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鬥士】持續牙痛以為熱氣求診2年驚患牙骨癌 10小時做5個手術下排只剩一隻牙

健康 18:18 2022/08/31

分享:

分享:

陳芷晴因為牙痛以為熱氣,持續兩年求診找不出病因,最後竟然驚覺患上牙骨癌。

陳芷晴有一個夢,希望可為人師表,但她心願差不多達成之際,卻發現患上牙骨癌,此癌屬於頭頸癌一種。聽她道出各種手術、治療及康復過程,驚心動魄,實在佩服小小身軀要承受如此大的磨練。崎嶇路上力撑,今年5月她完成了教師文憑,毅力非凡。

陳芷晴發現患上牙骨癌的過程頗為曲折迂迴,原因是她正值年青少艾,從未想過與癌症如此及身。

徵狀其實早在2019年年中、她21歲時開始,睡覺時她左下牙骨位置總是有點疼痛,把手指放在那位置,會感到神經在跳動。也因為時痛時不痛,她認為可能與吃煎炸食物多熱氣有關,看中醫叮囑她注意飲食,不要給自己太大壓力。她吃罷中藥徵狀確少了出現,也放下了心。

可是不久,半夜牙骨跳動的情況又告出現,她懷疑是牙齒問題,牙醫替陳芷晴照了X光,牙齒狀況良好,既無蛀牙也沒有牙周病,處方止痛藥給她,惟情況依然。她又去看物理治療,照X光並無發現頸椎問題……如是者拖了半年,仍未找到病因。

牙骨癌患者陳芷晴沒想過癌症可以如此接近。(湯致遠攝)

牙骨痛到吃不下難成眠

直至2020年年頭,她牙骨位置痛不可擋,入了急症室,後獲轉介頭頸科,說是三叉神經綫問題,服藥後她藥到病除,痛楚消失,心中欣喜痊癒停藥之際,牙骨痛楚愈發愈頻密,整個下巴都感到痛楚,卻不知道根源在哪。「每星期發作一、兩次,每次會痛上兩日,而且是24小時都在痛。完全影響日常生活,無法入睡、食不下嚥。」

她斷斷續續求醫,期間都是吃止痛藥,但病因仍是一籌莫展,直至到2021年頭,她再向另一牙醫求診,進行了一個牙齒電流程序,測試哪隻牙齒接觸到電流無感覺,因進行兩次後結果都有差異,牙醫懷疑不是一般牙齒問題咁簡單,着她去照一張3D立體影像,發現她的牙骨左下位置有一個陰影,說若是牙瘡或水囊,問題會簡單些,但也有機會是相對棘手的腫瘤。

深入檢測終揪出真相

牙醫轉介她看口腔頜面外科專科,醫生指應是腫瘤,無論腫瘤是良性或惡性,這位置做手術都十分複雜,手術費要成100萬,未計後續治療,於是轉介她到菲臘牙科醫院,同日收症,2月初安排她照CT、MRI、PET Scan及切片化驗,兩年間看遍不同醫生的她,終確診是牙骨癌。

由於切除了下顎骨,她要在右小腿取一條腓骨補上。(被訪者提供)

牙骨癌無分期數,她的腫瘤約6厘米,因癌腫瘤生長在牙骨的偏僻部位,手術極複雜,預計需切除整個下顎,也只能保留少數下排牙齒(最後下排只留一顆牙)。因為下排損失了大部分牙齒,需裝上一個搭牙橋,留待完成手術後再進行植牙。另外,惟恐癌細胞擴散淋巴,需掃清頸部淋巴;也由於切除了下顎骨,要在右小腿取一條腓骨,並以3D立體打印打造一條牙骨,加上肽金屬板補助顎骨。這個大手術,也會引致面部腫脹,也在喉嚨開了一個氣口呼吸。

一次過做了5個手術,共花了10小時。「我後生,根本完全沒想過是癌症,無意識去照磁力共振、CT Scan。」開始時她否認事實,因本身作息正常、常做運動,何故患上也算罕見的牙骨癌?醫生囑她不必深究病因,總有些病是原因不明。

