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能量】商人提早退休大半生做義工助弱勢 感悟人不是賺錢機器要適時享受生活

休閒消費 08:55 2022/09/06

分享:

分享:

張文緯(Man)退休後投入大量時間做義務工作,生活比從前更充實。(被訪者提供)

香港大部分公司的退休年齡,一般設在60、65歲。前商人張文緯(Man)選擇在54歲便結束生意提早退休,為的是享受人生。「人不是賺錢機器,應在適當時候退下,過悠閒的生活,還可做義工幫助有需要的人。」

歸根究底,原來Man年輕時已做義工,一直以助人為樂,退休後便視義工為「正職」,為多個團體做義務工作,其中包括香港失明人協進會,帶失明人士旅行及提供陪診等服務,他自言退休生活比以前更充實。

最新影片推介:鄧麗欣陳詠燊專訪

在理工大學(前身為理工學院)修讀紡織系的Man,畢業後主要從事跟時裝服飾有關的工作,後來自己做生意開設成衣公司,經常中港兩邊走。「在內地做生意難免要應酬,自己不喜歡飲酒,故我選擇找當地的中介人幫手睇辦及搵貨,雖然利潤會減少,但我覺得不用舟車勞頓,可以有更多時間陪屋企人,非常值得。」

成衣公司多年來發展不錯,但Man卻於2010年把公司結束,當時只有54歲的他更正式退休。「兩個仔已出來工作,我的財政壓力大減,而且我覺得人不是賺錢機器,選擇提早退休是為享受生活。」

Man 在香港失明人協進會做義工時,曾學習失明人引路法。(被訪者提供)

退休對Man而言,並不需要過渡期,皆因他一直有做運動,如打網球、足球及跑步等,退休之初便更加投入,他笑言更多添幾分寫意。「未退休前我已經常做運動,兩個仔讀中學時,每年我都參加學校陸運會的親子接力賽,差不多年年都拿冠軍。後來我準備報名參加新一年的賽事,有家長笑說:『你再參加,其他人又贏不到冠軍。』我當然明白背後意思,從此我不再參加兒子的陸運會了。」

從小參加義務工作

運動之外,做義工也成為Man退休後的「正職」,而這一顆助人的心從小已培養起來。「我信奉天主教,自小在聖堂的彌撒中擔當輔祭,如幫手拿蠟燭等。神父有時會帶我們探訪區內的年長教友或獨居長者,故此小時候已不知不覺投入義務工作。」

後來踏足社會,他一直為不同機構做義工,其中包括愛德循環運動,主要為長者、兒童及青少年提供服務。「有些家庭出現問題,父母未能接送子女到學校,我便負責接送工作,親自送到學校門口,保證安全。」

以前奧比斯眼科飛機醫院會到香港維修,他曾上機參觀做手術過程及內部設備。(被訪者提供)

Man服務的對象中也有長者,其中一對姊妹更令他很難忘。「多年前家姐準備移民美國,但當她獲知居內地的妹妹成功申請來港,便放棄移民留港與她一起生活,多年來二人相依為命。近年家姐健康變差要坐輪椅,妹妹對姊姊不離不棄,有情有義,我跟其他義工都盡能力協助兩人的生活需要。」

跟失明人士旅行

4年前,他加入香港失明人協進會成為義工,Man說是在一個偶然的機會下認識這機構。「大約5年前,某天在觀塘泳池游水,見到一些長者踢波,原來這活動是由社工康Sir負責,大家傾得很投契。當他知道我做義工後,便介紹我認識香港失明人協進會。」

他經常協助失明人士生活需要,相當善心。(被訪者提供)

這協會是首個由視障(失明及弱視)人士組織及管理的自助團體,發揮視障人士的自助互助精神,以推動平等、獨立、機會為宗旨。Man於2018年加入協進會成為義工,服務範圍包括帶失明人士旅行及醫院陪診等。

Man說最喜歡跟失明人士一起旅行,因可感受他們的喜悅。「機構舉辦的本地旅行團,每位義工要負責帶一位失明人士,我當時照顧一位年輕人,他只餘很少的視力,但卻愛用手機拍攝。在旅程中他不時停步周圍拍攝,我們守在團隊的最尾位置,但我並沒有催促他,因為旅行團不常舉辦,加上名額很有限,故此參加者都很珍惜這些機會,於是我便讓他拍個痛快。」

他也不時陪失明人士到醫院覆診,有次更發生一件驚險事。「我陪一位坐輪椅的失明女士到屯門醫院睇醫生,她需要吸氧氣,我要替她拆氧氣樽,雖然早前已學識整個程序,但始終第一次仍戰戰兢兢,幸好當時有護士及救護員主動協助,才可順利完成。」

經常與失明人士同行,Man十分了解他們的處境,認為社會必須在職場上給予更多支援。「現時失明人士從事的工作,主要是聽電話及按摩,年輕失明人士似乎欠缺其他出路,漸漸會變得失去動力,故希望社會能了解他們所需。」

    點擊圖片放大
    +4
    +3

做義務工作接近大半生,Man說自己有很大得著。「做義工可擴闊社交圈子,而且每次跟好友飯聚話題更多,因我經常分享一些義工故事,希望能令身邊的人願意參加不同的義務工作。」

Man的計劃果然有成效,近年兒子受他影響,在愛德循環運動開始做義工,定期探訪長者,跟爸爸一起發揮助人為本的精神。

理財心得:股票不要盲目信貼士

Man一直有投資股票,主要以藍籌為主,他笑說因年輕時曾「交學費」,令他學會審慎投資。「80年代尾,有個老友叫我買一隻股票,話一定大升,當時我都不太理解這上市公司的業務,但就相信他大手買入。後來股價大跌,我投資的5萬元全部蝕清,當時我把股票當牆紙貼在牆上,警惕自己日後投資要審慎。」自此,他現在只會買一些優質的藍籌股作收息之用。

    點擊圖片放大
    +5
    +4

另外,他表示自己從來不會買物業投資,因要交不同費用,如律師費、地產代理佣金及管理費等,而且過程繁複,倘若遇到租霸,便會惹上麻煩費時失事。

記者者:招美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