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LLAR成員】So Ching穿阿Mo服裝解思念 舞者Wing:負責單位肯出嚟交代未?!

娛樂 11:06 2022/09/25

分享:

分享:

MIRROR演唱會發生意外近2個月,受重傷的舞者李啟言(阿Mo)已轉到腦神經外科病房留醫。

阿Mo父親李盛林牧師於昨晚(9月24日)發出第九封代禱信,指阿Mo現時能掌握自主呼吸、有望四星期內除頸箍,也盼阿Mo每天能有質素的睡眠和休息。 

至於阿Mo的女友蘇芷晴(So Ching)也一直默默陪伴阿Mo,也有更新IG限時動態抒發心情。

So Ching昨晚在限時動態轉發目擊阿Mo受傷的舞者Wing所發的帖文,阿Wing在文中憶述事發當晚的情況。

So Ching每天穿阿Mo衣服

So Ching在限時動態轉發Wing的帖文,並寫道:「無人會想在無原因的情況下日日提住,我只係想多謝陪伴左(咗)我兩個月既(嘅)朋友」 。

阿Wing在帖文內提到So Ching每天穿阿Mo的衣服以解思念之情,又問:「過咗差唔多兩個月啦!請問負責單位肯出嚟交代未?!」 ,寫道:

「你而家在哪裡?Mo他...出事了。」我顫抖著想跟So Ching 說,可是電話偏偏在這個時候接不上,這令我更擔心了。

那天晚上,我剛好坐在近台前的位置。在一片螢光棒和手機電筒的光海下,伴隨着觀眾的歡呼、舞台的音響,然後,戛然而止的那一幕發生了。

待我們在醫院相見時,什麼也沒說,只是相擁,泣不成聲。

及後每一個勉強進睡的晚上⋯
全部都是刻骨銘心的時刻。

望著這個傻女孩,每一天都穿上她男朋友的衣服 ,因為朝思暮想,思念每天睡在病床的男朋友。彷彿,穿上還有他氣息和氣味的衣服,就感覺他仍在家中,仍像每日般一起過着吵吵鬧鬧的日子。

縱使壓力再大,心力交瘁,她都很努力地面對。她為他打點一切所需,默默地陪伴他打這場仗。

「今日他不小心發了我脾氣。」有一天她扁着嘴對我說。「我冇事,其實我以前都也是這樣發他脾氣的。」

她的口裡總掛著「我沒事」這句,但我知道沒有人能理解到她內心所有洶湧而來的情緒。

這種心痛 ,很無奈,但原來也都只能逼不得已地接受。

Mo他每日承受着常人不能理解的痛苦,平時內心十分平靜的他,偶爾心情覺得煩悶也是很正常。

相比起「克服」陰霾等詞,對Mo而言,有可能下半輩子只能漫長地「無奈面對」現實對他的殘酷。

然後,她續提醒要為事件追究責任:

沒錯生活還是要繼續
Mo 、他的家人 、So Ching
還是你我

但一個「合理交代 」
一個表達對舞者/普通員工的生命安全基本尊重的辦法
請問很難嗎?

我知道,資本總有辦法將一切責任撇開。
也畢竟,在他們眼中我們只是小齒輪,
也畢竟,將法律條文draft得天花亂墜是他們的expertise,我們要踏上舞台,就得無奈接受這不對等的關係。

但,難道現在我們要連生命也付上了嗎?這件事,真的純粹是無可避免的意外嗎?

抱歉未能做到心如止水,
作為一位舞者,
作為第一身共同經歷見證這一切的朋友,
此刻我只想翻騰怒吼:

「過咗差唔多兩個月啦!請問負責單位肯出嚟交代未?!」

資本有權力保護,
可以去犯錯、疏忽,
但代價可以是一條人命、一個人嘅終身自由。

那麼,我們呢?誰來保護我們?Mo和他的家人、以及So Ching,難道不deserve一個合理的交代嗎?

    點擊圖片放大
    +5
    +4

So Ching漸消瘦 

MIRROR演唱會發生意外近2個月,受重傷的舞者李啟言(阿Mo)仍留醫。一眾有參與MIRROR演唱會的舞蹈員,在日前與阿Mo的家人及女友蘇芷晴(SoChing)見面。

一眾舞者在日前分別在個人社交平台上載當日會面的相片,以及藉此抒發心中感受。

當中,舞者都有提及阿Mo女友SoChing(蘇芷晴)因受此不幸事件折騰而消瘦及精神不振。舞者、SoChing好友Carol Yip曾於IG story發文,講述見SoChing受此事件折磨而心痛,同時佩服對方的堅強。 

最新影片推介: 

撰文 : TOPick柴犬出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