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夫妻之道】曾展章妙論與大姐明凹凸夫妻關係 叱咤廣播界40年悟出職場免炒秘笈

娛樂 13:12 2022/09/15

分享:

分享:

曾展章自言,人不風流枉少年,但風流總被雨打風吹去。位高權重,點到即止。他說自己在《勁歌金曲》時認識大姐明,大家工作崗位不同,很多時自覺地分開少少。

人稱「蹺王」的曾展章(Samuel),除了香港電台,其履歷足迹遍布各大電台和電視台,更被譽為香港第一位電視廣告營運大師。「又不用說是蹺王,我只時常勸同事,別用老辦法解決新問題。做員工要為公司創新,做老闆得為自己創業。」那退下火綫後,又對退休生活有何創見?

於2018 年,曾展章以62 歲退休之齡,跟香港有線電視娛樂有限公司(有線電視)的關係總算告一段落。然而,在任職執行董事期間,對曾有網民以「連希特拉都cut 唔到有線」來諷刺的事情,又如何看待呢?

他說:「那件事不到我管,但錢和形象,你又會怎選擇呢?無計架喎。」確實,網民諷刺終止不到的是有線寬頻服務,非有線電視,不過兩者業務確有剪不斷理還亂的關係。而曾展章獨上「五台山」40 年,何嘗不是跟無綫、商台、有線、新城和nowTV 有着千絲萬縷的關係?

最新影片推介:樊亦敏專訪

站在天地最前綫

1979 年他以非香港大學畢業生加入電視廣播國際有限公司(無綫)的國際業務部,首項任務已充滿挑戰性,是與文匯報聯合代理中國傳媒的海外廣告業務,包括中央電視台等。

「我大半生站在天地最前綫,讓我學會不要用老辦法來解決新問題。就像開始時,無人教我怎樣去賣 CCTV-1 的廣告……」他回憶說。

1956年生於香港,1980年以優異生畢業於香港樹仁學院工商管理系;1976年加入麗的電視做信差;1979年加入無綫任職國際業務部;1996年出任商台製作有限公司董事總經理,後來請辭轉到有線電視。2005年獲委任有線電視及有線新聞速遞總經理,2009年成為有線電視執行董事兼總經理,2018年正式退休。(黃建輝攝)

在當時尚在發展中的地方他抱着「為何不」的心態北上,終為中央電視台成功引入一個報時贊助,後部門停運,他被調職到營業部,專責翡翠台電視廣告業務後,他也開始參與公司之大型節目統籌工作,如《勁歌金曲頒獎典禮》、《龍鳳呈祥賀台慶》等,反而讓他獲益不少。

「原來打工創新是不怕老闆鬧的,而且老闆不夠膽炒你,因炒了後,無人夠膽替他創新,更何況輸極有個譜,很多時我也是糊裏糊塗幸運地過關。」

1991 年2 月職銜是翡翠台高級營業經理的他,以約滿為由離開無綫,他坦言:「我頭上兩三個老闆已走晒,舊一輩高層都已換人,我留在哪裏做甚麼?不如出去闖闖,發覺原來世界咁靚嘅!」

從此,他身兼多職,除了開個人公司,與國家統計局成立中國市場資訊(國際)有限公司,亦擔任九倉市務顧問,成功競投收費有線電視的牌照……當然還有一段鮮為人知的小插曲,盡顯他在廣播界「蹺王」之地位。

與趙應春(左)有線新聞前執行董事為有線電視領軍,右為九倉置業董事局主席吳天海。

「那時跟甘國亮熟稔,在我離開商台時(1996年),也因角色利益衝突,我不用真名幫他做節目。他在新城做台長時,天天見他很憂鬱很苦惱,經常問我兩條電台頻道新城997 和精選104 應怎搞才好。我便跟他說:『兩條娛樂台,一條就夠啦,你同俞琤爭,你搞佢唔掂架!開一條24 小時財經新聞台吧,不用擔心,以李嘉誠地位,有邊個唔想幫襯,跟李家拉上關係做生意呢?』我幫他編好Schedule(流程)和做埋Forecast(預測),看完後叫我一起去見見李家,讓他們聽聽想法。」

