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人老師】沈殷怡無懼被標籤有錢女 Shirley入娛樂圈曾與父冷戰【多圖】

娛樂 19:24 2022/10/20

分享:

分享:

沈殷怡(Shirley)因拍攝ViuTV劇《野人老師》而接受很多新挑戰。

ViuTV劇《野人老師》的滿姐何滿兒令飾演這角的沈殷怡(Shirley)經歷很多第一次,首演媽媽的Shirley深切體會為人父母的感受,亦令她後悔年少時曾經傷害過媽媽的心。

沈殷怡一直被貼上「有錢女」、「高材生」等標籤,不過Shirley對此從不介意,更希望大家可因此更留意她及真正認識她。

【野人老師】沈殷怡名校出身DSE考4科5** 中大法律碩士畢業決心追尋演員夢

第一次

拍攝《野人老師》時面對很多第一次,對Shirley來說是很難拿捏,「第一次做媽媽、別人的妻子、離婚,現實上有做過補習老師,但角色上是第一次。」

Shirley跟劇中兒子軒軒(陳浩軒飾)合作後明白到為人媽媽的感受,「原來小朋友做了一件很小的事便已覺得很感動,所有的犧牲和付出也是很值得。拍攝至中段時,我真的有回家跟媽媽說你辛苦了,相對爸爸,媽媽是真的為了婚後專心將時間和精力投放在我和弟弟身上,便放棄了工作和事業。」

她續說:「媽媽是女強人來的,工作都打拼到一定的程度,在這些事情的當前選擇了我們。演這個角色何滿兒恰巧是相反的,雖然她當時結了婚生了軒軒,但她最後選擇了自己的事業和理想。」

她感慨道:「每個選擇、每個犧牲都是不容易的,我覺得小時候叛逆期時如何傷媽媽的心,真的很不該。」

她未有在家庭與事業之間作出選擇,並笑謂:「我不是小朋友,我不作選擇。」

【野人老師】談善言沈殷怡愛自然教育 河國榮留港發展:跟香港有緣

    點擊圖片放大
    +5
    +4

與另一半相處

Shirley覺得:「每次跟Stanley(邱士縉)演戲都很難,我們有很多爭鋒相對,我跟他是十多年夫妻然後離婚,積怨的傷心、難過、難言之忍......還有軒軒,
那種心情,每次吵架戲都不簡單,會觸動我的情緒。很多時拍畢後都會覺得我未離開何滿兒,很心痛的感覺,無論是為了和李白之間的感情,還是自身的迷茫都會有種很震撼的感覺,可能因為是第一次長線的角色,很難忘。」

演繹何滿兒令Shirley亦有所成長,她從中領悟到:「兩個人相處最重要是溝通、信任,熱情、愛去到最後會化為家人的感情,但信任和溝通能夠將這份感情延續下去,令大家舒服地相處。李白和何滿兒正正缺乏的就是這些,便令他們分開,要維繫一段感情就需要主動去做這事。」

    點擊圖片放大
    +5
    +4

無懼標籤

外界對Shirley的印象一直都是「有錢女」、「律政高材生」等,她很歡迎大家從各種標籤、形容詞去認識她,「無可否認那是部分的我,無論是家庭背景、學習背景、性格,都是我不同的組成部分,只是因為這事被人放大了,所以便更加記住這事。不過這不會形成壓力令我想甩開這些標籤,相反我覺得大家認為我是有錢女或家庭背景不錯,但除此之外會否因此而想看看這位嬌生慣養的女生會不敢爬山落水,便可更加了解我。」

她未有打算將這些標籤甩掉,「這會成為動力令我更想展現更多的面向予大家看,不甘心於只是一、兩個面向。如果我體力不好,我是否能更努力去完成不同的Task和Mission呢?我沒想到最後我會變成大膽。很多事都很Surprise,大家對我的聲音或HashTag的確是會令我更加努力的動力。」

Shirley坦言:「我的家庭教育是比較傳統,並非入讀International School,傳統小學、中學、再讀Law,這條Path聽起來都是很Normal,家中的教育都比較嚴謹,特別是成績上或品行上都很高要求。」

    點擊圖片放大
    +6
    +5

壓力源頭

很多人以為Shirley的家人給予她很大壓力,原來壓力最大的源頭是她自己,「小學時覺得數學考得太低分,便決定要發奮圖強追回分數,我給自己很高要求、很大壓力,想自己做到最好。

她決意不給自己太多藉口,「如果有人能夠做到,我都可以嘗試去做。是因為沒那麼多興趣才放少了時間,當我嘗試去做而又能做到的時候,那種成功感會很大,也是一種動力來的。」

她之後去了一間競爭很大的中學,「沒說是好或不好,它令我更自律,能令我專注於學業上,知識上增長了很多。」

好勝的她一直逼自己努力,「當大家在看電視時,我便逼自己操數學,這種好勝的心態從小便有,或是因為家人的灌輸,他們都是要求高,從小便想達到家人的要求,很想做好這件事。」

至於被封為性感女神,Shirley認為:「性感都是一個很Positive的詞語,不過不是所有事都走向性感方向,當大家因此而認識我之後,其實是否有其他可以看呢?我都很開心大家會認為我是性感的。」

    點擊圖片放大
    +6
    +5

與爸爸冷戰

入行初期,擁有高學歷的Shirley曾跟爸爸冷戰,不過爸爸最後亦支持她追夢。

她直言:「有些事情不是去說服,而是他看見我在這行的努力和我的作品,自然便接受了。他不是不接受女兒的夢想和追求,而是擔心。當看見這些成績、作品、過程,便漸漸地放下他的擔心,所以他便讓我繼續在這行努力。」

她續指:「事實、時間和作品都一一證明,跟他傾談後他漸漸地發現是他擔心得太多。我是100%理解,也預料會是這樣,但亦很坦白地向他說,叫他用時間去證明這件事是Work或不Work。」

獲家人支持

當初,Shirley跟爸爸承諾會用5年時間去證明自己,「如果這件事是不Work,我便回來成為律師。如果這件事是Work,我會希望有天他會支持我。爸爸其實是一個很通情達理的人,他都是愛錫我,最擔心就是我被人欺負。」

她很感激爸爸能給予她時間,「不是每位爸爸都願意看看事情發展,所以我很感激他當時給予我時間去做這件事。我當時跟他說5年,其實現在也未過5年,但我們都很快便已沒事了。」

Shirley希望以自身經歷鼓勵每一位想追夢的人,「大家都覺得讀完Law入演藝圈很浪費,但追求夢想和實現夢想的過程和心是很珍貴,而且可以突破界限去做,別給予太多藉口。當中一定會經歷迷失,但經歷迷失後所得到的才會格外感動別人或自己。」

最新影片推介:宋熙年專訪

服裝:MARELLA(@marellahk、@marella_official)

記者:梁樂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