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視風雲】劉天賜憶初入無綫拍《上海灘》點滴 悔恨若知收得不讓許文強咁早死

娛樂 13:01 2022/10/20

分享:

分享:

賜官劉天賜談及當年創作《上海灘》的幕後花絮。

人稱「賜官」的劉天賜,是香港編劇界元祖人馬,傳播界殿堂級人物,早已桃李滿門,嫡系徒弟如吳雨、王晶、陳翹英和邵麗瓊等,就連韋家輝、何麗全都是其學生。 見盡影視風雲的他於1990年決定到加拿大養尊處休,閒時寫書,去年獲得香港電影編劇家協會頒發「榮譽大獎」,回看今時今日影視現象,他嘆道:「因為唔肯變!」

近日,他為新書《賜官論編劇講喜劇》宣傳,然而筆者不才,總是參不透亞里士多德之名言:「喜劇的目標是把人描述得比我們今天的人更壞」,何解好人是悲劇的主角,喜劇反而讓「壞人」入屋,我以不解的心情向他請教。

最新影片推介:關楓馨專訪

劉天賜續分析指:「不打緊,悲劇盡頭是喜劇,喜劇盡頭是悲劇。要視乎觀眾的自我投射,即使是悲劇,他看到的是喜劇就是喜劇。人的性格決定命運,人要有性格才能產生戲劇性,沒有性格的,誰都不想去看吧……」

他明言,繼續寫作動機,是希望香港編導演新一代都要有新的想法,「我幫唔到手的!因為要做領導的人有這種想法才可全面革新。(不是多些跨區或合拍會好一點?)回到根本,如何做好自己本地節目先,做好了才可影響到其他地方跟隨,從而做回領導角色!(那怎樣看無綫這幾年挑戰?)因為唔肯變呀!」

今年74歲的劉天賜,人稱「賜官」,原是狄波拉尊敬他而取的花名。他曾擔任過香港不同傳媒的要職,1990年宣布退休,並到移民加拿大,閒時回港跟親友聚舊和寫書,著作有《賜官馳騁縱橫五十年》、《賜官講怪獸》等。(黃建輝攝)

《上海灘》一拍即合

他續說:「創新是一種冒險,也意味著要承擔超過5成失敗的機會,以前老闆會准你失敗,准你嘗試……」

誠然,那要回帶到七、八十代,他剛加入無綫的時候,那曾是一個百花齊放的電視廣播世界,他仍記得當年跟編導招振強談得來,達到他心中的「上海灘」的要求和感覺。

「他做了很多research ,將我們假想的《上海灘》實況呈現出來,陳翹英,梁建章是當紮的幕後,也相當畀心機。把電影《江湖龍虎鬥》(Borsalino)以及一些冒險小說,中間加點杜月笙的形象和黑社會鬥角,溝到觀眾不認得,已經好犀利,在當時是一齣很標青的電視劇。」

「個陣時都唔知咁收得,如果一早知就不會讓許文強咁早死啦!後來海外市場要求我們再拍,我們說無可能!他們問可不可以加番個孖生兄弟呀?!我就話,那要一早就定下來吧……」 

賜官明言《上海灘》是他在無綫時,跟監製招振強一次愉快合作關係,「大家傾得埋!」(圖片:TVB)

邵逸夫的戲腳

難得他絕不留戀曾製作的經典劇,他反而感謝當時有一個願意試新風格的老闆,放手給戲劇製作部拍攝新劇種,「未必最古老就是最合適,有時破格的,亦可以好殺食,所以那時我同時批准拍一些實驗劇如《七女性》等,好像甘國亮是好標青的幕後,我又准他拍一些《無雙譜》、《山水有相逢》等劇集。」

在無綫那16年間,由電視台的劇本審閱、創作主任、製作總監到製作顧問,他更成為已故邵逸夫爵士看電影毛片(stock footage)的戲腳。原來邵逸夫有個小習慣是下午絕不約人,平均每天看5齣戲的他,找來好幾位朋友和親信陪他看戲/劇,

劉天賜說:「在樓上有一盞小燈仔,讓他一路看一路做筆記,好細隻字,睇唔到寫咩!即使有些戲真的悶得很,他都不會睡着,證明個他不會只注重賣座片。」

記得有次商討應否買內地製作的《三國演義》,大家看完都覺得比較沉悶,邵逸夫說:「不怕,這些劇愈悶愈多人睇,愈多人想知和想追當時發生甚麼事。尤其歷史劇,不容易改,而內地也有他們對歷史的觀點,所以這套片值得買。」

劉天賜:「最後亞視買了,結果果然很收得。他主觀見解百分之九十準確,實際上是眼光很獨到。」

劉父劉伯華在戰前已加入天文台並工作超過33年,他曾帶劉天賜到天文台遊玩,其時台長希活的夫人更為劉父舉行退休派對。(圖片:受訪者提供)

捱壞了主角們

在香港影視巨人身邊總會有得著,而劉天賜何嘗不是影響往後電視劇製作的猛人。不忘告訴大家,在無綫戲劇製作中有一個劇組術語叫「0630」,06指早上6時開工,30即是第二天的6時,通常這代表連續通宵拍攝,若然戲份愈多,連續幾天通宵拍劇的機會愈大。

今天的他續解:「是我propose出來,要掌握陽光拍戲的需要,日頭拍打戲,夜晚可拍文戲。」

「這會令擔演主角的演員會好攰好攰。外景緊接廠景的話,好難有休息機會。試過有演員(楊群)生熱痱,渾身不舒服,其後要求有休息室和花灑沖涼,公司也酌情加建。不過那已是清水灣時代的事,我在那裏10多年,只知愈來愈辛苦,因愈拍愈複雜。我知道搬到將軍澳(電視廣播城)仲『杰』……」

點評無綫ViuTV

在商言商,此方法能令劇集產量穩定,符合上市公司製作規模和營運模式,那他如何看無綫和ViuTV競爭呢?劉天賜卻一語中的說:「ViuTV在品種上有生機,卻不是編排上。舉個例,如無綫是每5天一個循環,得要想想辦法,可能3日一循環,2日又或10日一循環?好像劇集,不需要逢5集有1個punch line,不要讓觀眾捉到路。而ViuTV也要攻擊大台欠缺、不能着手的地方。」

    點擊圖片放大
    +5
    +4

他續指:「至於後生一代唔睇劇?好多原因,不只一個原因,劇種、長度等,以至於無論主題曲、製作仍然是舊時的東西,正所謂換湯不換藥。起用的人又好多老鬼,雖說老鬼可做出要求,後生未必做到,但那完全是劇本問題呀。其實拍劇是要有天書,英文稱之為workbook。以前10幾萬字,現在得番兩三頁幾千字就算,有陣時甚至連天書都冇,大家如何拿着對戲呢?」

劉天賜更指出近年處境喜劇(Situation Comedy)的問題,指出此劇種最需要的是排戲。「處景劇很少外景,靠走位和排戲達至效果,感覺像做舞台劇一樣。現在sitcom是無排戲這回事,無人知發生乜事,演員不會把劇本唸得熟,好的對白因為排練得好,演員之間接的『榫卯』才會準確,哪裡快,哪裡慢才會達致好對白和場口。」

愛之深,責之切,又或太認真,我們都把處境喜劇當成悲劇來看吧?

場地提供:天地圖書

記者:黃鑑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