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夢女生】90後band女為音樂做斜槓族 WHIZZ無懼零收入盼家人體諒

休閒消費 17:05 2022/09/23

分享:

分享:

4位女生透過社交平台而認識,繼而組成樂隊,並以Slasher身份玩音樂。

近年「斜槓族」(Slasher)的興起,如為追夢者找到一個跟現實共存的大門。90後4人女子樂隊WHIZZ便是典型的「斜槓族」,其中有3名成員都是靠不同兼職收入,來支持她們夾band的音樂夢,她們亦以過來人身份,證明夢想跟現實不是永遠對立的。

於2019年組成的WHIZZ,成員包括主音及結他手王雨山、結他手Moo、低音結他手Bowie及鼓手Jess,4位女生本來各不相識,卻透過IG而成為朋友,繼而一同組成樂隊, 經過了不同的磨合,不經意已發展了三年多,演出機會亦漸多。

4名成員中,除了Jess現全職為小學教師,其餘3人都是自由工作者,一直在工作和理想間取得平衡。

WHIZZ 4位成員:(左起)Jess、Moo、雨山、Bowie。(黃建輝攝)

因一場大病反思人生

談到如何成為斜槓一族,主音王雨山就是由一場大病而開始。「幾年前因為金黃葡萄球菌入體,全身內臟都發炎,病到自理能力都幾乎喪失,在留醫時正值農曆年,在床上反思人生為了甚麼而活,康復後便決定要活在當下,只做自己喜歡的事,就開始一邊教結他,一邊物色一齊玩音樂的成員。」

在澳洲讀書的Bowie,12歲起便希望做跟音樂有關的工作,回港後就做起演唱會幕後工作人員,同時有感個性外向,現同時兼任社工中心助理,自言當自由工作者最適合性格。

4位女生透過社交平台而認識,繼而組成樂隊,並以Slasher身份玩音樂。

曾經全職平面設計員的結他手Moo,卻是因家人的鼓勵而成為自由工作者,她憶述:「父親有日問我是否好想玩音樂,若要追夢就要趁年青,只要能照顧到自己生活,他們就會支持,之後我便向公司申轉了做兼職,閒來便教結他和幫人剪片,有基本生活費已很滿足。」

至於鼓手Jess當日考完DSE後,先後再報讀了體育教練及教育大學,現職小學體育老師的她,雖然沒有經濟負擔,但考慮家人希望自己有穩定的職業,就未有加入做「斜槓族」。

    點擊圖片放大
    +4
    +3

幾乎試過戶口清零

自由身固然可以為夢想而奔馳,可是現實的需要往往亦是考驗。Moo對此很是認同:「因為我要租地方去教音樂,有時學生遲了交學費,我就會很吃力,試過有一個戶口幾乎沒錢,連食飯和增增八達通都不能,那時還有一星期才出糧,只能盡量食少些,又要向學生問可否先交費。」

除了收入不穩,Bowie指時間管理亦很重要。「因為同一時間可能要處理很多工作,像我要兼顧演唱會製作事宜以及社工中心工作,有時候會好混亂,故思緒要很清晰。」

雨山分析:「當Slasher的好處,是時間上較彈性,變相多了很多學習的機會,譬如我就學了很多關於管理樂隊的經驗,由工作安排至收入支出等,可說是為了音樂興趣而增值,相對幸運地,有時會得到家人在財政上的支持,算是少了一點壓力。」

家人支持是動力

4位女生不諱言,如果能得到家人的體諒,是當Slasher最大的安慰。雨山就深有共鳴道:「我中學開始就經常參加音樂比賽,但無論我拿了甚麼獎,父母都不會鼓勵,甚至叫我不要浪費時間。考完DSE後,我本來想升讀藝術、音樂,家人曾勸我讀社工,最初都有聽他們話,最後亦遊說他們讓我讀設計。」

她說現在父母仍不大認同她去夾band,每次表演都會問有沒有錢,但態度也會軟化。「我不期望他們會支持,能不反對已經很好。」Bowie雖然沒有家人給予壓力,但亦能體會追夢者的憂慮。「有些家人或者永遠不會明白,因大家各自追求的目標不同,最重要可以包容共處。」

Moo和Jess亦能感受到,如能夠跟家人協調溝通,對Slasher來說便是最好的動力。

小薯茄程人富和麗英、組合P1X3L、無伴奏合唱團SENZA A Capella及WHIZZ演出。

鼓勵DSE考生

早前「賽馬會鼓掌‧創你程計劃」及「賽馬會平行心間計劃」早前主辦《瞓唔著音樂節》,邀來不同年青藝人如小薯茄的程人富和麗英、男子組合P1X3L、無伴奏合唱團SENZA A Capella及WHIZZ演出,以及向年青人分享追夢經驗。

WHIZZ在活動上唱出原創歌曲《With the Flow》及《二話不說》,寄語年青同學不用太緊張考試成績,只要出了能力,身邊一定有人陪伴度過困難時刻。

在跟學生交流時刻,不少人問及畢業後如何平衡理想和現實,WHIZZ亦以過來來身份分享經驗,雨山憶道:「始終年紀尚小,確實需要家人的支持,也不用鑽牛角尖,某程度子女要滿足家人的期望,先要把學業完成,同時也可以計劃如何實踐夢想,證明自己是可以兼顧兩者的。」

記者:區家歷

最新影片推介:樊亦敏專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