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人老師】談善言為拍劇舟車勞頓不覺苦 阿談坦言擔心焦點被濛糊

娛樂 17:10 2022/10/10

分享:

分享:

談善言(阿談)在ViuTV熱播劇集《野人老師》中飾演於大地小學任教的老師鍾晨光,在孩子們心中是溫柔的代表,堪稱大地小學的守護者,不過如果觸及她最在意的東西,包括孩子和小學,她就會挺身而出,站在最前線捍衛和抗爭。

頂著一頭短髮的阿談在以往的角色性格都是比較剛強和倔強,對她而言晨光老師的溫柔可說是個演戲上的挑戰:「雖然她會為了捍衛己而見不顧一切,但基本上是個非常溫柔的人,這與我以往角色很不同。而我亦希望讓觀眾看到晨光在堅持外以,做每件事背後的原意。」

【野人老師】自閉症學生負面情緒受牽動揮刀 鄭丹瑞演活愛心校長緊抱安慰︰你無錯

阿談自認不溫柔

講到與角色相似與相反的地方,阿談失笑自嘲:「溫柔那點與我本人完全不像。不過在捍衛自己想法的地方蠻像的,例如關於私人時間和空間的界線,對我來說非常清晰,不希望有其他人會干預太多。」

阿談續稱:「或者是一些既有的認知,我會如實說出、表現較為偏執,不太想持相反意見的人來說服我,但希望能夠互相尊重大家可以持有不同觀點與意見。」

    點擊圖片放大
    +4
    +3

《婚內情》談善言著重戀愛過程不信一紙婚書 不婚主義Hedwig:你曾陪過我便夠

鄉郊取景

《野人老師》大地小學其實於元朗攸潭美村取景,美術組把本來廢棄的學校改裝成現在觀眾看到的模樣。

喜愛戶外郊野的阿談每日舟車勞頓也不覺得苦,反樂在其中:「那裡因為長期沒有人出現,所以有很多蚊叮蟲咬,但除此以外,每日能夠看到藍天、陽光、花草樹木,等埋位時聽到雀仔叫聲、孩子吵鬧聲,心情很愉快,每日就像去行公園晨運一樣,基本上拍這套劇時都覺得好舒暢。」

令阿談心情舒暢,還有是次演員間的連繫,跟男主角、MIRROR成員Stanley(邱士縉)是中學同學,加上有前輩旦哥(鄭丹瑞)與導演的帶領,令整個劇組的氛圍都非常正面:「大家互相信任、想合力做整件事,導演是心地非常好的人,他拍這劇的目的是希望小演員能夠有個快樂童年,片場的氣氛長期都好開心。」

阿談大讚小演員的能力。(《野人老師》劇照)

【野人老師】談善言沈殷怡愛自然教育 河國榮留港發展:跟香港有緣

最感動場面

業內人總是說,拍攝時最怕遇著小動物或小朋友,兩種最難控制的角色,阿談直言得知將要跟一群小孩合作,未正式開拍前已經有擔心:「會擔心跟他們相處不到、不能自然地溝通,因為透過鏡頭會很明顯看得出來。」

幸好劇中的小演員事前都上過演戲的工作坊,亦非常清楚自己的角色需要做甚麼:「只是有時候他們會玩到好癲,玩到走神時就要提醒他們回來。」

    點擊圖片放大
    +6
    +5

【MIRROR母校】Stanley首次擔正男一演老師 曾讀保良局胡忠中學是校內風頭躉

講到最感人的場面,阿談提及到由旦哥、朱柏謙及河國榮在劇中合辦音樂會的情節。

那時已是拍攝接近尾聲的時候,小演員經過長時間相處已經建立起感情,得知煞科在即,導演cut機一刻小孩們就輪流哭起來:「就像傳染一樣大家開始哭著說捨不見,當下有種畢業禮的感覺。而那場戲在劇情上也是非常感人的一幕,當中涉及有關生死教育的東西,雖然不是我的主要場口,但我在現場也覺得好感動。」

合作對手

首次跟旦哥合作,阿談指他跟劇中角色一樣,是位循循善誘的老師,會以引導和分享經歷的方式去教導後輩:「可能他做過DJ,說話好有故事性,令你想繼續聽他說下去,這樣會令人更易吸收。」

提到她跟Stanley的感情線,阿談認為這部劇集主線是講父子情、傳承和教育,感情線只是輔助劇情發展,更強調與「中同」Stanley之間並無親熱戲份:「比較像是兩個價值觀很不同的人,慢慢相處而產生微妙的感覺,是個自然地發生,兩個老師純粹地為學生去發展和合作,劇集有更多值得追看的地方,不應說聚焦在感情線上。」

距離上一部參演的ViuTV劇集《歎息橋》已兩年時間,再加上《野人老師》更是休團兩個月的MIRROR復出頭炮,阿談坦言事前都有擔心新劇焦點被濛糊:「但覺得這套劇比較純粹和窩心,所以覺得觀眾看劇未必會有太多的想法和計算。」

阿談與Stanley現實中是中學同學。(《野人老師》劇照)

服裝:Max Mara

髮型:Larry Ho @ Aveda IL COLPO

化妝:German Cheung

記者:陳心怡

最新影片推介:河國榮專訪

精彩獎賞活動等您發掘:https://bit.ly/3ClEy1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