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育兒經】禮儀師爸爸不避諱與年幼子女談生死 揭開殯葬業神秘面紗辦墳場導賞

育兒經 16:23 2022/10/05

分享:

分享:

在澳洲墨爾本讀大學主修市場學的鍾家樂,現在成為殯葬禮儀師,箇中也有一段經歷。

香港人靈活且勤力上進,各行各業臥虎藏龍,更有繼往開來的視野和魄力,殯葬禮儀師鍾家樂即是其一。「我真的從未想過自己會跟隨父親進入這行!」子承父業的家樂笑言當年只是「做住先」,沒想到卻愈做愈投入,甚至將行業知識推而廣之。已為人父的他思想開明,坦言子女日後入行與否,全看他們個人意願。

因為父輩從事殯儀業,鍾家樂的童年比其他小朋友多了點與別不同的回憶。「我三、四歲就出入墳場、石廠,因為爸爸、叔伯們做山墳墓碑工程,也做執骨遷灰的工作。」

成年人對死亡殮葬忌諱,小朋友天性純真,反倒百無禁忌。「我甚至在家中牆上畫了個幪面超人之墓!」家樂笑言當時被媽媽責罵,不只因為在牆上畫公仔,也因為竟然畫墳墓。

對墳場不感到恐懼,對墓碑棺材亦視為平常,現在看來似乎早有入行的「天份」。去年獲世界殯儀協會頒發認可殯葬禮儀師證書的他,卻強調自己直至大學畢業,都未曾想過和父親做同行。「中學時每逢暑假,我就會幫手,擔泥擔石上山。」就像家裏開餐廳,子女課餘會到舖面客串做夥記般理所當然。

熱愛籃球曾夢想打NBA

「當時我非常喜歡籃球,一心想到美國讀書,可以接觸到NBA!」家樂說完即耍手擰頭補上一句「講笑㗎」。可惜當時美國發生911事件不久,入境簽證異常嚴格,結果輾轉之下,他到了澳洲墨爾本升學,在大學主修市場學。「畢業後其實想繼續留下,因為太自由了,自己又適應得好,自然不想回家。」豈料回港後不久又遇上金融海嘯,原來工作的公司結業。即使像他出國「浸過鹹水」,也難找工作,自言個性耐不住清閒,沒有多想便決定先回家裏幫忙。

香港首位亦是暫時唯一一位獲世界殯儀協會頒發認可殯葬禮儀師證書的鍾家樂,從事殯葬業逾 10 年。(湯致遠攝)

「雖然讀書時有幫忙,但其實到現在為止我也沒有正式跟爸爸學過,都是邊做邊學,看別人怎樣處理、應對。」工作幾年後漸漸上手,卻迎來了事業低潮。有運動員不服輸精神的他將危轉為機,2014年大膽從阿富汗入了一大批高品質骨灰盅。「這對我們這行來說是很離經叛道的事。」家樂解釋:「一來行業文化術業有專攻,爸爸一直做開墓碑,二來因為大家習慣與原來的供應商合作,你去改用新的東西,會被視作不應該。」

改行業文化與父存心結

那段日子他承受着別人的冷言指摘,也隱約知道父親同樣遭受微言。「真的是到近幾年,我才去面對這個心結。」那次和爸爸摸酒杯底,他乘着酒勁,鼓起勇氣向父親道歉,怎料老父一句:「傻仔嚟嘅!兩父子講呢啲做咩!」一直在傾談過程中夾着幾聲大笑的他,說完竟眼眶紅紅,語帶哽咽。父子情從來低調內斂,卻能以簡單一句話化解多年鬱結。這份厚重的親情,從家樂的父親,傳承至他自己的孩子。

鍾家樂努力以全面及針對性的服務,協助生者對逝者表達心意。(受訪者提供)

「我兩個小朋友,他們兩歲已來我辦公室玩,也跟我們出入過墳場、去爺爺的寫字樓等。但當時我們未有很多解釋,後來女兒讀幼稚園,學校會讓她們向同學介紹自己父母的職業。」家樂選擇將自己的工作童話化地告訴當時只有兩歲的女兒。「我說Daddy幫忙將一些人送上月亮。」小朋友學習能力之強,有時甚至會令父母也驚訝。「有次我們去大廟灣玩,看見一些『土地』,女兒對我們說:『爺爺做的是嗎?爺爺做這些!』後來家裏的狗狗財仔去世,女兒說:『財伯伯is going to the moon!』我們就知道,小朋友已經明白甚麼是死亡、離開。」

辦導賞團推生死教育

在本港從事殯葬,大部分都是以家庭為單位,不只家樂的父親、叔伯,家樂的弟弟亦與他一樣,從事殯葬禮儀。「我很感謝弟弟支持我,而且大家分工清楚,合作得很好。」弟弟負責墓地工程,他則主要負責喪葬禮儀、棺木安排、聯絡親屬等的工作。家樂直言殯葬屬於傳統行業,習俗儀式繁多,而外人往往要到親友離世才會接觸,但傷痛情緒加上不甚了解的狀況,令喪事變得更難以應付。而他一直相信,殯葬業者除了服務往生者,更是對人的職業。「我們賣的不只是棺材,而是處理身後事過程中的『同行者』,幫助生者對逝者表達心意。」

傳統同時也意味封閉,殯葬業多年來蒙著神秘面紗,家樂卻選擇透過和不同機構合作,如到墳場和殯儀區進行導賞和舉辦資訊日,分享有關殯葬的實用知識和行內點滴,推動生死教育。「生老病死,是人生4件大事,也是必經階段,但一直以來大家只看重前3項,卻對最後一環避而不談。」家樂認為,提早接觸這些資訊,可以很大程度減輕處理家人身後事時的徬徨,亦不會擔心做得不夠好而留下遺憾。

    點擊圖片放大
    +3
    +2

當年家樂成為父親同行,老父沒有鼓勵,現在自己做了爸爸,當中的擔憂馬上明瞭。「一來辛苦,二來做這一行會吸收很多哀傷,遇到很多沉重的離愁別緒,那些都是很重的負擔。如果子女日後說想入行,我大概也是同樣態度,不會反對,但會心痛他們。」他笑言孩子還小,眼前只寄望他們健康快樂成長:「我也會像當年爸爸一樣,送他們去外面闖一闖,看他們想要怎樣的未來。」

繪本《我的主人是禮儀師》原型

今年4月由九龍城主題步行徑策劃出版的社區繪本《我的主人是禮儀師》,原來故事原型確有其人,正是從事殯葬業逾10年的禮儀師鍾家樂。繪本以禮儀師的一天為切入點,跟隨小胖貓的步伐,走訪紅磡區的殯儀館,透過花店、紙紮店的喪禮用品,帶出親情故事,亦給讀者以全新的角度認識紅磡區,改變大家對紅磡區刻板的印象,帶出生死教育的議題。

女兒手上的繪本《我的主人是禮儀師》,原來故事主角的原型正是鍾家樂。(受訪者提供)

成為繪本主角,原來家樂事前完全不知情。「我甚至不知道她們有這個計劃,當時她們來參加我的導賞團,聽我介紹紅磡區,亦講到殯儀館、殯葬文化等內容。後來她們把書給我,我一看才『咦!』這個不是我嗎?真是又開心又榮幸!」

可愛繪本適合小朋友閱讀,亦令他能向只有5歲的女兒更清楚地解釋自己的職業:「女兒現在會拿著繪本很自豪地告訴別人:「爸爸就係入面嘅主角,係禮儀師。」我也希望這繪本可以幫助更多家長,讓他們更懂得怎樣去向小朋友解釋死亡。」

記者:王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