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緣路山旮旯】岑珈其為導演心水男主角 黃浩然愛住山旮旯:客廳看見天和樹【有片】

娛樂 19:52 2022/08/19

分享:

分享:

港產電影《緣路山旮旯》由黃浩然導演,找來岑珈其擔任男主角,並先後遇上5位女神余香凝、陳漢娜、梁雍婷、蘇麗珊及張紋嘉,經歷數段港式「Long D」。

黃浩然接受TOPick專訪,透露堅持找岑珈其出演的原因,並大談居住在山旮旯的感受。

【緣路山旮旯】黃浩然善用香港靚景+本地音樂 張進翹與周漢寧談港式Long D

(左起)導演黃浩然、余香凝、岑珈其、張紋嘉、梁雍婷。(陳詠琪 攝)

居於長洲

黃浩然笑言:「我自己也住在山旮旯──長洲,住了9年,以前都是住城市,小時候是在香港島長大。我覺得如果另一半住得很遠都很有趣,連續幾次拖都住得很遠,會變成很可笑、很荒謬。」

問到為何決定搬到長洲居住?黃浩然指:「因為結婚,很明顯會過一種不同的生活,我想住得闊落一點,以及想嘗試從客廳看出去可以看見天和樹,想大點又想環境好點,卻沒法付出很多錢,新界或離島的村屋會變成一種選擇。」

他肯定地表示沒有後悔,「如果我一直住在香港的話,我會一直想住在長洲。」

住在長洲未有為黃浩然帶來不便,「打風不能外出簡直是正,大條道理叫別人不要煩我、不要我工作、不要我做任何事。其實住在島的人如非必要工作的話,是不會外出的,會每天在家,或是在島上嘆。」

他又說:「很多人覺得住在長洲是住得很遠,但其實住屯門、天水圍不是更遠嗎?很多人都不明白其實從長洲出來根本一點也不遠,並會忘記乘地鐵其實是需要時間走到地鐵站和上落月台。」

【緣路山旮旯】見證彼此成長聆聽另一半心聲 岑珈其余香凝榮升父母齊談育兒經【有片】

    點擊圖片放大
    +4
    +3

山旮旯

《緣路山旮旯》以香港一些偏遠地區作電影題材,黃浩然認為:「香港有很多山旮旯地方,主要是類型,不想每位女生也是住在村屋,想5位女生形象鮮明,觀眾不會混亂。現在有公屋、居屋、村屋、古蹟。」

澄碧邨與余香凝

他先介紹澄碧邨及余香凝,「至少是70年代出生的人才會認識澄碧邨,80後、90後未必知道澄碧邨是甚麼。澄碧邨跟余香凝的角色很相似,她讀書時期是Model拍攝廣告,但她大學畢業後選擇過一個普通的生活,這跟澄碧邨很相似,澄碧邨於80年代建成時是一個很巴閉的地方,但至今已經變成一個很普通,或是大家都不認識的地方,其實某程度上是以這個地方去比喻這個角色。其實你選擇住哪裏便代表了你的生活態度,是人物設定來的。」

梅子林與陳漢娜

至於梅子林和陳漢娜,黃浩然則謂:「陳漢娜的角色是真人真事,梅子林村曾經有一名駐村藝術家,是一名城市長大的女生,住了一年,內裏的壁畫全都是她畫的。要Cast一個怎樣的人才會似這個角色。陳漢娜是Perfect,她對我來說就是外星人,跟大部分香港女演員很不同。」

    點擊圖片放大
    +6
    +5

大澳與梁雍婷

他指梁雍婷演的角色是最困難,「因為她是5個之中對岑珈其最差,某程度上她是奸角。這個角色是有情緒病,是一個很難演的角色。我覺得Rachel Handle得很好。她是一個很市僧、細膩的人,錢對她來說很重要。大澳的居屋建成至今,快將廿五年,價值升了10倍,這地方跟角色是很配合的。」

下白泥與張紋嘉

他覺得張紋嘉的角色很清楚自己需要甚麼,「她需要的是很小眾,她很浪漫、天真,但她知道自己需要甚麼。她很喜歡看日落,所以搬到下白泥,她平日就是Cosplay的衣著,她是不會理會別人是否取笑她的。一個在元朗長大的人是不會覺得下白泥很遙遠,下白泥是在流浮生附近,就是在那區。下白泥對香港人來說是一個很夢幻、看日落很美的地方,所以我們的人物設定就是一個很夢幻的人。」

沙頭角與蘇麗珊

原來蘇麗珊的角色名稱源自於黃浩然的一位中學老師,「蘇麗珊,是他的同事,她的名字叫A Lee,沙頭角至少有一半人都是姓李的,所以這個角色一定要姓李,這才能代表那角色。以前我們會說性格很差的女生就是沙頭角村長的女兒『李愛』(你要),A Lee其實是來自我中學一位老師,她真的叫李愛美,英文名就是Amy Lee,簡稱就是A Lee。她也是一副病樣,然後覺得這個角色一定要叫A Lee。」

(陳詠琪 攝)

岑珈其為心水

男主角是此片最重要的角色,戲份很重並貫穿整套電影,且很有發揮空間。

黃浩然的不二之選一直都是岑珈其,不過他尋找投資者時遇上不少難題,「很多時投資者會想找個靚仔,我們也有找來高大靚仔來Casting,但始終都是想找岑珈其。」

他續指:「第一,他有演技,這是之前跟他合作時知道的,其實所有合作的演員都需要演技好。我的戲很低成本,要拍我很快,如果演技差經常要NG,便很浪費時間。第二,就是要普通,大部分男演員都是靚仔高大,Sell普通又好戲的其實選擇不多。」

(《緣路山旮旯》海報)

貼地電影

黃浩然希望電影能為大家送上歡樂:「過去這2、3年,香港人都生活得很不開心。想大家可以輕鬆一會,然後再生活、再出發。
輕鬆得來、好笑得來也不會脫離了現實。」

他續指:「很多電影、音樂都跟現實脫了節,過去數年香港發生的事情好像沒發生過。我覺得嘻嘻哈哈輕鬆是需要的,我希望電影能反映這個社會所發生的事情。」

記者:梁樂欣

最新影片推介:Alice專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