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arning Curve】感恩粉絲陪走音樂路 洪嘉豪:不需以獎項證明自己作品

娛樂 16:26 2022/06/17

分享:

分享:

談起「院長」洪嘉豪,你會想起他是被稱為「林村嘉豪」、「洪嘉橙」 抑或是《及時行樂》、《窮小子》等歌曲?

無論是搞笑地亮相網上節目,抑或是深情地唱著自己的歌曲,以上提到的全都是構成嘉豪的板塊。正如他接受TOPick專訪時稱其首張實體專輯《Learning Curve》是收藏了一部份這數年來的自己,「這條路不是我孤身走來,是樂迷與我一起走過這段路。」 

最新影片推介:黃婉華專訪 

「原來有這麼多人支持我」

專輯是歌手們最直接的產物,以記載著自己與歌曲團隊的心血結晶,不過嘉豪直言:「我沒有一個出碟夢。」

話雖如此,首度推出公開發售實體專輯的他也感受良多:「當你向大家說準備推出專輯,然後構想碟名、拍照、設計、安排歌曲次序,再到粉絲表示期待,直至專輯真正面世,原來意義不在於唱片放進唱片機內,而是這張專輯是收藏了一部份這數年來的自己。」  

嘉豪強調專輯也是屬於陪他一路走來的院友(粉絲稱呼),他對於專輯銷情理想感意想不到:「我真的不敢相信會有這麼多人會購買我的專輯,但又可能有一些隱藏院友。這次也開心原來有這麼多人支持我,也感到放鬆了!」

面對專輯經歷斷貨、加價,他笑著說:「未知道是否屬真實,可能是虛火。」 

    點擊圖片放大
    +3
    +2

院長的學習曲線

回望在樂壇上的發展,嘉豪憶述重要事件:「在2018年(出道年),《掉進海的眼淚》MV有二百萬點擊,當時對於樂壇新人是無可能發生的事,所以我認為出道時是順利。」

後來在2019年時,他認為在種種因素影響下令他遇上低潮,然後慢慢反省、改善自己,再好好出發。

幸好,他在迷失過後迎來更好的發展:「《窮小子》的成績開始比較好,再加上2021年推出的《逆時車站》就是我的另一高峰,再配合緊接推出的《主角光環》,就讓大家認識我更多。」

洪嘉豪推出首張公開發售的實體專輯。(Instagram圖片)

無奈被認定曲風單一 

情歌、K歌無疑是「街客」聽歌的選擇,也會是歌手比較受歡迎的作品。嘉豪表示曾被指「唱嚟唱去都係嗰啲歌」,他謂:「我也想做歐美曲風,只不過收獲未如理想,如果我這樣堅持的話,我的事業可能不可再行下去。」 

他感到無奈:「其實我曾經嘗試過,不過大家沒有聽,或者其實大家根本就不喜歡那些歌。後來我調節一下自己的心態後,發現也是做自己喜歡的音樂便算了。」

    點擊圖片放大
    +3
    +2

體諒網民壓力大

身爲公眾人物也避不過各方的評價,有人會說是訓練EQ,直認會在意批評的嘉豪也不是一味感到難過,他說:「批評你也是你有做得不好的地方,那就嘗試改善,看看會否令當初批評你的人看到你有轉變。」 

當中令他印象深刻的留言是「黐軒仔做嘉賓」、「開騷又要黐MC」,看得通透的他說:「嘉賓其實就是事件中的配角,何解我是黐別人呢?本來嘉賓就是一個寄生在演唱會當中,對於被這樣形容感到不明白。但我也明白都市人生活壓力大,希望大家可好好發洩。」

(Instagram圖片)

曾刻意隱瞞媽媽身份 

除了被網民指「靠黐」,嘉豪媽媽曾任軒仔的經理人也備受網民討論,也有指他正正因「識人」而順利成為歌手,他曾爲這個說法感到委屈。

他再次澄清:「在唱片公司與我簽約時,我才決定跟他們說清楚,交代媽媽以往是於這一行工作。我當初是刻意想『收埋』,不想因為媽媽的關係而獲得機會。」  

嘉豪補充:「大家會在未了解清楚便下判斷,也是人之常情。但不要緊,有機會的話,我也會再解釋,希望大家知道事情並不是這樣。」 

他再強調媽媽已離開了這一個圈子很多年,自己的所謂「得益」就只不過是與媽媽相識的工作人員會與他寒暄一番。 

(Instagram圖片)

媽媽反對入行? 

