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鬥士】離婚後患乳癌每天怕復發 單親媽走出陰霾教製義乳助癌友:已無遺憾

健康 16:35 2022/07/29

分享:

分享:

Ivy離婚後確診患上乳癌,康復後獲同路人扶持,並學習瑜伽、靜觀,走出陰霾,展開第二人生。

「離婚後已很徬徨,為何不足一年,就告訴我患癌呢?」成為單親媽媽後,張婉貞(Ivy)確診患上乳癌第一期,需切除左乳。她每天活在陰霾裡,擔心兒子乏人照顧,擔心復發、死亡,並認為自己已非真正的女人。20年來,獲同路人鼓勵、陪伴及學習靜觀、瑜伽,重整身心靈後,令她走出恐懼,展開第二人生,並愈來愈有活力。現時她更以導師身分教病友做瑜伽、改良義乳,助他們放鬆心情,回復自信。

最新影片推介:

確診患癌憂遺下兒子

當時已不太理會身體,最擔心的是,怎樣安頓兒子的生活。那種徬徨的心情是,已無暇去想『會否死去』,而是想『怎樣解決當下的生活』。

2001年,Ivy接受婦科檢查後,發現體內有不尋常的細胞,但未確定是否癌症;及至2002年尾,她摸到乳房有硬塊,經診斷後,證實罹患乳癌第一期,需切除左乳並接受化療。當年她42歲,兒子只是個小六生。因丈夫經常賭博欠債,Ivy決定離婚,當時已近一年。

    點擊圖片放大
    +5
    +4

「有沒有搞錯?我離婚,已經很慘;要還債,已經很慘;我沒錢,已經很慘,你還要給我這個病?」 確診一刻,她頓感徬徨,同時亦傾訴無門,感覺無助,擔心就此撒手塵寰,最放心不下是兒子:「我曾經問兒子想去保良局,還是外婆家?因為我很怕做手術後會離世。在那狀態中,每天也擔心會復發,離死亡很近。」

Ivy認為,癌症雖令她離死亡很近,但另一方面卻令她重生。 (越玲瓏攝)

在恐懼中遇上同路人

離婚後,Ivy做兒童託管工作,成為家中經濟支柱;確診患癌後,她停工、申請綜援,安頓好兒子的生活好,才去接受手術。術後她不敢看傷口:「我左乳割掉了,疤痕很長,好像一條蜈蚣。一照鏡子,就很害怕。」

身體的改變,令我覺得自己已非一個真正的女人。切除了乳房,總覺得與別人很不一樣。

「活在陰霾裡」,Ivy如此形容,這亦是其當時的生活寫照。聽到「癌症」二字,她就膽顫心驚,每天也焦慮不安,「總覺得身體有些事準備爆發,是很驚恐的。情緒的波動,比身體的創傷更大。」

Ivy接受了4次化療,適逢沙士爆發,她不敢請家人來探望,只有恐懼、孤單、徬徨伴隨,不時暗自落淚。化療期間,她慶幸認識了鄰床的癌症病友,可以聊聊天、互相打氣,並到醫院的癌症病人資源中心聽講座、參加課程,獲取相關資訊和支援。「大家是同路人,沒了一種界限,從別人身上學習了許多。」兒子的關心,加上同路人的鼓勵,讓Ivy漸漸走出陰霾,掙脫恐懼的枷鎖,她驚歎:「第二人生簡直變了另一個人!」

康復後,Ivy不斷增值自己,可謂終生學習。她說,這樣的人生,更有活力。(相片由受訪者提供)

改良義乳助他人解困

很奇怪⋯⋯這個病,一方面看,我好像接近死亡;另一方面看,是我的重生 。

自從參加為癌症患者而設的身心靈課程後,Ivy學會如何紓緩情緒、疼愛自己、認識自己、飲食健康,把自己放在較前位置 ,笑言是「重新做人」。

    點擊圖片放大
    +6
    +5

曾任車衣女工的Ivy,自我增值成為布藝師,去不同社福機構教婦女製作布藝。癌症康復這20年,她在醫院做義工,幫助新症病人,亦教他們做手作。言談間,病友提到戴義乳後感到不舒服,胸圍不美,令她萌生改良義乳的想法,「嘗試為大家研究一下,如何做一個較好的義乳給自己。」

每位乳癌患者術後傷口位置、深度不一,但坊間的義乳通常固定在某個大小、形狀,又貴又重,經常移位,很難合身。經過不斷嘗試,Ivy最終選用push-up bra輔助,加上自製的布袋,可按患者的傷口作調整,而且較輕、不易移位。病友試用後,效果不錯,故她決定服務更多同路人,讓大家佩戴義乳、胸圍時有多一個選擇。

    點擊圖片放大
    +4
    +3

藉工作坊扶持同路人

一路上,Ivy認識不少乳癌康復者,其中一位是Ceci。他們更成為好友、好拍檔,信念相近。Ivy多才多藝,除了改良義乳、學習靜觀和瑜伽,亦擔任正念瑜伽導師十多年,愈活愈精彩。Ceci亦孜孜不倦,康復後學習聲頻治療(頌鉢、音叉)、靜觀等,助己助人。

為學以致用,幫助更多人,二人向香港善導會社創社申請社創基金資助,創辦「惠我創」乳癌支援組織。今年他們為乳癌同路人開辦「生活調適DIY」工作坊,分享抗病經歷,透過頌鉢、禪繞畫、靜觀的步行等,教同路人調整身心靈、紓緩壓力,照顧好自己。期間Ivy會教參加者做正念瑜伽,並教自行改良義乳、胸圍,改善外觀。

    點擊圖片放大
    +7
    +6

身為過來人,Ivy明白乳癌患者手部容易水腫,她亦會分享如何改善水腫、紓緩不安情緒。上課前後,看到部份參加者精神面貌明顯不同,令她感到欣慰,成為走下去的動力:

起初,他們不想與你有眼神接觸,甚至經常垂下頭。上完一課頌鉢、瑜伽、禪繞後,他們肯表達自己,至少會講出自己感受。有的會說『我剛才睡著了』,有的會說『我聽到那些聲音很放鬆』。

要接受一連串療程,令人身心俱疲。當聽到參加者表示,在工作坊吸收到正能量、找到幫助自己的方法、知識終生受用時,Ivy坦言感動。「對乳癌患者來說,原來身心靈的調整,比起送義乳或為她製作義乳,那價值更大。」

重生20年已無遺憾

由確診患癌至今,活了20年,她很感謝上天。當年兒子年幼、生活不穩,她不想死;現在兒子長大成人,她坦言沒甚麼牽掛,若要離去,已無遺憾。面對死亡,她不再憤怒、不解、不安。雖年屆62歲,Ivy仍充滿活力,想盡力回饋社會。現時她目標只有一個:「我只希望,餘下的日子能幫助一些需要幫助的人。」

Ivy(左)與乳癌康復者兼好友Ceci(右)向香港善導會社創社申請社創基金資助,創辦「惠我創」乳癌支援組織,為乳癌同路人開辦工作坊,分享抗病經歷,並藉著靜觀、頌鉢、正念瑜伽等方法助他們調適身心、紓緩壓力。(越玲瓏攝)

hket App已全面升級,TOPick為大家推出一系列親子、健康、娛樂、港聞及休閒生活資訊及Video。立即下載:https://bit.ly/34FTtW9

記者:黃泳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