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後疫情年代】堂食邊境重開外賣需求下降 外賣及零工平台何去何從? 

社會 17:37 2022/10/24

分享:

分享:

疫情爆發以來,傳統的消費模式改變,不少行業面臨嚴峻挑戰,而宅經濟的興起,為外賣平台創出了一股浪潮。然而,隨着世界各地陸續開放,香港亦逐步放寬防疫措施,面對復常之路,外賣及零工平台能否繼續穩操勝券?要站穩定腳又需要依賴什麼重要因素?

香港外賣市場現時主要由foodpanda和戶戶送(Deliveroo)瓜分,此兩大外送平台的市場滲透率高,但實際營運成本不斷增加,未必是外界所想像的疫市大贏家。根據foodpanda母公司Delivery Hero的最新財報顯示,今年上半年的亞洲區業務仍未達收支平衡;在英國上市的Deliveroo,今年第二季的總交易額增長較第一季減少10%,原因是第五波疫情緩和後,市民重拾外出用餐的習慣,外賣平台或多或少受到影響。

密集城市限制發展

根據數據平台Measurable AI(量數AI)去年5月公布的外賣市場調查報告顯示,2021年首4個月,foodpanda在香港外賣市場的佔有率為51%,緊隨其後的Deliveroo佔44%,而當時Uber Eats佔有率5%,惟Uber Eats於去年底因退出市場。至今年8月,另一外賣平台「拎得lingduck」亦宣布結束營運。

香港是密集都市,交通便利,食肆林立,在防疫措施放寬下,市民外出用餐非常方便,這些城市優勢對外賣市場發展有一定限制。外賣平台要站穩定腳,需視乎資源投放及財力分配,以foodpanda為例,平台用戶使用量和收入在疫情期間上升,但實際盈利不高,foodpanda香港董事總經理賴偉昕去年曾經表示,公司將不少資源投放於服務質素及使用體驗,當中包括增加送遞員福利、降低顧客用餐成本,因此是「做一單蝕一單」。

平台利潤空間有限

中文大學劉佐德全球經濟及金融研究所常務所長莊太量,最近亦談及香港外賣平台的競爭時表示,香港市場不大,隨著疫情轉變,市民重回餐廳堂食,加上香港中菜較難「打包」,不能一車送出多份,利潤有限。並稱,本港營運成本高,請人不容易,外賣平台或需要給予較高價錢聘請送遞員,縮窄利潤空間。

事實上,香港兩大外賣平台foodpanda及Deliveroo一直公開招兵買馬,foodpanda曾公佈有車手月入最高可達6萬元。最近再度爭取加薪。過去兩年,有外賣員因不滿薪酬待遇先後到foodpanda及Deliveroo辦公室發起大規模罷工,公司均表示送遞員為公司的重要營運組成部分,樂意為他們提供適切福利。

對於近日再有外賣員發起工業行動,foodpanda已逐一回應及處理他們去年所提出的15項訴求,包括調整服務費、採用Google地圖準確計算服務費等,反映資方並非不重視外賣員的意見。

外賣平台車手及步兵雖屬自僱人士,但對比市場上其他自由工作者得到更多支援,香港foodpanda和Deliveroo為所有持有效服務協議的送遞員免費提供保險,更稱會因應行業持續轉變的趨勢,定期檢視保險細節。要解決勞資雙方的分歧,惟有彼此釋出善意,和平協商才能穩定行業發展。  

進入後疫情年代,外賣市場正逐漸失去優勢,尋求轉型是出路之一。未來市民對外賣的需求或會減少,但因疫情而改變的生活模式不會一下子逆轉,在電商風氣持續下,多間外賣平台正積極創造其他新機遇:foodpanda在2020年率先開拓網購業務,建立pandamart,標榜最快10分鐘送達,並於近月推出自取及堂食業務,迎合後疫情的消費需要;Deliveroo在今年7月推出戶戶超市,進軍生活百貨市場;HKTVmall亦大力宣傳全新二手平台ShareHub。

連串的新業務發展策略,既有助平台持續成長,亦為市場帶來更多自由就業機會,送遞員通過平台的外賣服務賺取收入,同時得以享受「零工經濟」帶來的靈活與自由度。

HKETAPP健康台更多都市疾病影片:https://bit.ly/3cNFwr7

hketApp已全面升級,TOPick為大家推出一系列親子、健康、娛樂、港聞及休閒生活資訊及Video。立即下載:https://bit.ly/34FTtW9

責任編輯:王明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