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轉人生】中年牙醫因體能變差決心操肌  52歲參加健身比賽重拾鬥志

健康 12:20 2022/08/22

分享:

分享:

情前謝德安經常出到外國講課或上堂,現無法出國,留在香港反而好好思索人生下半場。

據聞健身玩得好,要「俾啲掙扎」。今年52歲的牙醫謝德安,自30歲起經歷體重過山車。「當時睇張家輝套《激戰》,覺得八舊腹肌好型,操過一輪,但過後又肥返。」

疫情下他開始玩健美,去年8月參加比賽,在40多個參賽者中拿第二名,背後肌肉的「掙扎度」,同時也見證著他人屆中年燃燒鬥心的轉變。

「因為我身形較矮細,係除衫旁人先覺『有料到』。」(受訪者提供)

謝德安身型短小精悍,穿上牙醫袍,渾然不覺他是一名大隻佬。「健身比賽前,客人見我瘦了許多,問『醫生你係咪有病』,我一般回應是跑步減肥。有熟客知道我向來有小肚腩,得悉我玩健美比賽,並看到我那些相和獎項時,會由質疑變成佩服,一個還問我除衫睇牙會唔會貴啲 ? 」

謝德安笑言。檢視自己的鋼條身形時,明顯身心自豪。

睇《激戰》練腹肌  

一切都是以汗水交換回來。2020年疫情時,謝德安重逾160磅,「當時健身室無開,同朋友去行山,由薄扶林寶翠園行上山頂,行返落去我拉傷足踝,自覺50歲無理由體能咁差。反觀同行的死黨,他52歲玩香港100越野跑,完全相形見絀。」

疫情前,謝德安常到外國講課上堂,「現在無得飛,都沒有藉口不做運動了。結果一日只食一餐晚餐,下午只飲奶粉,並在家玩懸吊訓練 TRX(Total Body Resistance Exercise),又跑山鍛練。有朋友是玩瑜伽攝影師,用12星期紀錄我的身形轉變,變相有死線比自己。」

牙醫謝德安疫情時才玩健身,由外至內改變了他的人生觀。(攝影:湯致遠))

2013年張家輝主演《激戰》,當時其人魚線及八舊腹肌哄動全城,謝德安看完後也真的走去練,fit過一輪後慢慢又肥膏暗訪。「以為那種身形,一生人試過一次就算,過程太辛苦。想不到到了50歲的人生關口,又會再操過。」

變白髮大隻佬參賽

健身小有成果,教練林文勝問謝德安有否興趣玩健美比賽,他聽後也躍躍一試。 「健身主要是強身健體,功能性較強,不會講求六或八舊腹肌,或要求低脂肪比。但上台做健美,擺出各式pose, 每部份肌肉都要均稱,如背肌每一part都要練到極緻,線條要好看,靚腹肌更是基本的。」

最新影片:

謝德安於去年8月及12月參加過健美比賽,第一次玩健美項目,是model fitness的組別,「這是沒有年紀限制,40多個參賽者不少是小鮮肉,我拿第二名,整埋個白髮馬尾look,可能加了少少印象分。」

同一日第二場謝德安參加的是master men physique資深組別的健美賽事,參賽者都是50歲以上人士,Ryan就拿了第一名。「我最強對手是跆拳道教練,狀態都好fit,我抱著『上過台已經算贏,是贏自己』。他玩跆拳道左右身形會較不對稱,會扣得多分,我雖然不夠他大隻,但左右比較對稱,教練話比賽時要展示前後的三角(肩寬和腰成為三角),所以一定要均稱和細緻。」

謝德安說《激戰》中張家輝的那句「要贏,就要不自量力」對他最受啟發,也是他守持鬥心的原動力。

    點擊圖片放大
    +5
    +4

戒酒練心帶來健康人生

謝德安的操練日常,是周一至周五從胸肌、背肌、腳及肩膊各部份練一次,周末還去跑步,「有說健身和跑步的人身形上有相當的抵觸,玩長跑的人全部偏瘦,因為跑得快的人要輕身,與前者增加肌肉量有別,我則想兩者兼顧。」

講到健美最大的得著,謝德安說是改善了五十肩的情況,「做診所看牙,常要彎著背,難免有點寒背問題。找了拉筋教練幫手,每晚做半小時,膊頭拉鬆,配著操練肌肉發展才快,胸肌可以拉到最盡。」

至於飲食,他說:「一日三餐,操練時要食很多蛋白質及碳水化合物,才夠力去做。平常早餐是香蕉、奶醬多、黑咖啡,午餐是200克薯仔、牛油果、3隻雞蛋、雞胸。晚餐通常是薯仔、雞胸或魚等,周六日就正常飲食,因為跑山始終運動量大。」

謝德安有個6歲大的女兒,自幼患有肌肉無力症,兩歲也不能走路,其後他跑全馬,跑到28k 時有「撞牆」(即舉步維艱、配速驟降)但想到女兒,就奮力完成賽事。(受訪者提供)

其實操練期間,謝德安的生活作息也漸漸改變。「以前一日一支紅酒,再飲威士忌,現在幾乎已戒酒。因為酒精會影響肌肉發展,飲完有點『前功盡廢』的感覺。反正跑步都可以減壓,不用靠酒精。」

經歷體重起伏,謝德安說現在相信已可keep下來。「可能已習慣飲食模式,並找到當中的樂趣。反觀當年學張家輝般修身,感覺是『捱下去』,自然不能持久。疫情下無得飛,留在香港帶來不同的生活軌跡,驟眼看無咁多姿多彩,但人停下來反而可思索人生, 否則人到中年身體可能出現許多問題,現在帶來的健康和快樂是不同的。」

記者:馮柏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