幾日後,甘國亮約他與「紅籌之父」梁伯韜與霍建寧見面,他再解釋一遍,二人異口同聲說:「得喎,Samuel。」兩日後就決定以他的藍本改方向,並給他一筆非常可觀的酬金。

2001 年2 月5 日,精選104 改台號為新城財經台。「坦言這是旺財不旺丁的方法,我的大原則是只要合法,不要怕輸,而好多時只因為我敢做別人不敢的。」

老夫老妻,一凹一凸,二人想法一致。(圖片:受訪者提供)

一直一橫一凹一凸

1996 年,曾展章在商台當董事總經理,負責廣告創作及製作,後因政府批准有線電視業務而請辭。由2005 年到2009 年,由總經理晉升至執行董事兼總經理,對營運方式自有他一套「一直一橫」見解。

「收費電視和免費電視的分別,其實可以好簡單。免費電視『直向』,而收費電視『橫向』的,前者跟廣管局指示而排,後者因頻道無限(可任易開台),而每一種節目類型開一條台,不愁沒題材。」

直至2018 年,年屆退休之齡,得從最前綫退下來。他深知自己是不能閒着的人,早於退休10 年前,已計劃好給自己寄託,就是出版達175萬字的《華夏歷史年表筆記》,而他以「Lonely Game」來形容這源自他年少時讀歷史書這最廉價的嗜好。

「年紀愈大,是不會找不到人跟你一起去玩,而每個人的興趣不外乎琴棋書畫那幾樣。」

1957年拍攝的照片,他明言曾父是寒酸書生,家境不富裕,最大娛樂是看父親買給他的《唐詩300首》,「更要我們熟背《長恨歌》。」(圖片:受訪者提供)

相比以前今天的他清減不少,他說:「以前返工7 點起身食早餐,一日三餐加應酬,都唔算肥,只係少少『生意人』體形。現在我老婆(林建明)叫我這種做18:6,9 點起身,1 點食晏,7 點晚飯,6 小時內食晒當日飯餐,唔覺意食少一餐,原來這是一種減肥方法。其實我無興趣減肥,也不戒口,依舊大魚大肉,晚晚在書房邊為《華》修訂,邊飲威士忌,一星期喝1 枝,有時是Lonely
Drinker,有時跟一班朋友喝啤酒,Happy Hour還是會有的!」

原本抱着「開開心心,隨遇而安」的退休心態,2019 年因妻子「勒令」要年內完成《華》,他即快馬加鞭……

他跟妻子一起37 年,女方曾透露二人墮入愛河緣於一次《蝦仔爹哋》(林建明演「大白鯊」一角)到內地為新酒店做宣傳時,無意中被男方的笑容迷倒而開始。今年是兩口子結婚29 周年,多年來屢傳婚變,今天男方這樣解說他倆的關係:

「人不風流枉少年,但風流總被雨打風吹去。位高權重,點到即止。我在《歡樂今宵》時認識她,大家工作崗位不同,很多時自覺地分開少少。我們關係一凹一凸,懂得互相遷就,也因無兒無女,大家相依為命,慶幸不用為經濟問題而傷腦筋。」

    點擊圖片放大
    +5
    +4

其後並以辛棄疾《永遇樂.京口北固亭懷古》一詩來回應。大抵,真正風流倜儻的男士,就是找到一位能與自己看細水長流的人,而二人也甚有默契地囑咐對方,萬一有病須搶救,別要對方插喉,好讓對方有尊嚴地離開,只因2016 年,二人曾經歷林偉照(林建明兄長)的離世過程。

「在他最後的5、6 年,需要在安老院療養,我們經常探他,替他剪指甲,他說話已不清晰。到最後要入醫院,醫生為他插喉,即使他不能講話,我們都感覺到他的痛。當一個病人知道痛卻不能表達,那刻我們都懂得死不可怕,長期臥床才最可悲。若對方有事,不要替我們插喉,讓我們安然離去。」

場地提供:四季菊日本餐廳

記者:黃鑑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