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能量】曾走歪路成邊青被老差骨一語點醒 投身消防扭轉命運憑韌力揚威跑界

休閒消費 16:24 2022/08/16

分享:

分享:

對黃浩聰而言,越野跑是人在旅途的縮短版。

在香港人人都計較起跑綫,對越野跑手黃浩聰來講,更加百般感受。

「我的而且確輸在起跑綫上,而且輸得比人好多。但從失敗中行返上來的人,會比其他人行得遠!因由挫敗中成長,是不會擔心自己失敗與否。」

這位順天邨野孩子到成功投考消防員,到今天跑到成為香港山界之神,36年的路途上,不斷將error變成effort,了解自己擅長與能力,短跑不夠爆炸力?那便轉戰鬥韌力的長途賽。也的而且確要登上高峰,是要腳踏實地走過既陡峭又曲折難行的山路,人生何嘗不是?

能與「神」對話,筆者確實有點緊張,眼前這位首次參加今年年初香港四徑超級挑戰(HK4TUC)即以破紀錄(46小時55分完成超過298公里路)奪冠,更被封為香港「山界之神」,對於神級稱號,本人又如何反應?

他的越野3寶:背包、電話和The North Face的M VECTIV ENDURIS II球鞋,揀鞋也有他的追求3力,就是慳力,緩震力和抓地能力。「近排給自己挑戰是,從起點到終點,都穿同一對球鞋。」(圖片:湯致遠攝)

「人家怎稱呼,我控制不到,也沒所謂。只是我最開心和最懷念,是聽到別人叫我『聰仔』的階段。當我是聰仔的時候,比賽是會輸的,又沒有壓力,所有東西都有塑造性和進步空間,而由第十名一直跑上第一名,過程是最開心!」

起跑綫在山徑上

大概,一直跑是黃浩聰與生俱來的生存之道,只是,他的起跑綫被劃在崎嶇的山徑上。1987年出生,成長於地勢較高的順天邨,附近山多,鄰近秀茂坪,在他小四年時就曾發生過轟動一時的童黨燒屍案(1997年)。

「這意味著那個年代童黨問題好嚴重,但環境迫使要跟他們接觸,除非你是Kai子(傻仔之意)。」其時大多家庭父母忙於生計,無暇照顧子女,黃浩聰自細愛到附近籃球場蹓躂,每當遇上不良份子「清場」,球場變戰場,打鬥是等閒,見勢色不對,他跟同伴會跳到附近斜坡,沿小路跑上後山。

「在後山上,我甚麼都不用怕,是我們避難的地方,也是我們自有的生存方式。」

升上中學,同學知他步履如飛,向老師推薦後成為校隊一員,他不愛指令式訓練,一堂集訓也沒上過,卻跑入中學校際田徑比賽的800米決賽。當日他卻因去買雪糕而錯過大會召集時間,一直從旁鼓勵他「跑呀!跑」的老師也只好叫他離隊。

在友朋影響下,慢慢與正道分道揚鑣,坦承性格也愈趨邊緣化,踏上歧途成為大家認知的邊青,絕不掩飾過去的他這樣說:「但我會堅持自己的價值觀和正義感,絕不做傷天害理的事情。」

試過應朋友「號召」集結到康寧道足球場,怎知有義氣的,寥寥可數,球場上幾個人面對幾十人的場面,也猜得出結果會是怎樣。「仗義每多屠狗輩。只不過有義氣又有甚麼用呢?用武力解決問題,梗係唔啱!但在那個年代又要威,又要為保自己聲譽……」

在紫崗挑戰賽,黃浩聰獲得第一名。(圖片:被訪者提供)

直到17歲生日那天,在沒犯事的情況下於街上被截查,其後更被帶返秀茂坪警署,在羈留室內的老警員得悉他生日,於鐵窗外唱生日歌給他,然後問了一句:「你可知道父母會擔心嗎?」

這一問驚覺自己人生不能再長此下去,為了養家邊讀中六邊投考消防,半個學期後收到香港消防處的取錄。他即退學並在20歲前成為消防員,然而談到真正愛上跑步,是加入消防長跑隊四年後的事。

「起初是因人事和現實的考量才加入長跑隊,所以不算真正喜愛。直到一次4 X 400接力賽,雖然在直播下輸了這場比賽,但在同袍鼓勵下,發現跑步發展並非想像般窄,還可分長短距離,短跑贏不到便試下跑路程長一點。然後發現自己可在這裏發熱發亮,找到作為跑手應有的使命感!」

不進也不要退賽

人生難免要跑過很多迂迴曲折徒勞無目的之路,但當你懂得跑步,面前是康莊大道又不屑於挑戰。在香港長跑界中,只要贏得香港六大山賽(苗圃、雷利、毅行者、樂善盃、東北縱走、昂步棧道)才會被公認山界最強。黃浩聰不斷的越級挑戰到今年年初以破紀錄成功挑戰「四徑」,這段成為香港山界之神的過程,有一段重要里程讓他學會「人類總不能犯同樣的錯誤」,就是不再做錯誤決定——剪帶。

黃浩聰育有三子,也有為他們開班學跑,傳授心得。「但第二時人生路怎樣行,還是交由他們決定,但也先讓他們接觸, 試完後,就知那一條適合自己。」(圖片:被訪者提供)

2013年,首戰沂山百公里山地戶外越野挑戰賽,跑到一半賽程時,雙腳突然不靈跑不動,他站在Check Point向大會示意剪帶退出比賽。在等大會專車接走期間,他仍留意賽事發展,差不多30分鐘過去才見一名女跑手經過,又15分鐘後,第2位香港選手出現。專車回到大會休息室時,在起身落車一刻,原本不聽話的雙腳又突然走得動,他只好抱著遺憾回港。

「落機後先知拿第一名的,正是我30分鐘後見到的女跑手,而香港選手也獲得全場第8(頭10名都有獎金)。這件事讓我深深學懂越野跑不是鬥快,是鬥堅持和不要放棄。只要捱到最後,會有意想不到的事發生在前面。若然我坐45分鐘再追上去,起碼拿到第8,為甚麼那刻我選擇放棄?」

對他而言,越野跑是人在旅途的縮短版,重點是怎樣正視當前困難。正如在高手林立的紫崗挑戰賽中,一起步已感到腳重重,「學精」了的他說:「每次想放棄,都提自己要接受不完美地方。可能好多人覺得第二名是輸,其實第二名不是已贏了很多人嗎?」

    點擊圖片放大
    +7
    +6

該場比賽他拿了第一名,在旁人眼中,以為他有辦法逆轉勝。「實情不是我後上,是很多人後跌(中途放棄)。因好多人一遇困難會即時放棄,凡事只要停一停,忍一忍,想一想,想辨法調整自己心態,自然找到出路繼續前進的。」

隨著挑戰「四徑」成功,這位跑山神人隨即構思了長江後浪推前浪的計劃——跑無盡,以5天時間完成500公里環港挑戰,並以此為青少年越野跑培訓籌款。「籌到的款項是用來資助參加越野跑訓練和裝備,一個人的挑戰可讓400人接觸的話,而400人當中,不知道有幾多個未來會有我這樣或跨過我的成就,然後再將這概念伸延開去。」

記者:黃鑑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