嘉豪媽媽曾在娛樂圈打滾,看盡圈中百態,原來也不支持兒子加入娛樂圈。嘉豪分享媽媽的看法:「她是支持兒子,但她並不支持我加入娛樂圈,但既然我下了決定,她也只好支持。皆因她看到這一行的人無論成功與否也是不開心的,你成功就可賺很多錢,但付出了你的生活。」

父母當然著緊子女是否快樂、健康,當問到嘉豪自己現時是否感到快樂時,他笑說:「入行首兩年是感到心情一般,因為我對著別人時不是做一個真正的自己。後來,在2021年就可真正呈現自己搞笑的一面,我直程是對這一行重拾興趣,做自己真的很正!」

嘉豪指媽媽不時觀看他的搞笑節目片,也對於他的歌唱工作相當信任,他也不諱言:「如果我需要意見時,就會問她。」

嘉豪曾亮相Youtube Channel小薯茄的節目。 (Instagram圖片)

用半小時作曲 

嘉豪在網上節目中展現幽默本色,其實他可化身成唱作才子﹐出道以來也曾嘗試過「曲詞編監」自己的歌曲,新碟當中更有5首歌曲「全包」。 

他稱自己平日的創作靈感緣於自己、朋友的經歷,比較快完成作曲的有《掉進海的眼淚》、《活人鏢靶》、《救》,可以是快至半小時完成。問到「院長之選」時,他說:「我喜歡《謎之微笑》的曲,最喜歡的詞來自《我懂》。」 

堅稱視獎項如浮雲的他,並不寄望衝擊唱作人獎,他淡然地說:「我做到自己想做的事就可以,愈來愈多人認識、喜歡我就可以,不需要以獎項來證明自己的作品。」

(Instagram圖片)

「賦豪CP」再開騷 

被粉絲捧為「賦豪CP」的嘉豪與MC(張天賦)年10月在旺角麥花臣舉行音樂會,叫好又叫座。平日已經不時「拍住上」的二人將於今年9月初於九展再開騷,相信又會掀起「搶飛」熱潮。

嘉豪先行預告:「今次的形式就好像是開派對,大家只要開心就可以。」他又笑稱平日與MC好像「死𡃁仔」:「碰面時又沒有說過正經事、打架﹐但玩音樂時就覺得很開心。」

    點擊圖片放大
    +4
    +3

視陳蕾為知心好友

賦豪CP與同門的陳蕾(豹哥)被粉絲稱為「華納三寶」,嘉豪認為三人應該合體開騷,又不忘發揮搞笑本色:「但陳蕾的音樂也是『懶深奧』,可能會嫌我們低俗,有少少看不起我們,可能是她看不起我呢!」

他以豹哥來開玩笑,皆因豹哥是他在圈其中一位無所不談的好友,早在豹哥以獨立歌手身份時已認識,後來成為同門後就變得更熟落。

他笑說希望陳蕾給予他一個雙方合作的機會,同時爆料:「她聽過《謎之微笑》的demo,她說如果要推出不是由她作曲的專輯的話,就會唱這首歌。但她自己不爭氣,由我先用這首demo,可能我把demo賣給她,我就已經發達了!」

    點擊圖片放大
    +3
    +2

寵粉指數爆燈 

嘉豪稱「樂迷與我一起走過這段路」,他身體力行不時於歌迷Telegram聊天群組「上水」交流,而歌迷一直替他應援、安排出道紀念日Cafe,這種緊密的關係充滿著愛!

他語帶感恩地說:「我錫他們時,他們也錫我。我沒有所謂,大家聊天、開心就可以。有時在家中沒事做的話,就會與院友們聊天。其實不可以說是我與他們聊天,是我想找人與我聊天!」

他稱院友與自己的性格相同:「我是欠缺自信、仍在努力打拚,我發現這些性格也在我的粉絲當中出現,原來大家是想找一個與自己相同的人,去完成一些自己做不到的事。」

最後,這位寵粉暖男也揚言要靜待時機「對付」院友,「他們經常寸我,我也想寸他們。他們又會說我是小氣,我就想他們是否如我一樣小氣呢?我會找一個機會反擊,或許在演唱會當中。」

    點擊圖片放大
    +3
    +2

髮型:Haysses Ip @HAiR

化妝:hongjai_makeup

服裝:ITeSHOP

記者:陳淑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