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RROR演唱會】舞者與Mo家人見面互相擁抱支持 So Ching暴瘦精神崩壞感心痛

娛樂 09:44 2022/09/22

分享:

分享:

參與MIRROR演唱會的舞者與阿Mo家人及So Ching見面,互相扶持。

MIRROR演唱會發生意外近2個月,受重傷的舞者李啟言(阿Mo)仍留醫,其一舉一動備受關注。日前阿Mo父親李盛林牧師在代禱信表示,兒子已轉到腦神經外科病房,家人每次探望離開都擁抱對方。

李牧師又指早前與其他跟啟言同行的舞者們會面,大家相擁支持鼓勵,更了解演唱會發生事故的相關事宜。

原來當晚除MIRROR演唱會的舞者們現身外,蘇芷晴(SoChing)亦有出現,其中有不少舞者在網上上載當晚照片,更指目睹So Ching暴瘦到皮包骨,令人心痛。而So Ching亦有轉發相片留言:「We miss you all ,原來只過了55天。」

【MIRROR演唱會】傳已再入紙申請2023年7月紅館檔期 MIRROR主辦方開腔回應傳聞

各位舞者盡訴心聲

舞者Terry指因疫情關係仍不能親身到醫院見Mo一面:「見到Mo家人,知道更多Mo的狀況,令人沉重非常,心痛至極,見到so ching,瘦至皮包骨,疲態盡現,亦都心感無力。那一刻,我們能做的只係給予擁抱和表達支持,因為我哋冇人能感受他們的感受,面對的處境,尤其仍在病床上身心都爭扎的Mo,對於一切的困難都係不能夠想像的,也希望大家可以繼續給予他們最大支持。」

舞者Mannsze稱:「當晚望住Mo家人和SoChing,感覺到佢哋非常疲倦崩壞嘅精神狀態,但仍然繼續用和平堅強嘅雙眼堅持住,好心酸,但我們在一起。」

舞者家琪指聽著李牧師交代Mo的狀況、大家再講述一次演唱會發生的所有事情,腦海又再閃現許多畫面:「上台前我們在台下說的每一句、事發當刻、事發後長走廊災難式的混亂畫面、各人如何哭得聲嘶力竭等,每一個片段仍然深深刻在我腦海中,歷歷在目。我們能夠做的,只是用自己僅餘的氣力互相擁抱扶持及鼓勵…各種想像、各種擔憂,如果祢聽到我們的禱告,求求祢一定要給予Mo力量,他每天都在打仗 。」

舞者Augus一直都很擔心SoChing的情況:「事發後第一次與mo的家人及soching見面。自從演唱會第一天完結在後台和soching見面後,事隔大約一個多月才能見面和交談,期間真的非常擔心她,看着她神情低落只感到哽咽難言,知道她原來都在擔心我們令我更痛心,唯有可以做的只有互相擁抱,給予大家力量。」

他又指,當天李牧師和家人交代Mo的情況和整個災難的詳細經過時:「感到悲痛欲絕,大家情緒都非常激動,除了哭和互相扶持,我們做不了什麼,非常無助。最後大家一起為Mo去禱告,其實我們最希望的只有Mo能完全康復,一起繼續走下去!辛苦了soching和Mo的家人,大家都會支撐着你們的。Mo大家都很想念你。」

舞者Beeplok表示:「直至上一個星期前夜晚都會夢到你而喊醒,相信無論係你自己、屋企人定So Ching都一定比我難過難受1千萬倍,我去到今日都仍然無力感好重,做任何事都提唔起勁,莫講話係你哋,SoChing ah Mo你哋一定要加油撐住。好抱歉當日唔能夠出席見面,知道大家去見返大家嘅感受同做出呢一步都需要一定嘅勇氣,希望盡快會有一個確實嘅交代畀到大家每一位。」

(IG圖片)

陪伴Mo到醫院的戰友立賢

另外,當日有份護送Mo到醫院的戰友立賢亦在社交平台出post抒發情感,他說:「還清楚記得當晚意外發生後,我在舞台上等待著急救員把Mo移動到擔架上,手中緊握著他的電話和身分證。替他登記資料時,手卻抖得甚至要用左手握緊右手手腕,生怕會把他的東西弄丟。」

隨後我在車上著急地向Mo大叫:「我喺到呀!Mo!我係立賢呀!我陪緊你呀!好快到架喇唔使擔心!」我看到Mo微弱的眼神眨動了一下:「以我們多年的默契,我知道你聽到了,我便繼續不停地聯絡你所有的親屬,打給你哥哥、大嫂、So Ching⋯甚至在目送你被推入手術室的那刻,我還在打電話。但倘若當時的我知道那將是我未來數個月內最後一次見到你,我便該暫時放下電話的。

我一直都沒有辦法得知Mo的實際情況,直到這一天我與Mo的家人見面。Mo的家人憔悴的眼神訴說著他們內心的悲痛,李牧師帶領我們握手禱告時,站在他身旁的我感受到他老人家心情悲痛得身體不住顫抖,那般淒涼的景象絕非任何具有惻隱之心的人所能承受。」

禱告結束後,李牧師握著我的手說:「你就係立賢,係咪呀?」我點頭示意,李牧師握著我的手便更用力,在我耳邊說:「多謝你陪啟言去醫院,謝謝你。」我從來沒想像過原來聽到一句如此簡單的道謝,是可以令我的心像被搗爛一樣疼痛的。我痛恨自己,為何我如此無能?為何我不能為我這位好友做更多更多?啟言每天承受的痛苦絕非常人能想像,他只是個熱愛跳舞的男孩子,他天生屬於舞台。他的花樣年華,絕不應該在病床上渡過。

    點擊圖片放大
    +11
    +10

綵排時受傷的舞者Zisac

至於在MIRROR演唱會綵排時受傷的舞者Zisac,他亦在IG寫下兩個月來的感受,開首他以重傷後的Mo,每日躺在病床望着天花板的時間︰「55days x 24hrs = 1320hrs」

Zisac︰「呢個擁抱對於我嚟講有極巨大意義,唔係我帶比牧師一份關心或者安慰,係調返轉一個爸爸對我嘅支持,而且呢一位爸爸嘅兒子仲要係病房嘅時候,佢畀咗一道咁強大嘅力量我,我去見佢之前,我以為自己已經準備好為佢地一家人提供一份支持,即使係幾渺小嘅力量都好。

但當我見到佢地,我就知道,我未,我身體嘅痛楚會慢慢消失,但係我個心仲係好痛。我同佢嘅兒子唔算認識咗一段好長嘅時間,合作嘅次數亦都唔多,但一個團體,我親眼目睹成員受到咁災難性既傷害,作為一個人可以唔心痛咩!多謝牧師係自己情況咁差嘅時間都帶比我安慰,多謝牧師,啟言爸爸。」

會面當日,Zisac看着消瘦不少的 SoChing︰「我知道呢個小女孩好耐,談唔上叫認識,我見到呢個女仔係一段咁短嘅時間被迫成長變成一個堅強嘅大人,多謝你嗰日嘅鼓勵,希望你能夠好好過生活。多謝So Ching。」

最新影片:樊亦敏專訪

撰文 : TOPick柴犬出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