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能量】半工讀遊走美國和非洲音樂之旅 全港唯一女爵士鼓手盼向兒童推廣

休閒消費 17:54 2022/10/28

分享:

分享:

樊麗華(Anna)受父母薰陶感染,自小已喜愛音樂,更成為本港唯一女性爵士鼓手。(受訪者提供)

電影《金枝玉葉》中張國榮最大的心願是到非洲玩音樂,和非洲人一起打鼓。當年的電影橋段,其實也是不少音樂家的宿願。本港少有的女爵士鼓手樊麗華(Anna)便是其一,幸運的是她多年前就已經得償所願,曾到過西非,更和當地村民一起打鼓、唱歌、跳舞。然而獨樂樂不如眾樂樂,回港後她決定推廣爵士樂。

成為類別稀罕少數的音樂家,並非Anna一開始所預料到的事,但她對音樂的熱愛,的確早就開始。「3歲學鋼琴,家裏又經常開着收音機播歌,音樂就像是生活的一部分。」那些年,父母既聽徐小鳳、梅艷芳、羅文的粵語流行歌,同時又喜愛聽英文經典金曲。「他們經常播黑膠,類型是那些Motown Oldies,像《Smoke Gets In Your Eyes》那類。雖然是流行歌的旋律,但編曲其實很Jazz的。小時候聽到會覺得很特別,為甚麼這些歌的拍子、曲風和本地流行曲那麼不同。」

Anna笑指大概那時爵士樂的種子就在心裏埋下了。「後來哥哥做暑假工買了套鼓放在家裏,但買了後他升讀大學要住宿舍,反而是我時不時去打幾下。」那是她第一次接觸打鼓。當時的她已學了鋼琴多年,對節奏和樂理也有一定的認識和掌握。一打之下,她就喜歡上了鼓聲獨特的節拍感。

最新影片推介:

古典樂學生轉打鼓

Anna在浸會大學讀音樂,馬上讓人認為是個不憂柴米的富家子女,不然怎會選個畢業即可能失業的藝術科。「我不是呀!我當年也是自己邊做part-time邊讀的,而且一開始家裏也不支持。」原因離不開難以維生,不過幸運地有哥哥出手幫忙。「其實我自細就想做演員,即是百老匯那些音樂劇,在台上又唱又跳又演。哥哥說:『我幫你求下情啦,不過你最多只可以玩音樂㗎喇!』」Anna笑着解釋:「因為父母已講明不會讓我做話劇。」

Anna有份參與於今年5月舉行的張敬軒演唱會,作為台下音樂班底一份子。(受訪者提供)

入了音樂系,課堂上的全是古典樂曲,課餘後她玩的卻是爵士樂。Anna說起源由:「大學時老師組了隊Jazz Band,彈琴的已有好幾個,Drum Set卻沒人打。我心想試一試又何妨?感覺又ok喎!」

Anna笑說直到現在自己仍然喜歡鋼琴,閒時也有練彈,但打鼓帶給她的震撼和激動,卻是前所未有,甚至引領她衝出香港,直闖爵士鼓的殿堂——美國柏克萊音樂學院。

「在波士頓時我學到很多,也體驗了很多,因為那裏的氛圍是大家都熱愛音樂、享受音樂,而且每個人都很願意分享。學校很好,我因而接觸到更多爵士鼓的種類、曲風,甚至是背後的歷史,例如巴西、古巴、非洲的音樂,或是美國的街頭音樂,以及最普遍的Country Music(鄉村音樂)。」Anna指那段時期網絡正興起,學生或音樂人會在網上尋找「Jam友」。「有點像交友網,但不是找約會對象,而是找鼓手、琴手或結他手、歌手!」

體驗西非喪禮音樂

以為她飛到美國學爵士鼓已經相當熱血,誰知Anna竟不止於此,更去到非洲迦納,在當地鄉村生活個多月,每天和村民一起跳舞、打鼓、唱歌。「那次是大學的老師帶隊,像遊學團,住村屋,即是泥屋。我們會上堂,學當地的西非音樂,放學後就去蒲。」Anna說起當地的酒吧和的士高,笑言最大特色是「很熱」,而說到最畢生難忘的,則是體驗當地的喪禮。

「那是每個喜愛非洲鼓的人都想經歷的,因為他們的喪禮並不是一件傷感的事,反而是在慶祝生命的循環,大家會跳足7日7夜的舞,24小時鼓聲不停,整個喪禮就需要幾組人輪流打鼓、跳舞和唱歌。」她說。

Anna不只到美國波士頓留學專修爵士殼,更曾到西非國家迦納個多月,跟當地村民一起生活。(受訪者提供)

經歷了美國和非洲的音樂之旅,Anna切身體會到音樂與人、與生活息息相關,且無處不在。「我想這是外國和香港最大的不同,音樂在香港像是割裂出來,和其他東西彷彿隔開了;但在美國、非洲,音樂就在生活、文化當中。」那些留學帶給她的啟悟,讓她不再迷惘於畢業後的路向。「我很幸運可以經歷這麼多難得的體驗,所以更想將自己學到的、喜歡的、覺得很有價值的音樂,回來香港教給別人。」

創作兒童爵士音樂劇

Anna從各種層面著手,她組成爵士樂隊,經常參與演出;到學校向學生表演、講解;也做老師,開班教鼓。適逢今年的「自由爵士音樂節」,她特別為小朋友和家庭而創作一齣爵士音樂劇。「我特別設計了一套兒童音樂劇,名《Amazing爵士星球》,很適合小朋友或對Jazz未有認識的人。當中會有兩位小丑粧扮的dancers,由他們去演繹一些基本爵士舞蹈,因為爵士樂的最初就是舞曲,後來才慢慢演變至純音樂或更複雜的曲種。」

    點擊圖片放大
    +3
    +2

這齣充滿童趣的音樂劇,糅合節奏感強勁的爵士樂、有趣的故事內容、舞蹈、雜技和互動的元素,來引發小朋友對音樂的好奇。當中更會滲入不少爵士樂小知識,擴闊他們對音樂的視野。「這個音樂劇不只給小朋友看,也是為了家長而設,當中會有一些很gentle的message想帶給香港的家長。」究竟當中是甚麼神秘信息,Anna則笑言先賣個關子。

中學時的音樂課唱過哪些歌大家或許早已忘記,但聽到美妙旋律而感到身心放鬆的時刻,每個人都試過。音樂既不只是流行曲,也不應該是高冷的藝術演奏。Anna從打鼓中感受到的興奮和愉悅,是音樂家的快樂,但令她真正陶醉的,是互動性的音樂。「表演的快樂是看見、感受到觀眾、聽眾的享受。」

記者:王嵐