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過翻生】晚年疑被騙打回春針險送命  余慕蓮全捐遺產:最緊要好死

娛樂 13:22 2022/08/12

分享:

分享:

85歲的余慕蓮,不怕死亡,強調最緊要好死,已立平安紙,遺產全捐東華三院。

超過半個人生在娛樂圈當綠葉,余慕蓮(余毛姐)盡心盡力地演好每個角色,與主角無緣也與姻緣無份,至今單身的她卻捐出半副身家建學校,即使兩年前不幸患上肺纖維化,在鬼門關兜了一大個圈,時辰未到,閻王拒收,重返人間!

沒記性 咳到標尿

85歲的余慕蓮,對於死過翻生,她樂觀面對,沒有太大的感覺,只希望可以給她多玩一、兩年:「我說一、兩年,說不定一、兩個月,我問醫生我幾時死,他都答不到我,現在我主要食標靶藥控制,不要讓它太早復發。」

余毛姐續指:「我主要是沒有記性,經常忘記眼鏡、電話放了在哪裡,還會咳得很厲害,連尿都標出來,一日有幾次,有時別人致電我,我說了幾句又咳,一咳我便說:『不好意思,先收線,我咳完再給你回電。』」

疑被「好朋友」陷害,被騙打「回春針」,忽然得到肺纖維化這個大病,身體跌Watt,現在不足90磅,每餐吃半碗飯,必定要有菜有湯,吃易咬的食物,因牙齒脫掉,連最愛的乳鴿也未能像昔日般豪邁地齒開:「現在我多數吃肉餅,吃魚,有時蒸雞翼、雞髀,因為這個印傭不懂煮飯,只能吃這些。」

這間聖公會諸聖中學,以前有小學部,余慕蓮、家燕姐同于洋都係舊生。(攝影:陳慧安)

最緊要「好死」

在醫院留醫那半年,她睡到背脊及屁股也爛了,她感慨表示,每個人都要死,最緊要「好死」,最好是在睡夢中離開。問到她有何心願未了?她直言:「沒有心願,都八十多歲,還可以做甚麼,本來想安享晚年,怎料臨終有這個病,可能我是被人所害……」

余毛姐自爆遭一男一女的「好朋友」利用,騙她去廣州做身體檢查,背後卻是騙她做代言為她注射回春針,這一針更險送命:「我以為他們是好人,怎料,有一日他們騙我上廣州做檢查身體,我說我年年都在廣華醫院做檢查,不用上去,初初以為即日來回沒所謂,卻由早弄到晚。」

捱慣的余慕蓮,半個世紀帶歡樂俾觀眾,而且善心爆棚。(攝影:陳慧安)

她回憶說:「我記得以往去廣華醫院抽血,前一晚不能吃東西,我跟姑娘說今早吃了東西,姑娘竟說『不怕的,這裡不打緊!』抽完血又要我簽名,又要我影相。」

余毛姐感到非常奇怪,對方沒有更衣換醫療袍,說起此事,她怒火中燒:「那個女的說:「益你呀!余毛!這個療程好貴的,這個叫『回春』,令你個人後生」,我便說「回乜春呀!」當時我已經81歲,她反駁說「有個83歲都做!」

懷疑被騙做代言

余毛姐被注射了所謂的「回春針」,卻不知道打了甚麼入身體,問女性朋友時,對方只是敷衍了事,說一個星期內不准吃蝦。

可是,做完注射翌日,發覺身體有異:「第二晚去飲宴時,我吃了一隻蝦米仔,翌日手背已經瘀黑色,我很驚,我將事情告訴邵音音,她指他們肯定搵你賣廣告,將相片放上網,內地如果客人中伏,代言人都有罪。」

余慕蓮一講起被所謂的「好朋友」騙去廣州打回春針及做代言,即刻有火。(攝影:陳慧安)

米雪出手幫忙

余毛姐當刻打電話著對方快些退回相片及簽過名的文件,該「好朋友」常以『不在香港』為由,矇混過關,她惟有發惡:「你不退還那些簽名相,我即刻通知《東張西望》。」第二日,男方以「余毛姐生日」為由,把一封放有2萬元的利是給余毛姐便離開,她拒收,只想取回簽名的文件及相片。之後,余毛姐幾經波折,出動好友米雪才成功為她取回簽名的文件及相片。

自此余毛姐身體開始變差,未知是否與「回春針」有關,她入醫院時,那兩個「好朋友」失蹤了,連一個慰問短訊也沒有:「他敢?想你快些死去沒有手尾跟,對嗎?這叫「知人口面不知心」,以為是好人,點知唔熟唔食,什麼人都有!」

記者祝余毛姐長命百二歲,她耍手嗌唔好,並話:要咁長命做乜!(攝影:陳慧安)

童年像人球被踢來踢去

余毛姐老年被陷害外,其實童年也過得很苦,很不快樂,小時候像人球般,香港內地兩邊走。結果11歲才讀小一,小學畢業時已經17歲。

所以每當提起媽媽鄧美美,她便很生氣:「我是人球來,我廣州來香港,媽媽離婚後帶我來香港,我妹在廣州,媽媽認識男朋友後又掉我上廣州,甩拖又接我回來,所以我憎我媽,我媽有男朋友便會把我掉到廣州爸爸家!

自小已經嘗盡苦頭,曾當過售貨員、帶位員、配音員及演員,因薪金有限,曾住過數個月劏房,甚至瞓過廁所:「小時候,我跟隨著媽媽到片場,做過特約、茄喱啡、童星,但那時沒有固定收入。」

她曾住過劏房,又試過和朋友夾份租房:「我自小是捱大,試過租住一個工人廁所,放塊板上去瞓,我捱慣,不是嘆慣,讀得書少,別人介紹做秘書,我不懂英文,初初做售貨員也很慘,當有老外入來時,惟有跟著姐姐怎樣做,後來去進修,讀到中三,起碼能跟老外簡單溝通。」

余慕蓮最愛吃乳鴿。(攝影:陳慧安)

遺產全捐東華三院

10年前,余毛姐將半副身家捐給山區的貴州省興建一所小學,命名為「余慕蓮希望小學」,面對朋友一個一個離世,她早有心裡準備,已立平安紙,並委託相識多年的安德尊交帶及處理後事:「那間屋(約值600萬)會捐給東華三院,初初打算(骨灰)撒落海,後來我聽教友話天主教沒有海葬,所以我吩咐了撒去花園,花園最好,你花一筆錢整個碑,誰人會去拜你,你生前都冇人理,何況死了。」

余毛姐一語道破,看透人生,死亡也不怕,寧願將身家財產統統捐出,繼續遺愛人間。

余慕蓮經歷肺纖維化大病後,相約記者做訪問,精神挺好。(攝影:陳慧安)

後記:善心感動街坊

人緣很好的余毛姐,圈內圈外朋友也很疼錫她,星期日印傭放假,好朋友會接送她出外吃飯、打牌;羅蘭姐、家燕姐、大姐明……不時打電話及發訊息關心她;甚至連從未合作過的張衛健,得悉她需要每半年打一次標靶藥,也主動捐8萬元給她。

而TOPick記者相約余毛姐做訪問,在做訪問前一日,她獲羅蘭姐提醒「疫情嚴重,明天你記得做了檢測才出門!」余毛姐的善心感動街坊,採訪當日,有一名年約50歲的叔叔,衝向記者遞上2,000元,並囑咐記者「麻煩你幫我交給余小姐!」

    點擊圖片放大
    +7
    +6

記者:林碧洋

最新影片推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