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八年後的終極告白2.0】何啟南歷失婚學懂遷就 個性被動不好爭取樂做「奸人王」

娛樂 12:03 2022/06/22

分享:

分享:

何啟南分享入行39年的心路歷程。

近日TVB正熱播劇集《十八年後的終極告白2.0》,當中飾演黑幫大佬「齊哥」的何啟南在演藝圈打滾近39年,因為經常被派演反派而有TVB「御用奸人」的稱號。

【十八年後的終極告白2.0】為演癡女主動要求加咀戲 趙希洛感嘆獲最佳女配遭父潑冷水

最新影片推介:趙希洛專訪

縱然被定型演奸角,何啟南卻享受著演每一個角色,曾想過轉行的他最終也打消念頭,他說:「做這行就如吸毒一樣,愛上就難以翻身,每天在片場裡『發夢』,每日的夢境也不一樣。」

鏡頭前的何啟南演慣惡人,現實中的他為寵妻暖男,何啟南於5年前再婚,曾歷婚姻失敗的他學懂跟伴侶相處:「以前大男人性格,現在學識要為人著想,這樣會舒服得多。」

(湯致遠攝)

演反派加入新元素

於《十八年後的終極告白2.0》裡何啟南所演的「齊哥」為黑道人士,跟陳山聰所演的「方志浩」為合作夥伴,兩人關係亦敵亦友。啟南於上輯《十八年後》同樣演黑幫人士,但今次卻有所分別,「上次行出來就打打殺殺,十分明顯,今次包裝成為一個有錢人。」

雖然演過多年反派,何啟南謂每次演出均會加入新元素,希望不會令觀眾沉悶,「今次個感覺不太似黑幫人士,盡量『收』起一點,不需要我去惡吧,惡有另一班人負責,打個電話已經有人幫你做事。」啟南續說:「不一定是嗌到歇斯底理才是反派吧!」

於《十八年後2.0》演黑幫頭目。

正如啟南所言,演員怕沉悶故想「求變」,而他於處境劇《愛·回家之開心速遞》裡飾演細龍太姦夫和威龍法律部主管John,展現另類的喜感,角色更甚得觀眾歡心。

「其實很好玩,因為大家合作了很久,可以試甚麼都可以,監製都放手讓我們嘗試。畢竟編劇一星期要寫足七集戲是很辛苦,可以任由演員們去撞出一些火花來,見到林淑敏和瑞偉都有很多點子。」於劇裡穿騎呢服組男團,啟南也沒所謂:「已經沒有包袱,按著劇本演到最好。」

入行30多年終於來一點轉變,啟南淡淡然說:「絕對是好事,希望不停有轉變,但我不會強求,你控制不來,等編劇去寫吧。」

17歲參與首部電影《青春路潮》。(網上圖片)

拍電影入行

眼前這位綠葉王年輕時演過不少電影,17歲時被星探發掘,於首部電影《青春路潮》擔正做男主角,其後接拍另一電影《操行零分》,問到當年可自覺幸運?他說:「沒有這樣想吧,當時甚麼都不懂,覺得拍戲好玩,試下吧,只知道嘉禾是一間大公司,沒思考過將來如何。」

未成年就入行,啟南曾遭父親大力反對,他說:「老人家說讀書吧,做甚麼戲子呀,我說橫豎讀書不叻,搵份工作做下。」

其後有感當演員收入不穩定,何啟南選擇自我增值,於1989年赴英國修讀兩年的電影製作課程。返港後,曾為3套電影擔任助製,當中《烈火戰車》導演爾冬陞出名要求高,可說最難「服侍」。

不過何啟南也體諒說:「他沒直接『問候』我,只會大圍開咪『問候』,因為他有壓力,手上拿住個劉德華,這套又是大片,我們又要拍飛車戲,那班車手受傷入院就停拍,他要處理好多問題。」

    點擊圖片放大
    +8
    +7

不介意演反派

經過實踐,令何啟南明白當幕後並不容易,時間又長又辛苦,於1996年加入TVB當回演員,一直拍劇至今。

由於外形粗獷,啟南經常被派演斯文敗類或反派角色,對於遭定型為「奸人王」,他不太介懷。他說:「可能樣子比較兇神惡煞,沒辦法吧,始終我在他們心目中是這樣,所以就這樣擺位,他們有了安排。」

換個角度看,有自己定位也不錯:「也並非壞事,我有我的價值,這角色我做了,你搶不來。」

所謂性格影響命運,啟南卻自言個性不合適娛圈:「可能並非主動的人,在這行一定蝕底,(現在有改變?)都差不多吧,這是天生,很難去改變。你給我工作,就照著去做。」

何啟南於《開心速遞》裡演細龍太姦夫,角色獲觀眾歡心。(取自instagram)

默默耕耘不主動

所以啟南從沒無刻意去爭取機會,只是默默耕耘,他說:「我所謂的爭取,就是靠演好你給予我的角色,你見到的話,就再給我其他角色吧,若你叫我去爭取機會...我會不知如何做。」

初加入TVB時收入不多,他曾從事保險和賣二手車工作兩年,但覺得最愛依然是做演員。問到可有想過完全轉行?啟南說:「有想過架,但轉那一行好呢?你叫我做生意又好危險,見著很多朋友投資失敗,成功反而很少。」

(湯致遠攝)

在演藝圈打滾近39年,啟南已視演員為終生職業,他說:「這一行好衰,做耐了便難以離開,要不就早點轉行。」

他續說:「有如吸毒一樣,很難翻身,加上做娛樂圈這行太久會跟外間脫節。拍戲就如『發夢』一樣,每一天的『夢境』不一樣,對手和劇本也不同,今日你是醫生,明天你是黑社會人士,轉頭就去救火,可以接觸不同的人和事。做演員是很開心,否則都不能做那麼多年。」

何啟南於2017年再婚。(取自微博)

成暖男丈夫

至於感情方面,何啟南跟任職空姐的太太於2017年再婚,疫情前不時旅行放閃。

貫徹他「不主動」的性格,當年也是由女方提出結婚,當然他心裡也想再組家庭:「一來已不年輕,年紀再大一點就未必想再婚,會問自己結婚為乜?有合適人選就決定再婚,加上我們很投契,又不介意我做這行,始終生活時間癲倒。」

其實26歲時,何啟南經歷過第一段婚姻,可是維持了5年便結束,對此他說:「太年輕啦,跟前度都唔識諗,話結婚就結婚,很衝動不聽人勸告,(父母有反對?),當然有,你反對還反對,我想還我想,很堅持自己的想法。」

    點擊圖片放大
    +7
    +6

【十八年後的終極告白2.0】阮兒舊病復發無奈被指整容 擁荷蘭籍卻不想離開:好愛香港

啟南直言當年太年輕,不懂得跟人相處:「結婚跟拍拖是兩回事,跟一個人一起生活要相互遷就,年輕時不曉得。」

他不諱言當年性格較大男人:「我話點就要點,前度同樣是不肯讓步的人,結果就這樣。人愈大愈覺得沒所謂,經歷了很多事,應該知道點做人,變得純了,兩人相處總要有相有量,無商量如何對一世呢。」

喜愛下廚的何啟南,閒時會煮幾味冧下太太,他說:「太太最愛吃我煮的意大利飯和煎牛扒。」兩口子簡單過活,已很幸福開心,啟南說:「以前經常想買一架名貴跑車,現在不會追求這些,買衫也簡單得多,最重要是質地快乾和吸汗,不會追求名牌。」其實幸福,就是這麼簡單!

記者:游艾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