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能量】空姐轉職殯葬當生命頌禮司 最痛心籌辦年幼孩童人生告別禮

健康 08:33 2022/06/07

分享:

分享:

黃錦妍(Connie)說自從成為生命頌禮司後,覺得生命很脆弱,沒有人能預計自己的生命長短,故要珍惜眼前人。(曾耀輝攝)

疫情兩年多,航空業受重創,大量空中服務員轉行,前空姐黃錦妍(Connie)選擇加入殯儀行業,成為統籌喪禮的生命頌禮司(坊間稱禮儀師)。入行一年,用上從前做空姐的經驗︰聆聽及同理心,致力做好這份新工作。

我會為先人策劃一個獨特的個人化告別禮,給他最高的致敬,亦會協助親屬走出傷痛。

談吐親切有禮,笑容甜美,35歲的Connie仍有著空姐的影子。她於2014年加入港龍,主要職責是短途航機。Connie說航班上不時發生驚險事,幸好臨危不亂,每次都順利「拆彈」。

有一個男乘客心臟病發,有呼吸困難,同行的太太也因驚慌,緊張得找不到藥物,於是我試着替他搵藥,幸好最後找到,最終乘客也安然無恙。

有驚亦有喜,開心事也不時在航機上發生。「有次由緬甸飛香港,航班delay了7個小時,機上有一對夫婦,剛巧當天是太太生日,但兩人趕不及回香港慶祝,丈夫問我們機上有沒有生日蛋糕。當時我跟同事便把一些生果放在蛋糕上,自製了一個生日蛋糕,還向太太寫上生日卡,最後全機乘客更唱生日歌,太太相當驚喜。」

最新影片推介:

由義工到物資召集人

誠然,她表示因工作乘便經常去日本、韓國和台灣等地。「頭兩年我跟同事周圍飲食食食,十分開心。」但到了第三年,「蜜月期」過後,她厭倦吃喝玩樂的日子,反而追求另類的異國體驗。

我很喜歡歷史及文化,故特別鍾情尼泊爾,每次到當地工作都會周圍去旅遊。有次在下榻酒店附近,有一所流浪動物收容中心,由於我好喜歡小動物,於是主動要求做義工照顧流浪狗。

其後,她發現另一所孤兒院,除了當上做義工,更成為物資召集人。「我想捐錢給孤兒院,但院長卻拒絕,反而提議捐贈生活用品,於是我便在Facebook出post,希望朋友捐贈物資。」

Connie的呼籲,一呼百應。「當時我在航空公司有個小信箱,同事很踴躍捐物資,包括衣服、文具及玩具等,更把我的信箱塞得滿滿。」

    點擊圖片放大
    +5
    +4

空姐要隨機應變的工作,在異地當義工為她帶來另一種滿足感,故此Connie一直很嚮往空中服務員這份工作。可惜好景不常。受疫情影響,她所屬的港龍於2020年底停飛,她成為了失業大軍。

當時我覺得前路茫茫,於是便進修增值自己。我報讀領隊及導遊課程,更考獲相關牌照。同時我也報了一個哀傷輔導課程,讀完便想尋找相關的工作。

當時正值提供殯儀服務的「毋忘愛」正招騁生命頌禮司,Connie決心一試,並成功獲聘。

替小孩子辦告別禮

Connie自言加入生命頌禮司這冷門行業,源於一顆喜歡助人的心。「2013年成立的毋忘愛,是本地環保殯儀社企,為喪親家庭舉辦個性化喪禮,以『四道』概念:道愛、道謝、道歉和道別,為逝者進行生命頌禮,肯定逝者一生的貢獻,亦讓家屬從中梳理情緒,放下愁緒,繼而積極人生。」

她說其主要工作範圍是策劃整個喪禮,包括所有手續、先人護理、殯儀用品和骨灰安葬等。她說最難忘是分別替兩位小朋友舉辦的人生告別禮。

逝者是一位4歲小女孩,她叫洛洛,出世後一直住在醫院,父母及哥哥都很愛錫她,一家人充滿愛,可惜……洛洛最終因病去世。她媽媽想我為洛洛籌辦一個很個人化的告別禮,她跟我說女兒很喜歡一套《崖上的波兒》動畫電影,於是我設計了一些主角波兒的擺設。由於波兒來自海洋,於是整個場地放滿藍色的繡球花。且洛洛生前從未食過固體食物,我在靈寢室放上蛋糕形的蠟燭。

喪禮中,家人情緒一直保持平穩,但當她的婆婆在道別儀式上跟洛洛說︰「多謝你來到我的身邊,你離開後不要掛著我們。」此話一出,全場所有人包括至親和工作人員都流下眼淚。

我自己也忍不住喊,有人話在喪禮上不應哭,怕逝者不捨塵世,其實我覺得喊可以抒發情緒、紓緩壓力。

還有一位3歲小弟弟俊俊,生前很喜歡消防員,於是Connie向家屬提出一個建議。

當時俊俊坐靈車離開醫院,我提議不如到途經的消防局,看看能否遇到消防車,於是司機把車駛到消防局附近,但等了一會仍未見到消防車,大約10分鐘後當我們準備離開,忽然有一架消防車駛出,就仿似跟俊俊道別。

工作情緒導致患甲亢

要面對生離死別,對初入行做生命頌禮司的她無疑是一種挑戰,尤其曾為小朋友籌辦喪禮,更令她情緒受影響,致令她患上甲亢(甲狀腺功能亢進症)。「起初身體出現不適,令我考慮過是否適合做下去。」

幸好,她透過定時服藥、運動和調適作息時間,逐步控制病情。「病癒後,我明白在工作上,我並非跟家屬一起哭,而是在旁陪伴他們走最難過的時刻,盡快走出傷痛。」

    點擊圖片放大
    +6
    +5

較早前,她要為一位93歲的婆婆辦理喪禮,便獲得家屬的讚許。「婆婆是印尼人,她一直盡心照顧家庭,每位家人都很錫她。我知道婆婆最愛吃印尼美食,於是我在靈堂上擺放一杯印尼咖啡和少量糕點。在儀式舉行時,我以印尼話讀出一篇道別辭,願能為家屬明白內容而釋懷,看到他們得流下感動淚,我也感覺做對了事。」

Connie說每次妥善完成告別禮都感到安慰,因可讓先人安息,後人安心及釋懷,有助撫平喪親之痛。而且她自言過往做空姐的經驗——同理心及聆聽,都有助她現在的工作發展。

最近她又迎來一項新的工作挑戰——由7月起,陳廷驊基金會將成為毋忘愛新計劃的發展夥伴及捐助機構,讓有需要的低收入家庭也可與其他家庭一樣,為摯親舉辦一個具意義和個性化的喪禮。

在每一次生命頌禮中,我只是一個小角色,希望能利用自己的技能去協助喪親者放低愁緒,走出人生幽谷。

記者:招美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