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撥鼠之日】吳林峰新作以時間循環為題 從未後悔放棄友情投入創作路

娛樂 22:30 2022/07/24

分享:

分享:

唱作人吳林峰過去三年為香港樂壇帶來許多耳熟能詳的作品,繼年初推出的個人作品《我也難過的》後,上月推出了風格迥異的新作《土撥鼠之日》。

單聽名字完全摸不著頭腦,作詞人黃偉文(Wyman)原來取材自「Time Loop」電影的始祖、1993年推出的《偷天情緣》(Groundhog Day)的直譯,歌曲成功達到創作人的期望,成功勾起聽眾對它的好奇心。

最新影片推介:七仙羽專訪

吳林峰預告將會推出個人EP,而《土撥鼠之日》就是這個計劃中的第一首作品。

創作時他希望憑此歌作全新嘗試,寫一首極具外國感覺的歌曲:「編曲兼監製Carl叔叔(王雙駿)聽到Demo的風格後,覺得要找Wyman來填詞,本來我打算以友情為題,但Wyman覺得寫過太多次。那日回家後我在看劇集《俄羅斯娃娃:派對迴旋》(Russian Doll),突然有種莫名的聯繫,覺得新歌應該以Time Loop為主題。」

(陳慧安攝)

由街頭唱到麥花臣首開音樂會 吳林峰操fit自己迎處男騷

創作過程特別興奮

剛好吳林峰、Carl叔叔和Wyman三位創作者都是Time Loop電影的愛好者,於是便決定以此為出發點,在旋律上為了營造出重覆、循環的感覺。

吳林峰大擔挑戰新式手法:「以同一旋律但換上高八度、低八度的方法去唱,希望擺脫重覆造成的冗長、迷失感覺。本來寫好了八個主歌加一個副歌,後來決定再多加一個Verse(主歌),然後想到一個好型的解讀、第十個就是現在!」

創作人講到自己作品的塑造過程總是特別興奮,吳林峰亦直言是次創作重點只為了「爽」:「在我而言覺得今次好好玩、玩得好爽,對我來說今次無特別去在乎聽眾的感受、是否太艱深,但出來的反應很好,甚至有人會去解構歌詞和編曲,而最想做到的是歌曲和MV給大家像看了一套電影段完整。」

    點擊圖片放大
    +7
    +6

對Time Loop的理解

相信大家都總看過至少一部Time Loop的作品,面對著每天重覆發生一樣的情況,到底是消極無奈要無限輪迴,還是鼓舞人心可以一再體驗和改變,全都在於當事人的想法。

在吳林峰而言,他形容Time Loop有如遊戲中的「Bug」(程式錯誤):「時間不停重來但人不會,只會累積經驗值,可以在別人還未『升呢』的情況下,令自己早已超越他人。」

(陳慧安攝)

【MIRROR成員】柳應廷呂爵安歌曲背後造手 吳林峰感慨音樂路難行:要諗月尾點交租

吳林峰續謂:「對我來說這個Bug會令你有兩種心態產生,第一是你會很投入這件事、好享受,會有擁有無限時間的錯覺,想去不斷嘗試,例如未試過打劫就去試試、未試過全日食蛋糕就狂食;第二種會是害怕,你有未來想做的事,但卻困在同一個時間裡離不開,每一次重來都會想找方法去突破。」

生活就是來回家裡和工作室的吳林峰自認也活在循環之中:「每日重覆來回,當我去寫一些特別主題的歌,就像在用特別的想法去應對這個loop。」

(陳慧安攝)

吳林峰指,其實對大眾來說疫情也是個循環:「每一波都有些新的方法去適應和突破,這是好勁的。」

他舉例如疫情初期無現場演出只好改網上直播:「接著出現另一波疫情又再想新的方法解決,感覺非常鼓舞人心。在每個loop當中作不同的選擇、得出不同的結果,那就是經驗與成長。我寫歌時心態是向這個方向想的,不算是正面,只是我不服輸,覺得『Loop之嘛,使乜驚呀』。」

回到過去

講到人生中最不想面對的「Time Loop」,吳林峰毫不猶豫就指是高中準備考DSE的那段時間,比同齡朋友更早找到方向、目標要考進香港演藝學院的他,當時拒絕所有校內外的活動,只想把所有時間和精力全放到學業和創作上。

    點擊圖片放大
    +4
    +3

希望更成熟

吳林峰謂:「當時我很決絕,推掉所有聚會,憎恨世上所有人的面口,覺得沒有人會明白,這樣努力、再加上我的名字,定會被人加倍地取笑。自己排斥了所有人,同樣地外界亦因為我的性格排斥了我,那段時間我很不開心,但亦認同有那段時間才有現在的我,所以覺得如果真的有time loop這回事,上天應該會給我回到這個時候,想我去改變這件事。」

雖然有機會回去的話,吳林峰還是會堅持當時的做法。

但他希望能以成熟的態度去面對和處理:「回想那時對朋友確實有內疚,而且我一定說過傷害到他們的說話,如果能夠回去會想逐一跟他們道歉。」

長大後,大家都明白對方當時的想法:「他們後來有來看穿我的表演,亦有談過之前的事,他們明白我只是更早找到自己的方向,所以挺佩服我會這樣做,現在已經不會再有隔膜了。」

(陳慧安攝)

父子情

吳林峰可算是個灑脫的人:「我會對過去發生的事有內疚,但不會想去改變它,因為那是構成今天的我的部份。」

但每個人都總有軟肋,他坦言如果可以回到過去改變的,一定是跟爸爸之間的關係。吳爸爸是典型的大男人,在他小學時期二人發生爭執,差點打起上來,自此二人關係急轉直下。

他回憶說:「我們之間有太多事情累積,那次是觸發點,當時心中立定決心絕不跟他拿一毫子、說一句話,那件事之後直到畢業後都沒有跟他說過話。到後來修讀社工讀到有關家庭治療,想嘗試下開口難不難、他會否理我,當時由一句『早晨』開始,到現在我搬離家裡一年,大家關係有變得更加好。」

    點擊圖片放大
    +5
    +4

「相見好、同住難」能夠應用在任何一段關係,本來跟爸爸二人同住村屋的吳林峰,今年初決定搬出來自立。

在搬出來的第一個晚上,整晚都在擔心獨居的爸爸:「第二晚我就走回去跟他吃飯,兩父子打開心扉聊天。」

當時,兩父子便坐在門外面,吳林峰說:「站著抽煙,我坐著,沒有對望但在說大家心中的想法。我第一句就說『其實我好憎你你知不知道?』他說我知呀,回想整個過程好好笑,但其實他這樣要面的人肯跟我這樣對話,對我來說那條刺已經失去了。」

(陳慧安攝)

他還笑著說爸爸在那天展示了剪報給他看:「某程度上對他是有內疚感的,說實在不知道怎樣才算對他好一點,可能兩個男人不會太肉麻地去表達。他原來有儲我的報紙,但男人性格要面,不能跟兒子說,在我搬出去那天他給我看才知道。」

吳林峰不禁稱:「近幾年發生的事情太突然,完全想不到明日會發生甚麼事,有甚麼想講、想做就先做吧,這幾年令我心態有很大的改變,令我學會感恩、過程比結果重要。」

化妝、髮型:Kaho
服裝:THE OUTNET
場地:九龍灣九巴車廠

記者:陳心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