍》進化成究極體。」

Tommy也表示:「我們想講述很熱血的故事,所以希望用動畫的角色,那種熱血、憧憬的情緒放在片內,勾起觀眾的記憶和信念。」

崔氏兄弟則藉着MV想給予觀眾一個訊息:「就是正面一點,給予一個希望香港人。」

【信之卷】江𤒹生向《龍珠》+《數碼暴龍》致敬 AK讚本地動漫師:非常專業

崔氏兄弟。(受訪者提供)

好評如潮

《信之卷》MV至今累積超過2百萬點擊率且大獲好評,崔氏兄弟直言感意外:「我們沒做過一份作品有現在的2百萬Views,這一定是開心的,因為香港動畫可讓這麼多人去認識,是我們努力多年以來的一個成就。」

他們續指:「先撤除鏡粉作用,其實我們覺得香港動畫製作已達至一個標準,下一步去國際化不是一個問題來的,就需要一個證明。今次《信之卷》能夠熱播,也是一個證明,在這個時間點是非常好。」

Tommy認為:「今次跟AK合作令很多人發現原來本地有不少動畫師,可能這條片會是部份人開始接觸到本土動畫。希望更多的不止是MV,而是本土原創作品。最重要是大家喜歡本土創作,大家對香港所擁有的藝術家、動畫師或其他創作人,都有多幾分的好奇。」

崔氏兄弟覺得:「正如Tommy所說,可讓更多人留意本土的創作人所創作的作品,除觀眾外,也會有投資者或其他商家都會覺得動畫可以是一個出口,宣傳其產品的慨念,也可以以動畫這媒介去表達出來。」

他們有一個比較特別的觀察,並有意將香港動畫業帶起,「今次《信之卷》是一個很好的機會將香港動畫正正式式由較低潮的位置再次帶起,想做到新浪潮的感覺,跟香港樂壇有少許掛勾。」

Tommy Ng。(受訪者提供)

本地創作

崔氏兄弟樂見本地樂壇多了很多動畫MV,「這是非常正的,不約而同地一起推出新歌,而且也是全動畫MV。特別是現在很多廣東歌能帶起熱潮,很多香港歌手都以廣東歌優先,配合本土可以做的動畫,不一定是日本或歐美,本土創作是可以帶出來的。」

他們又謂:「動畫MV不止是幫歌配畫面,我們用創作去令MV成為另一個作品,可賦予歌曲更深遠的意義。《信之卷》就是很好的示範,如何跟AK互相合作,將MV變成全新作品給大家看。除歌手演繹外,動畫師亦將整首歌演繹成另一意境,這是我覺得做得成功之處。」

疫情令拍攝工作變得困難重重,Tommy從好的方向看:「疫情同時令實拍導演選擇做動畫,歌手亦願意嘗試新事物,不出自己的外貌,讓大家更Focus在歌曲或意境上,去表達最合適的情緒。」

崔氏兄弟和Tommy跟AK合作愉快。

堅持不易

崔氏兄弟坦言:「動畫入行是不容易,因為動畫的要求比很多創作行業要求更高。一個動畫師需要具備的條件其實都很多,而且需要比其他人努力多很多倍,熱血、熱誠等都不可以沒有,一旦沒有便其實需要離開這行。」

他們認為:「最難是可以並願意留在這行多久,很多原因會令你放棄,選擇這裏明顯是靠熱誠。我們入行其中一個原因就是中學畢業未入大學前已開始做,做了十多年。其實並非我們選擇入行,是自然地一直做下去,便發覺原來已在行業內。」

Tommy同樣指從事動畫工作是有難度的,並坦承地說:「入行並非很難,入公司或自己創業也有,留下去繼續去做則是一個難處。始終時間用得比較多,比起一般的工種,需要去好好作好準備,之前可能需要準備一些想法,或是平時看很多,要捉緊個Trend、新技術,如何去做一些新事情。」

他指在香港,製作期是相對比較少:「因為前期製作的時間較少,所以準備是很重要的,對很多新入行的人來說是很難的。有好的想法或故事便袋起來,隨時拿出來用。」

    點擊圖片放大
    +10
    +9

時間與溝通

做動畫最困難之處不外乎是時間和溝通,崔氏兄弟拍:「在有限時間內,溝通必然是必須的。溝通不足會導致除了令作品質素沒那麼高,亦會令不同的Expectation會有落差,需要經過無限溝通方可達成。」

他們續指:「另一樣就是信任,如果不被信任不能做下去。信任源自溝通,有時行外人找行內人工作,卻教導行內人如何做。以前出道得比較早,曾被人看不起,現在已達至專業水平,就是別人信任我們就會得到好的結果。不信任的,不如不要找我們吧。」

Tommy訴說:「跟時間比賽這是最常見的,也有遇過一些很討厭的客,給予很少時間便摧促你,甚至在你上班前在你公司門口待你開門,這都會令我們壓力很大。今次跟AK合作沒太多問題,他的團隊非常信任我們,大家都做得很開心。」

繼續創作

作為香港的動畫創作人,崔氏兄弟指《奶茶通俗學》是其中一個很喜歡的題材:「關於香港茶餐廳文化,茶餐廳文化代表了香港,我們都是奶茶上癮,不同的題材也可放在茶杯內給盛載。」

近日忙於為電影做前期工作的Tommy分享:「數年前做過一條短片是個關於輪迴的故事。其實都是當下的想法,或跟合作的單位有些有趣得意的橋段,那便Brianstorm一下,都是很Free。甚麼也想嘗試,不過不想重複。還有希望有更多人關注及支持我們。」

記者:梁樂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