大型手術及治療需停學

陳芷晴曾問過醫生可否暫時不做手術,因確診時她正就讀學位教師教育文憑,差兩個月網課和兩個月實習畢業,可以在小學任教體育和數學科,突如其來的病打亂所有計劃。她大學畢業後做了兩年運動教練、社區中心教興趣班、在學校做教學助理,後再決定重返校園讀學位教師教育文憑,執教鞭是她的心願。

「但醫生說由肉眼看不到、摸不到,但腫瘤很快已侵蝕了我的牙骨,我徒手都觸摸到,之後要接受連串治療,醫生建議休學一年。」

完成電療後,焦燶的皮膚漸漸脫落。(被訪者提供)

聽她說治療也是很不容易,面部手術後她痛到難以入睡,人也神智不清,拔走身上的鼻胃喉、種豆的「留置針」,醫生說這種無意識行為,部分進行完大手術的病人也常發生。陳芷晴像洩了氣的氣球般氣餒,覺得自己重返嬰兒階段,無法控制口部合上以致不斷流口水,一天可用光一盒紙巾;無法自行進食;臥床十幾天,舉步為艱無法行走。十多天後醫生移走她的鼻胃喉,讓她嘗試自己吃東西,用針筒餵食,半碗粥水要花上兩個鐘頭,但有三分二是流瀉在身上。

努力復康讓生活如常

她說最難熬是手術後的30次電療和2次化療那段日子。第一次電療和第一次化療是同時間進行,化療翌日會整整一星期也嘔吐,止嘔藥、止嘔針統統無效,嘔吐又無法進食,一周內只飲幾少許水份和湯水。第二次電療後,口部開始潰爛,又難以吃東西,飲水如飲玻璃般痛入心;電療令頸焦了一大片,化療後又開始嘔吐,體重直綫下降,她由當初50kg,手術後僅得43kg,再跌到37kg,名副其實皮包骨。

完成治療後半年,她去考了一級攀石教練牌。(被訪者提供)

到電療、化療尾聲,吃不下嚥外,有段時間失去了味覺,分不到甜酸苦辣。她不想再喝流質及搗爛的蔬菜,嘗試吃白飯,第一餐半碗飯,用了兩小時,但吃完咀嚼肌肉很痛,護士教她按摩紓緩。7月復康的大部分日子都是睡覺、按摩、吃東西、學行路、跑步,朋友約她吃飯也會吃Pizza、鋸扒。「下排牙齒只得一隻牙,其實好花時間咀嚼,但我好任性,吃得好慢也偏要食。」

老師夢盼明年達成

陳芷晴手術後積極進行復康,上年10月開始已能重拾做運動和跑步,目前也兼職教跳繩。惟原發部位的手術疤痕大,出現了硬化,她常感覺頸部像有人箍着,現在只能靠勤做拉筋不讓情況惡化。「其實至去年6月尾,所有電療和化療終告一段落,但手術後遺留了頸緊、24小時耳鳴、手術後有很多神經綫已切除,下顎位置已無感覺,醫生也說是永久後遺症。」

    點擊圖片放大
    +5
    +4

數年間身心備受考驗,她從未放棄當上老師的夢想,今年1月她復課,讀體育有大量實習課程,包括體操、羽毛球、排球等,球類活動尚可,但體操的側手翻、田徑的跳遠和推鉛球,她腳和頸在手術後都有影響,學校助她在實習上作調適,之後她亦順利畢業。

目前,她在香港大學賽馬會癌症綜合關護中心診所兼職,上個月剛進行了一個加高牙樁小手術,待一至兩個月再接受植牙,打算完成這手術後,明年會全力找老師的工作。她坦言,壓根兒是有擔心自己能否應付到教學工作,如此大壓力和工作量,手術的後遺,一日要上五、六堂課能否應付。事實上,她的歷練見證了勇敢堅毅,為夢想奮鬥,定能迎難而上。

記者:周美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